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waiting bar之公交车的等待 作者:燕九浅酌

发布时间:2019-07-08 19:32 类别:GL百合

都市情缘
 
文案
尚霏,尚霏,这个名字,我在口中轻轻地重复了好几遍,她在那时猛地闯进我的世界,固执而霸道地赖着我,逐渐占据我的整颗心,而今她的名字再出现在耳边,却让人心中拔丝般的念想又隐隐约约地绷直了一条线,线的这头,拧着我的心,那头是她的梨涡浅笑。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曼,尚霏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waiting bar系列都是小短篇,本篇却写着写着超出预期字数,那就连载好了,边写边连,可能也会更改,但总线不变,入坑请慎重
  金秋送爽,天气晴朗,waiting bar照常开门营业。
  门口风铃声响起,沐瑶的声音伴随着悦耳的脆响:“欢迎光临,喝点什么。”
  那人走近,沐瑶放下手上的账单,面带微笑,目光对上对方,眼神突然绽放惊喜:“曼姐?”
  余曼嘴角微扬,坐到吧台前,柔声道:“好久不见。”
  沐瑶灿笑:“真的很久没见了,还是老口味吗?” 
  余曼无声低笑:“对,意式浓缩。”
  沐瑶将调好的咖啡递到余曼手中,好奇地问道:“曼姐,咱们有……有三年没见了吧?你,去哪儿啦呀?”
  余曼笑容中露出一丝歉意:“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走了这么久。”
  “曼姐,你看我的店,这么小,就几桌客人,常来的能不记得吗?再说,我一直挺羡慕你和尚霏的友情,你两总是同进同出来我这喝下午茶,两个大美女,能不关注嘛。”
  余曼嘴角余着笑,眉头却不经意地蹙在一起,口中重复着:“尚霏?”
  又是一个干冷的冬天,又是一个冻人的早晨,我,余曼,意识虽清醒,身体却被床绑架了。我挣扎着想要在7:10起来,但困乏的身体在抗议,脑子里的睡神也在叫嚣着:“睡吧睡吧。昨晚睡得太迟了,凌晨一点才睡着!你为什么要晚睡?为什么为什么!”
  与此同时,清醒的意识在撕扯神经:“别睡了,七点十分的闹铃响了好久了,再不起来就赶不上七点半的公交车了!赶不上七点半的公交,就无法在八点到上班的地方。你就真的迟到了。老大说了‘不打勤不大懒专打不长眼’,最近作风整治,工作纪律要求极严,可千万别撞枪口上了!”
  “啊~”终于,为了不迟到,我还是用尽力气把自己和床分离开,拖着昏沉的脑袋,刷牙洗脸抹香香,然后穿上小皮靴,罩上大棉袄,带上口罩,裹上手套,这才一身臃肿、睡意朦胧地出了门。
  我步履蹒跚地赶到公交站台,刚走到站台前,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齐刘海长直黑发的女孩看了我两眼,嘴角抑制不住地扬了扬,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仿佛看见了“半生不熟”的熟人,想打招呼又不太敢打的样子。
  奇怪?我们认识吗?我淡淡地瞥了她两眼,迅速打量了她一番就收回视线,仔细回忆,记忆力并没有这张长相甜美的脸?
  于是,我很是好奇她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情——看到熟人却不太确定对方记不记得自己的表情。我摸了摸脸颊,这还带着口罩呢,难道仅凭眼睛就能分辨?那得多熟悉才能有“这人我好像认识,不就是XXX”的认知。
  看来平日里我太关注自己的世界,没怎么注意周边的人或者事。
  突然,我莫名有点小兴奋,毕竟像我这般普通颜值、普通打扮都有人注意,果然是由内而外散发着魅力啊!想到这,我就不觉得她那要笑不笑的表情很奇怪,反而很受用她对我的关注。
  正在自我膨胀的时候,余光瞥见她伸长脑袋张望公交来的方向。
  电光火石之间,我脑子里的记忆闸突然开了一条缝——她这探头张望的样子颇为熟悉,是······是经常在这儿等公交的那个女孩——她和我一样都要乘坐5路公交去北湾,似乎碰在一起的情况有那么几次。
  怪不得!
  我将手抱在胸前,不断地小幅度跺脚,来驱散浑身的寒意,余光却不自觉地游走在她身上。
  一个陌生人也许引不起我的兴趣,毕竟我时常关闭眼睛和耳朵,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但一旦这外界的人或者事和我产生了某种联系,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一探究竟。
  5路车来了,因为堵车,停在了离站台还有二十米远的距离,那个女孩急匆匆朝车旁跑,跑了几步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公交车,步伐犹豫起来。
  看着她步伐徘徊,前后摇摆,看看我又看看公交车,那副模样好笑又可爱。
  我也不知怎么的,本来缓慢移动步伐朝车旁走,突然转变主意——就在公交站台等着,不随她去!与此同时,内心有一种隐隐的期待!
  于是我反身回到站台,刚好此时,车不堵了,5路车缓慢朝站台移动。而她也回到站台旁,站在离我几米开外的地方,不停看我。
  我偷偷瞥了她一眼,突然很是怀疑自己是衣服穿的不对劲还是口罩带歪了,怎么她老看我。就算看到熟人,如果没能一开始打上招呼,难道不该尽量避开,以免尴尬吗?
  显然她的思维和我完全不一样。
  上了车,她坐在了公交车靠前的位置,回头看了我一眼,眉眼含笑。
  我犹豫了一下,选择坐在公交车最靠后的位置——- xing -格使然,我时常喜欢待在角落里。
  等我坐定后,目光寻她而去,她却在碰到我的目光时迅速看向窗外。
  我一时有些茫然——她这反应到底是怕我看见她还是想要我看见她?
  第二天,我依旧坚守自己资深起床困难户的荣誉称号,踩着点赶到公交站,果然她也在。她站在我一米开外,偷看我的小表情全被我收进眼角。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