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造化大宋 作者:捂脸大笑(上)

发布时间:2019-06-08 07:36 类别:穿越重生

爽文欢喜冤家传奇
 
  文案:
  不过是炸个炉,怎么一睁眼天都变了?大宋是哪个朝?内丹是什么鬼?金石派资深炼师,醉心造化大道的甄琼甄道长表示:穷也不能阻止贫道搞化学!!
  韩邈:钱?鄙人有啊。(微笑)
  腹黑商人攻×技术宅道士受 沙雕爽文
  感谢密斯金同学制作滴封面=3=
  古穿古,平行世界穿越到宋朝。男主来自平行世界(簪缨故事线后六百年),跟宋代基本同时代,但是科技了先进几百年。没看过簪缨也不要紧,只要知道那边世界被穿越者改造过,道士都是搞科学研究的,造化之道简称化学,万物之理简称物理就行了=w=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传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琼 ┃ 配角:韩邈 ┃ 其它:
  作品简评:好不容易揽下个大项目,结果一场炸炉事故,让大益朝的穷酸小道士甄琼,穿越到了一个名为“大宋”的陌生朝代。原本好好的造化之学,变成了能吃死人的金丹术。依旧十分穷酸,也依旧名叫“甄琼”的小道,下定了决心。要在这大宋朝,继续钻研大道,开宗立派!当然,搞化学,钱还是很重要的。为了钱,也可以被富贵折一下腰啊。抱紧金主爸爸的大腿,绝不能放!韩大官人:随便抱,鄙人不介意。(微笑)
  本文为古穿古,男主来自一个被穿越者改变过的世界,时间线虽然跟大宋相近,但科技要先进数百年。而那个世界的道士,精通的都是物理化学,而非金丹符箓。作者用巧妙的笔法,描绘出了两个世界微妙的认知差异,主角间频频出现的“鸡同鸭讲”,也让人忍俊不禁。随着故事来到北宋的都城东京,极具时代感的场景和熟悉的人物,也渐渐出现。既有清明上河图的繁华,亦有群星闪耀的光彩。在笑闹之间,徐徐展开一幅大宋风情画卷。
 
 
第1章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房梁微颤,枝叶轻摇,一群鸟雀叽叽咋咋乱作一团,被升腾浓烟熏得四散而逃。
  屋舍内,悠闲品茗的老道惊得一杯热茶扣在了腿上。被烫的呲牙咧嘴,他跳将起来,怒声道:“那小子是不是又钻丹房里了?谁让他进去的?!”
  身旁道童闻言缩了缩脖子,嘟囔道:“不是师父让他制卤吗?”
  “制卤需要用丹炉吗?!”老道这才想起根由,面上有些挂不住,却也不愿认错。要不是贪图新卤点出的豆腐羹能卖上价钱,给观里增加进项,他又怎会让那惹祸精往丹房里钻?
  可是再怎么能来钱,天天这样炸来炸去,他也消受不起啊!左思右想了半晌,老道终是一咬牙,吩咐道:“去把那小子叫来!”
  道童赶忙跑了出去,不多时,领着个一身烟尘,满脸黑灰的少年回到了屋中。
  见他模样狼狈,老道只觉牙根更痛了,深吸口气才道:“琼儿啊,不是让你别碰丹炉了吗?又闹出炸炉的祸事,不怕伤到自己吗?”
  兴许是他的脸还不够黑,那少年竟然没能发觉老道的怨怒,反而兴高采烈道:“师父别担心,我已经改了配比,伤不了人。只是那丹炉太旧,容易闷火炸炉,若是卖豆花赚了钱,能换个新的吗?”
  就算小脸被熏得乌黑,也遮不住那双闪闪发光的眸子。然而听到这话,老道面上一僵,赶忙道:“不过是些小食,能卖几个钱?咳,为师找你来,是有事要讲。”
  听说没赚多少,少年面上不由露出失望神色:“师父请讲。”
  见他不追问钱财的事情,老道这才舒了口气,装模作样的抚了抚颔下长须:“为师有个师弟,在白玉山长春观任监院。那长春观可是相州最大的丹道门庭,若你有意,为师便写封信,推荐你去那边修习可好?”
  这话顿时让少年面露喜色:“当真?长春观可有好丹炉?”
  “自然有的。你这般天资,到了长春观必会受器重,用个新炉还不简单?”老道呵呵一笑,答得痛快。
  “多谢恩师!”少年哪还会犹豫,一口应了下来。
  见祸水东引的法子成功,老道心头一松,赶忙道:“清风,快给你师兄取半贯钱。长春观距此可有五六十里路,乘个车,住个店,别短了花用。”
  那道童领命,取了钱,交在少年手中。沉甸甸明晃晃一串钱落在手里,那少年更是欢天喜地,恭恭敬敬拜谢了恩师,又取了对方现写的推荐信,立刻回去收拾行李了。
  直到那少年的背影消失不见,老道面上才重新浮起笑容。新制豆腐羹的法子,他已让人学的七七八八,卤水也能调配,每月都是一大笔进项,再送走这惹祸精,就万事大吉了。也不知师弟那边有多少丹炉药料,能让他糟蹋……
  ※
  六月正是暑热难耐,呆在草木葱茏,溪水潺潺的山中还好些,一旦下了山,滚滚热浪袭来,就算躺着不动也是一身大汗,更别提赶路了。
  推了推背上背着的箱笼,甄琼举起衣袖擦去面上汗水,叹了口气。到前面镇子才几里路?那赶车的伙计竟然敢要价十文!他才不上当呢!反正下山时偷偷塞了不少干粮,不如直接步行到镇上,随便凑合一晚,第二日寻个前往安阳的车队搭车,说不定连路费都省了呢。
  想到这里,他不由伸手摸了摸揣在怀里的钱囊。这可是半贯钱,足量五百文,是他到这世界后,见过的最大数额了。谁让那破道观穷呢?看丹炉样式,得是几百年前的古董了,药料也少得可怜,亏他还记得个点豆花的卤法,赚了些钱,否则那抠门的老道怎会给他盘缠,还写了推荐信,让他有到大观进修的机会。
  等到了长春观,还要看看那边的行情。要是没法混出头,得不到药料配额,说不定还要自己掏钱买。这半贯钱当然要仔细省着,不能乱花!
  谁能想到,当年的造化观就这么穷,莫名其妙到了这大宋朝,还是穷的叮当响呢?
  一定是名字取的不好!
  甄道长不由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两世为人,都叫“甄琼”,也不是他想的啊。早日混出头,取个道号,说不定就能改改运气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