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你永远也不知道女主在想啥+番外 作者:小奶布

发布时间:2019-06-01 21:02 类别:GL百合

快穿系统幻想空间
 
  文案:
  溪贝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才答应了那个系统,却在第一个世界里就遇上了病娇,等到第三个世界时她便觉得不对劲了,死活要回家,奈何系统直接扔了一句不把任务做完不给回家。也就是一个熊孩子(伪)被病娇(真)好好□□了一番的故事
  背景:科技十分发达,全息投影飞速发展着,大街上都是电磁车,人们通话也都有片面的全息投影。可以把视屏通话通过投影技术展现到面前,蓝牙耳机也可以当终端,不过主要还是只能接通电话和视屏。接受信息还是要在手机或电脑上,才能查看信息。
  而电脑上则有可以聊天的机器人,(详情请参考钢铁侠家的那个)女女也可以结婚,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溪贝牧凛 ┃ 配角: ┃ 其它:百合快穿腹黑病娇
 
 
第1章 保释的人要上我!
  都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但是溪贝就偏偏是一句话不说被一口米饭给噎死了,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还是面条好吃一点……
  〖欢迎来到快穿游戏界面,你好我是06。〗溪贝深吸了一口气,她到现在还能感受到米饭卡在胸腔处时的痛苦,机械的声音让她微微愣了一下。
  〖因为死神错收了你的灵魂所以现在系统给你一个机会能够回到现实,是否愿意接受此次的任务。〗没有任何情感的系统真不会玩,溪贝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回去之前玩玩也是不错的。“好,我接受。”〖3.2.1……第一个世界:律师,身份确认,请玩家认真完成任务,记忆传输。〗
  这个世界中,原主跟原身一样都叫溪贝,是一名金牌律师。而她唯一的准则便是只认钱不认人,就在昨天她接到了一个人的单子,说是今天会有委托人过来找她,还把定金发给了她,溪贝瞬间答应了下来。
  今天,委托人将会在上午十点钟‘虹谂’饭店等她。
  溪贝看了看时间,还早,才七点多。翻开柜子觉得原主的品味还不错,不过毕竟是要工作还是穿西装的好。溪贝打开笔记本电脑,了解了一下现世的状况,感觉跟自己原本的世界没啥区别便关掉了网页。
  看着电脑软件上赫然出现的一个游戏界面溪贝忍俊不禁,原主竟然还是个游戏宅。看来这个笔记本电脑只是用来给原主打游戏的呢,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文件。
  要不打盘游戏?溪贝一边想着一边付出了行动,点了自动匹配四人组。熟练的拿起耳机带上开了麦,哦对,忘了说了,她原先是主播,专门打游戏的那种。
  于是,她直接用上了以前当主播时惯用的口气:“哈喽,你们的小可爱来咯~”“哇哦!小姐姐诶。”“小姐姐单身吗?”只有里面的一个叫ck的玩家“嗯”了一声,似乎是个女孩子。讨厌,调戏小姐姐什么的最有趣了。
  于是溪贝充分发挥了她技术,捡到什么好东西都给ck,成功吃到了鸡。然而现实却是ck击杀的人比她多,溪贝挑了挑眉眉,时间快到了。从衣柜里拿出紧身的小西装,稍微画了个淡妆便出门了。
  这个委托人可以说是非常的准时了,一个黑色西装大汉带个墨镜,精炼的寸头以及紧绷的肌肉,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溪贝的对面。
  这是个保镖吧喂!保镖简洁的说出了目的,证明里面的人是无罪的,他会处理好谁来顶罪。不是啊喂,你这连替罪羊都找好了不是摆明着里面那个人有罪吗!
  溪贝没有暴露出自己的心理活动,而是一脸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保镖,保镖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上面的数额远比定金要多三倍。溪贝勾起嘴角接过支票,“合作愉快。”有点好奇那个要保释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监狱里
  狱警腰间揣着一个警棍,却恭敬的对一个穿着囚服的女人说:“牧哥,请。”牧凛微微抬了抬头算是回应他,丝毫对自己刚刚出去的事情没有心情起伏。
  狱警把门锁上,“牧哥,外面已经找好了人。明天便可以事成。”
  牧凛清冷的声音响起:“知道了,这次还要多谢谢你。”狱警顿时心生感动:“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要不是没有牧凛,他或许还懦弱的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牧凛看着照片上的人,穿着一身小西装,白色的衬衫下微微露出的锁骨,“溪贝。”
  溪贝叼着个棒棒糖看着眼前的资料,脑子里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鉴于玩家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系统将会加强玩家的能力,智商加成,辩解能力加成〗。看来系统还是有点良心的,想的真周到。
  〖任务一:将女主保释出来。任务二:将女主的好感度刷到一百。〗溪贝愣了一下,里面那个是女主?而且怎么现在才颁发任务。系统再次开口,〖一切的任务是围绕着主角来颁发的,必须接触到主角才能颁发相应的任务。〗
  〖是否查看当前女主好感度?〗是〖女主好感度:32〗,诶哟,基础好感挺高的啊,以前她和女主见过?溪贝“啧啧”一声便跑去浪了,既然明天有一场仗要打,那今天可要好好玩玩了。
  对不起打扰了,如果她知道这具身体不胜酒力一杯就倒,那她昨天一定不会作死的跑去酒吧喝酒。
  脑袋昏昏沉沉的从床上起来,她只记得是一个女人把她抱回来的,还似乎……溪贝看着自己身上各种欢爱过得痕迹,脸色顿时- yin -沉了下来。她依稀记得那个女人死活不肯放过她,她哭着求饶却只是增强了她的兴奋。真的是气死她了,就算是两个女人她也应该是上面那个才对!
  等到她到了法院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冤家路窄,看着穿着囚服一脸淡定的坐在一旁的女人,可不就是她么。
  不过,她记得她昨天出现的时候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溪贝郁闷的邹起眉头,她现在还能感受到私密处的酸痛。那个女人似乎感受到了溪贝的视线,冲她挑了挑眉,十足的挑衅气味。
  溪贝顿时觉得自己的钱要少了,应该狠狠宰她一顿的才对。在属- xing -加成的作用下溪贝很轻松的把牧凛保释了出来,溪贝收拾好东西快步离开的时候被这个女人拦住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