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教主也混娱乐圈 作者:雁过寒潭

发布时间:2014-11-04 13:26 类别:穿越重生

重生娱乐圈报仇雪恨
 
 
文案:
一抹冤魂飘飘荡荡从百年前来到了21世纪。被好友背叛导致众叛亲离、死不瞑目的邪教教主端木惊鸿附身在了同样被好友背叛致死的平凡人穆远修身上。为了洗刷被人欺骗的侮辱,教主大人立誓要将欺辱过这幅身躯的人踩在脚下,毅然投身到了娱乐圈之中。
倾轧,捧高踩低,明争暗斗,这个圈子里卑劣的空气让教主无比如鱼得水。只是在他一步步地接近成功地时刻,却发现其实一切都和自己以为的有了出入?
 
简单地说:
这就是个非常倒霉被人一不小心搞死的邪教教主,重生在了某个很同样很倒霉,一不小心被人搞死的大学助教身上。
于是邪魅酷拽吊炸天的教主开始了他在现代一路升级打怪成为大影帝,顺便收拾渣男渣女的故事。金手指开开,萌卖卖,霸气漏漏……
 
内容标签: 重生 娱乐圈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远修(端木惊鸿) ┃ 配角:崔景梵,里欧,吴开颜,王之臣,萧雨航 ┃ 其它:娱乐圈,复仇,重生
 
