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定山河+番外 作者:浅书清都

发布时间:2019-07-10 18:25 类别:穿越重生

甜文强强穿越时空
 
文案
夜色深重,万籁俱寂。
他看见硝烟战火绵延千里,寒铁卷刃山河狼藉。
花樊挣扎从梦中惊醒,鼻尖仍似萦绕着血腥味。
 
 
与此同时——
胡樾倏然睁眼,满眼惊惧的环顾四周。
这是哪?!
他悄悄拉开车帘。
月色隐约,只见路边巨石上书着三个大字:
归云山。
 
 
彼时正值永安二十年,海清河晏四海升平。
说书人惊堂木响,个色人物登场。
 
故事开始。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樾,花樊 ┃ 配角:友好的本家胡氏,美腻的亲家花氏,打酱油的皇家众人,等等 ┃ 其它:
 
  下山
 
  仲夏之夜,星河低垂,微风拂面。
  回廊尽头的假山旁缩着两团黑影。此时一朵厚云将将移走,月光向下一撒,将蹲在地上的两个少年照得朦朦胧胧。
  “你确定他吃了?”胡樾怕人听见,揪着弗墨的衣领,凑上去对着他耳朵小声嘀咕。
  “少爷,痒!”弗墨往后缩了缩,用手一揉耳朵,而后坚定的点头,“我亲眼看着他吃下去的,错不了。”
  胡樾盯着黑洞洞的走廊皱眉:“那就怪了,怎的到现在都没动静?难不成是那巴豆有问题?”
  “不会吧,”弗墨安慰道,“许是发作慢,要不少爷你先回去睡,我在这里看着,明儿个告诉你。”
  “那不成!”胡樾很讲义气,“哪有留你一人在这儿的道理。”他说着又抓了抓膝盖,用指甲在包上掐了个十字。夏天蚊虫多,他们怕被人发现,没敢带驱蚊虫的香包,此时往树丛假山里一钻,满身的蚊子包。
  “我们倒是给这些蚊子送了顿饱餐。”胡樾一个不注意,手上用力太大抓破一层皮,又痒又疼,不过两相一抵消,倒是好受了不少。
  他喃喃道:“要是有蚊香就好了。”
  “蚊什么?”弗墨没听清,刚想问就听到耳边一阵嗡嗡,用手一抓,徒手便捏死了一只蚊子,糊了满手血,也不知道刚刚吸了谁的。
  他不在意的往石头上蹭了蹭,邀功似的将手往胡樾眼前凑:“少爷,你看我抓住只蚊子——啧,恁大一只,怪道咬的包又大又痒!”
  “嗯,牛逼。”胡樾拍了下弗墨的肩以示嘉奖,眯眼道,“我们再呆一个时辰,要是这龟孙还不出来,我们就不等了,回去。”
  “回去多可惜啊。”
  “不可惜。”胡樾冷笑一声,“就麻雀那脑子,若再犯我手里,我有的是法子教他兜着走。”
  弗墨显然十分相信胡樾,听他这么说,便只安心蹲在一边用手替他赶蚊子,不出声了。
  第二天一早,弗墨去敲胡樾的门。
  “怎的起这么早?”胡樾眯缝着眼,哈欠连天。
  昨晚到底是没蹲到人出来,胡樾这身体毕竟才十四岁,纵使平时也习些武,到底是孩子。蹲了好几个时辰又熬了大半宿,此时很不得黏在床上。
  “我方才去那头院子里打探了一番,”弗墨兴奋道,“怪道我们没蹲到人,原是阙少爷亥时便去了茅厕,一晚没回,我们子时才去守,自然守不到人。”
  “一晚没回?”胡樾立刻醒了,赶紧披上外衫,问,“当真一晚没回?”
  “千真万确,我听他那跟班儿亲口说的,他们少爷蹲一晚茅厕,腿都软了,最后还是他扶着回的卧房。”
  “这么猛!”胡樾想到阕之杉在茅厕扎了一晚马步,腿脚酸软被小厮扶回去,心里立刻舒坦了。
  辰时还有早课,胡樾慢悠悠起床收拾完,和弗墨溜溜达达晃到西院。
  阕之杉果然没来,早课不来说明至少有半天不用看见他那张脸,胡樾只觉通体舒畅,就连上课都比平时认真了些。
  和其他门派不同,归云山以文为主,武只是辅助,说白了还是文化课挤压体育课。
  早课向来是用来抽查的,但问的无非是些记诵的内容。胡樾说什么也是经历过高考的人,背书的方法技巧都是经历过实战检验的,拿来对付这些绰绰有余。
  今天来的是掌门。一屋子孩子原本还在小声说话,一看见掌门立刻便熄了火。
  掌门扫视了一圈,没问阕之杉是什么情况,只是到胡樾时视线多停了几秒,似有深意。
  胡樾不敢和掌门对视,低着头假装认真看书。
  后面的弗墨拿笔杆戳了戳他后背,胡樾不敢动,弗墨却挺顽强,见他不回应,又戳了戳。
  “……”胡樾往后靠了些,咬着牙问,“什么事?”
  “书,”弗墨小声提醒,“书倒了。”
  “……”
  胡樾瞥了眼掌门,而后故作镇定的将书正过来,装模作样的翻了几页。
  掌门的视线终于从他身上移走,胡樾松了口气。也不知掌门是不是知道麻雀拉了一晚是他的手笔,胡樾看着书上的字想,但掌门看起来似乎没有想要追究。
  他正这么想着,就听掌门声音响起:“来,胡樾,从《归云图解》第一章开始,背到六章结束,错一字罚抄一遍。”
  胡樾:“……”
  -
  得亏他平时也算用功,上午总算有惊无险的过去。
  下午去校场习武,中间有两个时辰空闲,胡樾算着时间回院子里睡了一觉,而后神清气爽的去了校场。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