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从末世到异世+番外 作者:烟火人家(下)

发布时间:2019-06-09 23:34 类别:穿越重生

种田文爽文美食
第五十五章 
  宁王妃说完后, 见秦洛川一脸惊愕, 失笑道:“也不知道是那个蠢货传出来的流言, 皇上后宫都只有那寥寥数人,又怎会有流落在外的皇子,与其说是流落在外的皇子, 还如说你是王府的世子可信些。”
  秦洛川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躬身行礼道:“洛川有父有母, 跟王爷真的没什么关系, 请王妃放心。”
  “我就这么随口打个比方, ”宁王妃摆了摆手道,“我家王爷可舍不得辛苦他弟弟给自己养儿子。”
  秦洛川迟疑了一下, 问道:“王妃您认识我父亲?”
  “我跟王爷是表兄妹,从小差不多一起长大的,你说呢?”宁王妃笑着道,过了一会儿又说:“不过你父亲的事情, 现在知道的也没几人,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流言传出来了。
  “我看皇上跟王爷的意思,好像也不打算把你父亲的身份公布出来,所以你要当心点, 这些传流言的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秦洛川认真道谢:“谢王妃提醒。”
  “没事, 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一家人,”说道这里, 宁王妃的目光变得悠远,“我跟言表哥也快二十年没见过了, 他儿子来京城了,我总该照顾些。”
  秦洛川恭敬地把宁王妃送上轿子后,回去的时候,没忍住在门口的莲缸里照了照自己的脸。
  自从知道秦言的身份后,秦洛川猜他当初会救自己,很大可能便是因为这张脸跟皇上有几分相似。
  之前这张脸让他有幸被救,现在却也是因为这张脸,给他招了不知道多少的嫉恨。
  就他这张跟皇上相似的脸,再加上宁王妃所说的那些流言蜚语,宫里那两位已经成年的皇子若是不能容人一些,他接下来的日子估计就不会过得顺利。
  秦洛川对着缸中水里的倒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随有些无奈,但还是庆幸自己长了这么张脸,而且自恋点的说,他对自己的长相也确实挺满意的。
  秦洛川不知道的是,早在昨日琼林宴散后不久,两位皇子就各有行动了。
  太子凌祯从御花园离开的时候,便有内侍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接着他便转了个方向,往皇后寝宫去了。
  皇后似乎早料到他会过来,太子才见过礼,她便挥手让伺候的内侍宫女全都退了下去,一时诺大的宫殿里只剩下皇后跟太子两人,这时她才道:“太子有疑惑就问吧。”
  凌祯道:“母后知道我要问什么?”
  皇后失笑,“最近除了新科状元的事,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事能让吾儿担忧的吗?”
  “他跟父皇实在是太像了些,”太子道:“儿臣担心他是……”
  “不是,”皇后打断道,“你父皇就算有流落在外的皇子,也不可能是秦状元那个年纪,况且吾儿忘了吗,除了你父皇跟宁王叔外,还有另一人之子可能跟你父皇长得像。”
  “母后你是说……三皇叔?”太子本来还有些疑惑,但是想到秦洛川如今住的地方,便恍然了,点头道:“儿臣知道了。”
  皇后点了头道:“以他的身份,只要你父皇愿意,即使封侯封爵也不为过,如今不过是人家考了个状元郎,你父亲偏宠一些而已,又何须介怀。”
  “母后教训的是。”太子垂首道。
  知道秦洛川的身份后,他当然不介意父皇对他的偏宠,甚至不介意自己也对他好一些。
  父皇最恨同室- cao -戈,兄弟阋墙,太子忍不住庆幸,还好母后知道三皇叔的存在,不然他若真的做出了什么,父皇肯定不会轻易原谅。
  至于四皇子那边,太子跟皇后两人默契的决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知道三皇叔的存在,怪只怪他母亲进宫太晚。
  而且等四皇子真对秦洛川做出些什么不利的事时,说不定他还能借机帮他一把,既对秦洛川施了恩,也能提升皇上对他的好感。
  ***
  秦洛川并不知道宫里皇子们是怎么打算的,也不能让流言蜚语停止,便干脆趁着上任前的这几日,好好的在家陪夫郎跟孩子,管他外面是怎样的天翻地覆。
  而且事关皇家,秦洛川相信,即使等去翰林院上任了,也肯定无人会来他面前说这事。
  朝试是在琼林宴后的第五日举行,杨曦连着几日的挑灯夜读,换来的结果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入翰林为庶吉士。
  上任时间是在五月初六,端午的后一日。
  这时候商清月身体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已经可以下床活动跟做一些轻便的事情了,只是秦洛川以前听过,若是在月子里劳累了,比如说抱久了孩子,很容易便会落下病根,以后动不动就手疼。
  秦洛川无法衡量什么程度会累着,便干脆除了吃饭洗漱这些得商清月自己动手的事情,其余一概都不让他做,即使是小团子,秦洛川也只让他在摇篮边逗逗,或者放在床边一起睡,绝不让他动手去抱,就怕他抱着就忘了放手。
  因此商清月说要给他更衣的时候,被秦洛川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他早上要去翰林院点卯,上任第一天若是去迟了可不太好,因此起来的时候还很早。
  本意是让商清月多睡一会儿,哪只他才下床,就听商清月幽幽的问道:“夫君为什么不让我做。”
  秦洛川愣了一下,回身见商清月像似受了委屈一样,一半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额头跟眼睛,双眼雾气蒙蒙的看着他,便放轻了声音道:“时辰还早,你要多睡会儿。”
  商清月道:“可是我想给夫君更衣束发,之前夫君参加会试殿试,这些都是由我做的,今日是夫君第一天上任,我也想要为夫君做这些。”
  他这么一说,秦洛川也想由夫郎来为自己做这些了,便从旁边拿了件厚的衣裳道:“那你把这件厚的衣裳穿上。”
  “好。”商清月轻快地应到后,便快速的翻身起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