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番外 作者:轻欢轻爱(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1 类别:GL百合

甜文生子阴差阳错女扮男装
 
  文案:洞房花烛夜。
  法一心甘情愿的跪在地上:“臣有罪,臣罪该万死。”
  “哦?驸马何罪之有?”
  “郡主乃是臣的血脉,还请公主殿下惩罚下臣。”
  独孤倾颜轻呵了一声,“本宫可没忘记,驸马乃是美娇娘。”
  “微臣也没忘记,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微臣都在五年前的一天里头得到。”
  ps:单方面一见钟情
  是个小甜文,这是百合文,请那些不看频道分类的人看清楚来,作者玻璃心,别骂我。
  全文纯属虚构
  本文原名《长公主女儿的娘》,又名《驸马骗走了我的心》
 
  内容标签: 生子 - yin -差阳错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法一,独孤倾颜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阳春三月,京州,淡闲茶馆。
  一身着玄色云锦长袍的男子手执缀玉折扇,正一脸惋惜的与旁边执扇公子哥说道。
  “想我天晋大国真真高贵的公主,竟三次定亲失败,简直荒唐。”
  执扇公子哥打开折扇,慢慢扇起,脸上多了点愤怒,“全怪那煞神廷尉,回回都出来破坏,可怜我们天晋倾国倾城的芃姬公主,已过二十,竟还未出嫁。”
  “林兄万万不敢胡说,那廷尉可是真正的法不留情,咱可得悠着点。”
  隔壁桌长须脸瘦的汉子拉长了脖子凑过来,“咱们尊贵的公主可是16岁就有了女儿,如今已4岁,这定不定亲的也无谓。”
  那玄色长袍的男子小声的应着,“这倒也是,不定亲也是不缺男人的。”
  那长须汉子猥琐兮兮,“也不知什么模样的男子才能入那公主府做面首,那可真是荣华富贵
  娇羞美人,真真是财色双收。”
  茶馆一楼大堂,三三两两坐着些斯文人,交头接耳着。
  楼上雅间倒是传来一清脆女声。
  “这些个读书人天天喊着苦读圣贤书,我看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学那长舌妇人,可真真是上不得台面。”
  “竹香妹妹,我看我去把这些腌臜东西的嘴都给缝起来才好。”一向不与三个大丫头闲谈的梅花都忍不住生气。
  她能不生气吗?她的主子是这天晋国尊贵的公主,心地善良,美艳胜花,竟被如此议论。要真有机会见着那煞神廷尉,可得好好敲打。
  在她心里,那廷尉纵然是依法查办,可她们公主现如今被这样议论,又如何不怪她?
  想到这儿,她抬眼看了一眼依旧稳坐品茶的主子,当下心里就一股怜惜之心,那持杯抬手间露出的纤纤细手,她柔柔弱弱的主子啊。
  那品茶的美艳姐儿抬眼看了眼自己的大丫鬟,见那面色,她就晓得,这小姑娘又在瞎想些什么,无非又把自己这主子想成了那话本子里,单纯善良的娇娇女。
  娇她认了,至于这善良嘛……呵呵
  还不等她说什么,这屋子里剩余的另外两个妙龄女子也一脸愤然的附和。
  那品茶的女子茶杯放下,无奈道:“梅兰竹菊,你们跟整日无所事事的书生劳什子神,本宫可是将你们一个个养的知书达理,温婉可人,跟大家闺秀也没得两样。”梅花、兰叶、竹香、菊秋乃是芃姬公主四大丫鬟。梅花擅武,兰叶擅文,竹香擅琴、菊秋擅医,都是从8岁就跟在公主身边的。
  这日升的时辰出现在这淡闲茶馆的,可不就是闲人。
  这淡闲茶馆在这王城京州中已立足了三朝时光,是那抑郁不得志的书生们附庸风雅的好去处,这楼上雅间也是公子哥们与贵姐儿们外出好落脚的地儿,或谈事,或歇脚。
  来来往往,有点身份和没点身份的人都知晓这处,乃是能知天下事的地儿。
  而现这最里边雅间的贵人便是这茶馆的老板,也是这天晋最为尊贵的公主芃姬公主。
  要说最为尊贵的公主,按理说这上头还有个长公主,乃是当今的孪生妹妹,论辈分,这长公主该是最为尊贵。可偏偏这长公主,最宠爱的便是芃姬公主。在芃姬公主将将8岁时,这长公主便亲口说了,她这侄女是最最尊贵的公主,不得让任何人欺负了去。说完这话,她便带着侄女去了西北封地。至于后来大长公主一直未入王城,便是后话了。
  再则说,这芃姬公主是天晋国当今圣上唯一的公主,从小便是当今捧在手心宠着长大的,谁敢欺她?
  四大丫鬟听了左右彼此看了一眼,由着梅花开口回话:“奴婢们是由公主教养大的,现下见那些读书却不知礼的书生敢这样议论,实是气不过。”
  竹香上前添茶,她的声音相比梅花的沉稳显得娇俏灵动,“就是就是,还有那廷尉大人,怎么着也得不看僧面看佛面呀。”
  “但那廷尉大人也并无过错,此次晋永侯罗世子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惩办他也是应该。”菊秋是这四人中最为理智的丫鬟。
  “这罗世子仗着自己家的权势抢老百姓的田地铺子,草菅人命,被查办也是应该。只是三年前那国弓将军府的孙子犯下的倒都是些王城常见纨绔犯下的错,那点丑事倒也被闹得人尽皆知,有些可惜了。”酷爱诗书的兰叶倒是对曾经王城京州的风流才子,也是国弓将军府的大将军之孙赵志才有些惋惜。
  “哼,就那赵志才哪里配得上我们公主,要说这事还得感谢廷尉大人呢,要是大婚之后才知晓这人与烟花女子有些说不清的事,才是没地后悔去。”竹香翻了个白眼给兰叶,她最最是不喜欢这兰姐姐易被些书生模样的男子所迷惑。
  芃姬公主笑着摇摇头,无奈道:“你们这几个丫头啊,净会在本宫跟前吵闹,罢了罢了,也该是本宫缘分未到。”她抿了一口热茶喊道:“梅花,你替本宫跑一趟,将法廷尉喊过来,就言本宫请她饮茶。”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