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梵镜花心 作者:李七百

发布时间:2019-09-09 17:41 类别:穿越重生

仙侠修真虐恋情深
 
文案
前世他是一朵白莲,因“不同”被扔至凡界,因“不执念”而修得一座佛身,因“一眼”凡心炽。
他道:“师兄,我愿意为师兄,修个女儿身。”
师兄不解:“师弟不要修为了吗?”
须臾,百年后,飞升上神天劫至,天神言:“红尘中你有一情缘未了,须下界还之。”
入尘,他寻遍万千女子却不见她,怎知师弟依旧男儿身!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池,白莲生 ┃ 配角:曼华,黑莲 ┃ 其它:
 
白莲
  凡界中元节,上元天神邀仙友来到自己的白云观赏莲。
  见一池白莲生的极好,却只得一莲未盛开,且根径直上半米多高,有别于其他莲花。
  仙友问:“此花孤傲,逢花期却不开放,何故养在上神这莲池中?”
  上神回道:“一莲托生,其芯并无异。”
  仙友笑道:“那是上神这净心泉水洗不净的一颗坏莲子不成?”
  上神未回,唤来观中子弟,才修三百年的小道长过来,上神命:“剪之。”
  那朵白莲知自己未绽放也是困惑,但自觉与它们不同,自己根径高可看的远,看的也与它们不同,如何就不好了,不好便不好,告知便是,这乃修仙访道之地,何故三言两语就将自己剪了?
  小道长也有疑惑,但稚子心- xing -只觉好玩,拿一把大剪子沿着水面,一把剪之。
  仙友惊:“上神这是……”
  上神道:”不同不对。“说罢,甩袖离去。
  净心泉从天山而来,泉水聚到山腰的白云观,汇聚一池水,池中养白莲,这水再由西面大涯离去,万丈瀑涯下便是凡界。
  被剪的白莲一路沿泉水而去,落入这万丈瀑布下……
  云开雾散,便见瀑布下有一群男女在戏水嬉闹,长者们皆在岸上交谈,画面温馨,不似传言的凡界可怖。
  可近了却知那不是单纯顽笑,水中男男女女将一女子围成一圈,大家皆背其而立,一边戏水一边与岸上长者说笑。
  白莲观之,困惑。
  那女子穿一身桃粉,其貌倾城,她不挣扎,平静沉在水中,忽尔也看到了随水落下的白莲。
  女子心问:白莲,你从何处来?
  白莲回:天上来。
  女子心羡慕:我死了,也能去天上吗?
  白莲问:你为何会死,他们何故害你,或不救你?
  女子含泪,须臾只言:一人要我活,苟且偷生我也要喘着气,众人不让我活,白莲你说,我如何还需活着?
  白莲又问:可你有冤不是?
  女子摇头:罢了罢了,这世道何处无冤,我的冤又何足挂齿!
  白莲终落水中,那女子睁眼沉入水底,逝去。
  “哒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棒槌浣衣之声吵醒了随水而漂的白莲。
  这儿又是一处,四面大山环绕,一湾浅浅溪水,涓涓不壅,溪流虽清,却已是不洁,不是天山之泉。
  溪畔,蹲身一位体态发福的妇人,一身粗布麻衣,满头大汗正在洗衣。
  白莲无意,随溪流送至其面前,妇人一棒拍下,见到白莲赶紧停在半空,拾起白莲,瞧了瞧溪流上头。
  妇人问白莲:“你从何处来哩?”
  白莲亦知她是普通村妇,自然不能心神交流,只静待她处置。
  妇人又言:“这溪水如何养出莲来,谁家把你丢在路上的?”
  白莲想起上神,想起小道长,此一路过来疑惑只增不减。
  妇人心生爱美之意,便将白莲放到衣盆里,又道:“话说白莲可是佛前物,既然你到我跟前来了,便是有缘,我把你带家去,好不哩?”
  白莲无神,不叹不哀不知去处,随之其便。
  妇人浣衣毕,携盆家去。
  一路穿过一片荒凉树林,妇人略有心慌,但鼓励自己不惧。
  妇人回首又对白莲说道:“这儿虽可怖,可这儿风景好,她们在村中那口井边浣衣,洗来洗去衣裳都一个味哩,我瞧着也洗不净,我便爱在这儿洗,又清净,景色也好,衣服都变的美哩,就是这一段路,说是有狼有蛇的,我每每走过皆有点惧意,不过下次依然会来哈哈哈哈……”
  白莲却能明白她有别于他人的心- xing -。
  妇人本想带白莲回家,可出了林子前方一堵红墙挡路,她便改了主意。
  红墙里是一座寺庙,不极寺。
  妇人放下盆,整衣整发收拾略齐整便拿起白莲入了大殿中,左右瞧了瞧,见佛龛上有一空花瓶,将白莲插入瓶中,她续而回身在蒲团上跪下。
  妇人双掌合十,闭目,虔心祈求:若今生受者如是,我便不求余生了,都言借花献佛可求下世容颜标致,故弟子今借这朵白莲求菩萨保估,下世换个好看容貌,这样可嫁个好夫君,安生浅易了一生。
  妇人跪拜再三,起身对白莲会心一笑,好似白莲亦可帮其了愿,妇人再无其他,转身离开这清冷的不极寺。
  光- yin -如白驹过隙,白莲不知天地转换多少日月,只待在这不极寺里日夜听寺中和尚念经诵佛,先前困惑渐渐扫除、放下,虽不解,便不执念于“解”,不解便不解,又有何妨。
  一夜,外头入冬时节,白莲忽绽放。
  一室清雅香气飘散,白莲绽放到极致,净光普照,寺中和尚们皆惊,纷纷盘腿大殿之中,为此刻之缘诵经祈福。
  可仅就一刻间,开放到最极致的白莲倏然而逝,眨眼枯竭,小和尚们惊骇,寺中住持进大殿,跪拜正大殿中央的一尊金衣白佛。
  白莲身感自己化成一股白烟,缓缓上升,接着来到那尊白佛身上,从此白莲有鼻有耳,有眼有身……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