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番外 作者:轻欢轻爱(下)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1 类别:GL百合

生子甜文阴差阳错女扮男装
第55章 
  那方文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又喊了一句“小人谢过公主殿下, 谢过驸马爷”便退下了。
  一直没参与进来的新知府洪正额上的汗水一直往下滴, 手还是颤着。
  见他那胆小的样, 芃姬不禁在心里怀疑父皇现在什么眼神了, 怎会欣赏这么一个不堪大用的人, 还将他提了做泉州知府。
  芃姬无奈叹了口气,喊了一句, “洪大人。”
  她的语调平常,却还是将洪正吓得一跪,“微臣在。”
  见他这般样子,芃姬也懒得叫她起身, “现在你将流民一事说个清楚。”
  那泉州知府便将自己来上任了解到的所有都一股脑的说了个干净。
  他就怕自己刚升上的知府, 被这事给牵连进来丢了官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这个时候有个更大的来了, 他只要秉承着据实上报,绝不隐瞒, 哪怕是真出事了, 也有更大的在上头顶着。
  再而他当初在做县令时, 就在京州下面的一个县,常年就听说芃姬殿下此人宽厚的很,曾被京州贵女奉为京州第一贵女。
  这样的品行高的人儿, 哪儿会让自己去做替死鬼。
  泉州流民一事并未传到京州那般严重,只是有一小群人,是从下面的县里跑出来的, 都跑来泉州讨饭,那前知府怕闹大了,便与望港亭港长商量,将这些人都喊去港口做苦力,后来不知怎的,那港口的商户人家不给这些人工钱,只给饱饭,这些人一开始为了活命也接受了。
  后来不知怎的,就都不干了,整日里就干两件事。
  一件就是在知府衙门口闹,另一件事便是在望港亭衙门口闹。
  自从刘谦死后,他们知府衙门来的少了,就整日不停的围住望港亭闹腾。
  芃姬听了这事,心中有了数,怕是整件事的后面有人- cao -纵这一切,这样她反倒松了口气。有人- cao -纵就说明,并非是老百姓要反她独孤王朝。
  这样的小闹腾,她只需将真相查出,揪出幕后人,那这个群体就自动解散了。
  届时再为这些百姓解决温饱问题,给他们找活干,让他们挣得到饭钱,便也解决这事了。
  至于查找真相,她有天晋最厉害的煞神,还会有什么事查不出来的吗?
  正当她要宣布众人退下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刘春熙起身了。
  “殿下,刘谦乃是与微臣同族同宗的叔父,臣恳请殿下允微臣为其收骨。”
  一个贪官的遗骨,芃姬倒是没兴趣为难,就要允下。
  “刘谦是刘大人的叔父?”法一这倒有些兴趣了。
  她的人查这刘谦的时候倒是没注意,一个小小的泉州知府与京州刘家会扯上关系。
  刘春熙点头,“刘知府的爷爷乃是刘家一房庶子,后靠着自己科举出去开府,与本家再无来往。”
  法一脑子里盘旋着京州刘家与这刘谦的关系,庶子,以及常年不来往,“如此,依刘大人看来,这刘知府可是会尤其执着高官厚禄的人?”
  刘春熙有些犹豫,思考过后还是如实说了,“刘叔父此人,春熙在父亲口中听过几句,自小便是好胜之人,且他一直觉得自己无法升迁就是被我父亲在朝中故意压着,是以他尤其执着想要升官压父亲一头。”
  法一若有所思的点头,“刘知府一家的尸体想必仵作早已查看过了,这等天气,又过了这般久,怕是也已化作尸骨。”她转而对着芃姬道,“殿下,不如就允了刘大人的请求吧。”
  芃姬点头作允,这第一番查案这才告一段落。
  几人依旧下榻在丰源客栈,芃姬已命人清出了整个客栈的客人,偌大的一个豪华客栈,现下只住着她们这一行从京州来的客人。
  回客栈的路上,刘春熙被洪知府带着去领尸体了,齐世郎一人跟在两人后头,一直沉默不语。
  直到那两人亲亲近近的进了马车,自己上了马,他才松开紧咬着的牙。
  他见到殿下的这些时辰,没有一刻殿下不是与这煞神待一起的,两人看起来还真是郎才女貌,无比登对。
  殿下定是被这个不怀好心的人给糊了眼,这样一个商户出身的草民,娶殿下还不是只为了殿下手中的权势。
  如有朝一日,殿下需要人帮忙的时候,这个商户之子又能出什么力,跑都来不及。
  自己就不一样了,父王手中有天晋一大半的兵力,自己才是那个能助殿下一臂之力的人。
  这齐世子在外头被日头晒着,心里也冒着火气。马车里头就完全不一样了。
  车上有芃姬最爱喝的明前龙井,旁边是弯腰替自己捶着腿的驸马。
  两人一个眼神之间便是柔腻似水的温和,两人只要一对视,便要被彼此吸进心里头去一般。
  “驸马可有信心将真相查出?”芃姬瞧着勾着脑袋替自己捶腿的法一,出声问道。
  法一笑眯眯的,双手握着小拳,把握着力度,双眼却认真的看着芃姬的腿,“已知晓八/九。”
  这案子她现下只差搜集证据了,希望京州的姐姐们一切顺利。那方为呈上来的账册确是一大证据,也只能证明刘谦此人每年向下边收100万两白银,却没写这钱的去处。
  要一招即中将背后的人扒出一层皮来,自然是还要更重要的证据。
  芃姬并未立马回话,而是沉默了会儿,待马车到了丰源客栈,两人回了房间,后边跟着的人也各司其职站好自己的岗位。
  在封闭的房间内,只剩下两人,芃姬才问道,“本宫想知晓,可是与本宫的某位皇兄有关?”
  法一依旧是笑意满满,她将从京州带来的龙井抓了一小把放进茶壶里,替芃姬泡好了一杯热茶,才去将自己整理好的新案宗拿出来。
  “此乃这案件的案宗,只是牢酒自己的习惯,一份此案的大概誊写,并非是已确定好要存入库房的,殿下可先过目一遍。”
  芃姬有些意外,她对大理寺和刑部查案子这一块并不了解,是以更不知晓,廷尉原来是会亲自写案宗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