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郡王的一百零八次重生 作者:韦舀

发布时间:2019-06-05 22:31 类别:GL百合

 
文案:
赵江有个秘密,她死不了。
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死不了,是重生。
赵江前几次对此还是蛮有新鲜感的,但次数多了,就开始痛恨自己的体质了——毕竟金手指用了好几十次,这次依旧没能活过三十岁。
赵江总觉得自己大概是命中缺了什么
 
直到赵江遇到一个人——
第一次偶然相遇,没说几句话,赵江不幸死于流失;
第二次正式相见,依旧没多说上几句,那个姑娘就摸起凶器往她心口上捅了一刀。
……
赵江赶忙又给自己批了一卦,啧啧,命犯桃花。
 
 
大概就是:
随遇而安怂包马屁精X冷静坚毅元气(伪)少女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江_顾卿 ┃ 配角: ┃ 其它:
 
 
  ☆、信命的赵江
 
  赵江有个秘密,她死不了。
  不是传统字面意义上的死不了,而是精神上的,灵魂上的……
  是的,这是她第五十三次重生。
  她睁开眼,盯着藻井横梁看了许久,试图起身失败,加之周身燥热,干渴难耐,赵江瞥一眼压在被褥上的两条干瘦干瘦的胳膊,终于确认了,这次她应该是重生在了十五岁。
  十五岁冬至,她贪玩落水,事后便是一场大病,烧的将军府门庭的医师束手无策,直直在床上挺了两个月,靠着八字过硬,还有灵芝人参,才回了一口气。
  两个月清粥苦药的日子!两个月啊!
  想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境地,赵江艰难的叹了口气,也不过分为难自己的这幅病躯了,眼睛一闭歇息过去,想要早点挨过这段艰苦岁月。
  在床上将养了半月,身子总算是能沾点地气了,赵江就叫人搀扶着挪到府上临水的一处小别院里去思考人生。
  正值初春,天还凉寒的紧,赵江就抱着手炉,脚边拿石头压着钓竿,琢磨着这辈子要怎么个活法。上辈子上山下乡七八遭,那些野味山珍被她糟蹋殆尽,饶是她的脸皮敦厚,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而那纨绔子也当了五六次,实在是腻味了,青、楼小院的那些老旧曲调,赵江张口就能唱出个七分意头来,无趣无趣。
  不过,中山寺的菩萨慈悲心肠,应该没厌烦她的,啊,还有那归云观的老道,上上上辈子还有意要招揽她做入室弟子呢!
  是要当和尚好呢,还是做个道士来的自在呢?
  赵江比较着两者优劣,有鱼儿上钩,也懒怠招呼人去拿鱼篓,干脆解了钩子径直放生,然后又换上新饵把钩子抛到水里,就这么懒洋洋的消磨着时间。
  一杆钓竿,一池鱼,一个问题,时日空度,转眼就到了六月。
  眼见着天色甚好,赵江也有了踏青外出的兴致。收拾齐整,骑马去到灞桥沿岸,五柳树下,熟识的老道襟怀大开,神色乖张,形骸放浪。赵江上前敲了敲垂柳,道:“周博士,我来买酒。”
  周博士抬眼瞥她:“几斤几两?”
  “半斤八两足矣。”
  “什么酒?”
  “状元酒”
  “好,拿钱来,十黄三铜”
  赵江依言,拿出十锭黄金,三枚沾过香火的铜板递给周博士。周博士掂了掂足秤的金子,眉眼一弯,从右手第三棵柳树下挖出一坛酒来,去了封口,自己先畅饮一番,然后有摸出酒碗甚是小气的赊了赵江半碗。赵江叹气,酒碗刚挨到唇边,周博士就已经仰头喝光了余下的酒,剩了个空空如也的酒坛子托在手上。
  “你要算什么?”喝过酒后的周博士,斜睨赵江一眼,摆出傲世轻物的派头。
  赵江拿酒润了润喉,囔囔一句:“还能算什么,算命呗,看自己能活多长。”
  周博士颔首,将手上三枚铜板抛入酒坛,一抛是为一爻,六爻后,周博士将铜板摊于掌心,指点说道:“此乃乾卦,上中下三爻皆为阳爻,可见足下若非出身贵胄,便是大能转世,方能沾得这天地大气象,此一生财运亨通,声名仕途唾手可得,不见愁潘病沈,大吉也!”
  啧啧,好话果然听不腻。
  赵江取了周博士掌上的三枚铜钱,拨了拨,问道:“那我这一生寿数是多少?”
  周博士似乎给问住了,略一沉吟方道:“一甲子。”
  和前几世一样的卦象说辞,不过财运、仕途、健康可一样也没应验,寿数更是差的天南地北,她加起来活过五十来世的人,就没一世是过了三十的,二十五六没有夭折,就算是烧了高香,积过大德了。当真是胡言乱语!可这般胡言乱语,赵江听过后不觉得恼,更没指鼻子大骂撒诈捣虚,反倒眉开眼笑,极为满意的说:“那就借你吉言了。”
  赵江拍拍周博士的酒坛子,奉劝了两句坦胸露乳有伤风化,便哼着勾栏小曲上马继续踏青。
  说起来,赵江以前是不信鬼神的,对算命这回事自然懒怠的很,但再怎么意志坚定的不相信,经历过五十多次以短命告终的重生后,哪怕算命先生一开口就说她文曲下凡,法力无边,长生不老,她也是信得……人嘛,总是要给自己找点支持的,不然每天睁眼就想自己这辈子八成还是活不过三十,愁眉苦脸,郁郁寡欢,那日子得过的多丧啊。
  赵江骑着马沿河而行,带着俩小厮遛到灞桥以西,再有个一炷香应该就能瞧见官道了,届时便可寻个酒肆茶馆坐下歇脚,慰劳肚肠。
  打着扬字酒幡的那家小店卤牛肉味道颇好,到时候可以点一壶好酒来佐肉……
  正自思量着,一股异香传来,赵江□□那匹素来驯服的马儿倏忽扬蹄,似受惊一般突然疾驰起来,赵江神思不定,几欲被颠下马背,只吓得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攥着马鬓,俯在马背上起不来身。而随行的两个小厮更是被吓得面色苍白,试图牵制安抚受惊的马儿,却不见效果。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