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白色的谎言 作者:兔子的疑惑

发布时间:2019-07-04 19:32 类别:GL百合

情有独钟未来架空
 
文案
张雅琪带着??强烈的思念之情到医院探望黄芷君。
可是,摆在她面前的,却是谢绝探访的公告。
而且,黄芷君的姐姐为她带来了坏消息。
到底,在诚实和保护她这两个选项中,该如何选择才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雅琪,黄芷君 ┃ 配角:黄晴美,黄芷君 ┃ 其它:
  ☆、第十章
 
  一
  果不其然,在一月十八日,教育局因应目前肆虐的赤蛇疫情宣布停课一周,提早放农历新年假。听到这个消息的张雅琪迫不及待到医院探望黄芷君。
  张君琪的感冒仍未痊愈,这天仍要留在床上休息。所以,张雅琪没有着她一起到医院探望黄芷君。
  张雅琪曾经承诺黄芷君一定会探望她,在停课的第一天,她就迫不及待实践自己的诺言。
  可是,病房大门张贴的告示,使她大失所望,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为了防止赤蛇病毒传播,病房谢绝任何探访。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明明只差一点点……眼泪在她心里流。
  在她垂头丧气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一个女生在电梯走了出来,看见万念俱灰的张雅琪时,她不禁吓了一跳。
  女生上前慰问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张雅琪指了指门上的告示,她便立刻明白了,并问张雅琪她是不是很失望。
  张雅琪哽咽地说道,为什么非要偏偏在这天开始谢绝探访,是不是老天爷都要阻止她们见面。
  情人吗?女生问张雅琪,她心里一怔,支支吾吾地说是探望朋友。
  当张雅琪回头一看,她发现眼前的女生似曾相识,好像前些日子见过。
  当那个女生看见张雅琪的样子时,她似乎也吓了一跳。
  张雅琪首先开口:「我是张雅琪,妳是……?」
  那个女生说:「我是黄芷淇,妹妹曾经说起妳,妳是她的朋友?」
  「黄芷淇……妳妹妹,是黄芷君?」张雅琪问她。
  黄芷淇点点头,「所以,妳是来探望我妹妹吗?」
  张雅琪点点头,黄芷淇向她说:「看来我们今天还是没法看见芷君了啦,妳吃过饭没有?没吃便一起吃饭吧!」
  张雅琪饿着肚子来探病,她早已饿坏了,便爽快地答应了。
  二
  张雅琪和黄芷淇在连锁饺子店吃饭,当张雅琪大快朵愿的时候,黄芷淇问了她一个问题。
  妳觉得芷君怎么样?
  对于黄芷淇突然问她这种问题,她错愕了一会儿,汤汁都滴到碗上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雅琪问她。
  「妳肯和我妹妹做朋友……我真的很高兴,这个孩子一直以来都是在医院生活,七年多来都没有什么朋友,妳是她结识的第一个朋友,其实,这个孩子结识了妳以后,整个人开朗多了……」黄芷淇感触地说。
  「她终于找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预计三月左右可以进行手术,暑假就可以出院……」她说。
  张雅琪听到以后兴奋莫名,立刻和黄芷淇握手道贺。
  「可是……」黄芷淇说出自己的担忧,「芷君她这七年多都没有接触社会,我担心她无法应付这个险恶的社会,她实在是太纯太天真,要是她被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欺骗,我担心她无法振作过来……」说着说着,她哽咽起来。
  张雅琪想起黄芷君曾经向她说过的话。
  在黄芷淇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因为与同学发生了一些争执,导致她在小学生涯的最后三个多月饱受欺凌困扰。
  根据黄芷君的说法,她勉为其难地撑下去了。可是,后遗症一直困扰着她,据黄芷君的证词,黄芷淇在日后变得沉默寡言,更憋出个PTSD什么的。
  在张雅琪自己看来,黄芷淇完全没有走出- yin -影的迹象,经常缩着肩膀,而且几乎不会正面看着自己,眼神闪闪烁烁的。
  「妳爸呢?」张雅琪问她,「昨晚被杀了,老爸昨天下午就匆忙叫我到伯父那里避风头,才刚刚吃过晚饭就传来他被杀的消息,凶手是外公……说是报复他害惨母亲什么的……」黄芷君面色苍白,声音抖震地说道。
  「妹妹不知道,我暂时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要是她知道了,她的身体一定会受影响,会影响康复进度的,毕竟能找到合适的骨髓是一件千载难逢的事,我不想一切打回原形,辛苦了这么久,败在临门一脚,我不想这事发生,绝对不要……」她潸然泪下,张雅琪马上递上纸巾安慰她。
  这真是个悲剧家庭。她心想,黄芷淇的担忧绝对是有道理的,为了避免影响康复进度,这个谎撒得非常合理,可是,要是黄芷君知道她们撒谎骗她,所造成的伤害定会更大。
  周旋在这道义的漩涡中,使张雅琪感到进退为难。
  三
  张雅琪带着复杂的思绪回到家中。
  当她回来时,张君琪正在座位上食粥。看见张雅琪回来,她便问张雅琪去了哪儿。
  「探望朋友……叙旧时谈得太高兴便说得有点久,不过呀,我可没有抛下妳不管喔,妳现在享用的皮蛋瘦肉粥,可是我今早特意为妳熬煮的喔! 」张雅琪自豪地说。
  「我不是在责怪妳啦,只是……生病时一个人留在家里静养,没有人听我倾诉,好像只有自己独自对抗病魔,怪可怜的……」张君琪玩弄着手指,难为情地说道。
  张雅琪思考着姐姐的话,想着黄芷君现在可能正在想一样的事,虽然她应该习惯了孤独,可是,面对瘟疫肆虐,她也许感到很害怕。
  「姐姐对不起,我不应该扔下妳的……」她紧紧地抱着张君琪致歉。
  其实,从母亲- xing -情大变至吵大架的十个多月里,她们俩人可谓是唇齿相依,对方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她们谁也脱离不了对方,仿佛半边生命。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