  ☆、第1章
 
  “各位观众,各位粉丝,马上就要到了本年度‘炫我男声’总决赛的最终对决了,请大家不要吝惜,高声喊出你们心中冠军的名字!”
  舞台上,男主人振臂高呼,炫目的灯光和鼎沸的呼声将现场的气氛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穆远修!穆远修!”
  “盛嘉言!我爱你!”
  舞台下,无数的荧光棒起起伏伏,女孩子们的尖叫声几乎要冲破房顶。
  而此刻,被女粉丝们高呼名字的男神,正在后台的洗手间里,镇定地洗着手。
  甩干水珠,穆远修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妆容,将散落在额前的零散发丝掩到耳后。
  眼如寒星,飞眉入鬓,身材修长,端的是君子如玉的派头。
  男人的容貌乍看不是特别惊艳,却带着几分古典的韵味。曾有他的小粉丝评价说,穆少举手投足之间,眼波流转,仿佛初春三月的桃花,勾人魂魄。
  “啊……呼……对,再深一点……”
  就在穆远修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某个隔间里传出了令人遐想的声音。
  “啊,对……你做的很好……”
  男人沙哑的嗓音中布满*。
  “唔……唔……”
  另一个主角几乎是卡着嗓子在哽咽一般地喘息着。
  穆远修抬头,从镜子回望了一眼正后方那个热闹的“小天地”。
  龙阳之好么?
  无所谓地挑了挑眉,旋即低头继续整理衣服。
  衣物的摩擦声和*的撞击声,在狭小的空间里被无限地放大,空气中处弥漫着*的气息。两人越来越快的喘息似乎也意味着这段偶且即将结束。
  在一声长长的呻/吟后,隔间被打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与正对着镜子的穆远修对视。
  “啊……”
  他身后的人许是没有想到外面居然还有人在,惊呼一声后,快速地关上了隔间的小门。
  只这一眼,足够让穆远修认出里面的人是谁了。
  盛嘉言
  本届比赛里,被称为最具有冠军相的偶像派选手。
  也是自己主要的对手。
  今天之前,媒体们纷纷传言,新一代的冠军就会在他们两人之间诞生。
  以中国风的歌曲为卖点,歌声婉转清丽,走古典实力路线的穆远修;
  和韩系偶像风格,笑起来仿佛小太阳温暖,有着劲爆舞步的盛嘉言。
  看到这个一直以阳光大男孩的健康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优质偶像,有“小暖男”称号的男孩居然衣冠不整,嘴角边还带着某些可疑物质的模样,穆远修冷冷地笑了。
  不管在什么时代,想要朝上爬,钱色交易都是最直接有力的手段。
  现代人管这个叫什么来着——哦,“潜规则”。
  如果说隔间里的那个还有点羞耻心的话,那么这个刚刚享受过的男人简直可以说是不要脸至极了。
  走到台盆前,男人打开水龙头,一边洗手,一边好整以暇地朝穆远修点了点头。
  “王总,你好。”
  穆远修不卑不亢地朝他打了个招呼。
  就好像他们两个人现在不是置身洗手间,而是高档的咖啡厅。
  而之前什么尴尬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面前的这个男人,说陌生不陌生,关心娱乐圈的人几乎都知道他的名字。
  说熟悉也不熟悉,穆远修只在几次和比赛有关的媒体见面会上,远远地瞧见过。
  王之臣,国内最有名的娱乐策划公司“臣城娱乐”的老总,年仅三十五岁却已经掌握了国内最庞大的娱乐帝国的男人。
  同时,也是本次首届“炫我男声”赛事的缔造者和策划者。
  “你到是很淡定啊。”
  王之臣整了整领带,在镜子中对着穆远修笑了笑。
  穆远修心想白日宣淫在这种肮脏地方行苟且之事被人撞破的是你又不是我,我有什么好慌张的。
  “王总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要出去了,下面轮到我演出。”
  穆远修转过身子,正对着王之臣说道。
  不是他矫情离开厕所都要向领导汇报,而是王之臣刚好挡在他和门之间。
  “之前没有注意到你,只关注那些漂亮孩子。今天才看到真人……真是可惜了。”
  王之臣一点都没有让开的意思,反倒是跟看货似得将穆远修上下打量了个边,然后有些惋惜地叹道,“有些年纪了,长的虽然不是让人眼前一亮,但是细看有些味道,挺勾人的。”
  他伸手想要勾住穆远修的下巴,后者警觉地退后了一步,旋即主动握住了王之臣的手。
  这回倒是轮到王之臣惊讶了。
  “王总,今天的比赛,还请多多关照。”
  穆远修抬了抬下巴,指了指隔间的方向,“恕我多言,盛嘉言还在里头呢。”
  王之臣看了看身后,旋即一笑,“放心,他不会介意的。难道你介意?”
  “王总,我如果再不出去的话,您公司精心策划了半年的选秀比赛就要在总决赛的前半场里开天窗了。”
  穆远修淡淡地说道。
  “当然了,如果我们再磨叽一会儿,我估计后半场也不用进行了。”
  王之臣耸了耸肩膀,让出一条路。
  穆远修不紧不慢地往外走去。
  “怎么办……我突然好后悔。”
  就在穆远修的手搭上门锁的一刻,王之臣在他身后语带懊悔地说道。
  男人有一张完全不逊于他手下艺人们的面皮。
  带着金丝眼镜的他,有一股儒商的优雅气质,年轻的时候估计也能充充惨绿少年。如今虽然有了些岁数,却也更显成熟魅力。
  他这么蹙着眉,语带不甘地说着。不清楚他为人的人,说不定真的以为他被什么重要问题深深地困扰了。
  “像你这么有意思的人,之前要是被我注意到的话,那么今年的冠军人选一定换人。”
  顿下脚步,穆远修缓缓转过身子,扬眉一笑。
  桃花弄水色,波荡摇春/光。
  王之臣的脑海里不知怎地蹦出这两句话。
  “既然认识了王总,又怎么会晚?”
  轻悠悠地扔下了这句暧/昧的话语,穆远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看着消失在门前的背影,王之臣思索了一番。
  然后拿起电话,对着里头吩咐了几句。
  “王总……”
  听到了全部谈话的过程,盛嘉言软着脚从隔间里走了出来,面色苍白。
  “嘉言,不要生气。”
  抬手摸了摸男孩柔软的发丝,王之臣就像是逗小狗一样地安慰道,“冠军有什么意思,合约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满心不甘却不敢反驳,男孩憋着嘴低下头,双手紧握。
  “《炫我男声冠军出炉,穆远修大热夺冠》……这篇是《冠军潜力无穷,新唱片蓄势待发》……哇,外甥,你真的红了哦。”
  兴奋地浏览着网页,吴开颜回头开心地说道。
  “说真的我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会得冠军啊,感觉真的跟做梦一样。”
  “对于某些人而言,根本是场噩梦吧……”
  坐在沙发上,穆远修一边翻看着最新拿到的合约,一边答道。
  想到比赛结束颁奖的时候,盛嘉言那副明明想要冲上来将挫骨扬灰,却碍着那么多歌迷和记者在场,不得不做出一副心甘情愿认输的样子,还要乖巧地一口一个叫自己“穆哥”,穆远修就不得不佩服这些为了名利汲汲营营的人们。
  前一刻还接受着小情儿的服侍,下一刻却可以将堂堂冠军宝座让给一个只对自己暧/昧一笑的男子。
  翻云覆雨之后,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翻云覆雨。
  当然了,他自己也是这群人中的一员。
  比起盛嘉言,他高尚不到哪里去。
  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站在一个高台阶上,进入娱乐圈。
  然后成为这个圈子里的第一人……打败那个男人。
  穆远修看着电脑屏幕里跳出来的另一条时事新闻——《崔景梵东京封帝,红毯秀吸睛无数》
  崔景梵……
  这就是他进入演艺圈的初衷。
  在三个月前,穆远修不是现在的穆远修。
  或者说,不是现在的穆远修。
  他是一抹来自百年前的孤魂。
  他是端木惊鸿,魔教教主,统领着大大小小七十二个分坛,与中原白道分庭抗礼。
  只可惜错信他人,最后落得和白道同归于尽,粉身碎骨。
  再次醒来,端木惊鸿来到了一个叫做“21世纪”的新时代。
  新的身体,新的身份,甚至有了新的亲人。
  变化的太多,却有一点是相同的。
  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穆远修——和他一样,被最好的朋友背叛,伤心过度之下,死于车祸。
  崔景梵,穆远修最好的朋友,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小天王,却夺走了兄弟的未婚妻。
  看,不管什么时候,背叛和钻研都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不是么?
  他现在就是穆远修,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他可以再活一次,这身体原来的主人却没有这样的好运。
  既然这样,那么,他就代替这个男人,把崔景梵从顶峰上拉下来吧!
  成为当红选秀节目的冠军,这只是一个开始。
  穆远修踌躇满志地微微一笑。
  “王总么……是的,合约我看了,真是多谢王总的栽培。”
  电话响起,穆远修看了一眼依然兴致勃勃地关注着电脑新闻的吴开颜,不动声色地走到阳台上。
  “嗯,今后也要请王总关照了。”
  不卑不亢地说着听上去恭敬的话语,穆远修知道如何保持距离,却能勾起像王之臣这样男人的好奇和注意。
  按掉电话,穆远修双手搭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娱乐圈……我来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