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番外 作者:寒霜銫盈(上)

发布时间:2019-10-08 20:04 类别:穿越重生

爽文强强仙侠修真穿越时空
 
  文案:柳怀竹穿越了,还幸运的拜了修真界第一剑修为师。
  然后,就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
  路人甲:喂,你听说了吗?那个柳怀竹啊,他拜师后没有去学剑!
  路人乙:哪去干什么了?
  路人甲:听说炼器去了!
  路人乙以及旁听的众人:????
  ……
  这一炼就炼了八年。
  还是那个路人乙:卧槽,他入门八年就去炼了一把武器?!
  还是那个路人甲:哎,(一脸惋惜,外加幸灾乐祸)看样子,这剑修教徒弟的水平可不怎么样,白瞎了一个双灵根啊……
  然后,柳怀竹器成,天降异象,炼成圣器!
  众人:!!!(没……没事,他这八年都炼器去了,能力肯定就不行。剑修的徒弟会炼器算什么!能力不行终究是个废物)
  然后,柳怀竹得了哪一届门内大比的魁首。
  众人:??!!!
  ……
  就在众人好不容易接受柳怀竹是个修真奇才,认为柳怀竹接下来要好好修炼时。
  他去做衣服了。
  众人:???!!!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怀竹 墨子轩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穿越异世的柳怀竹,幸运地被第一剑修雲霄剑尊收为大弟子,但他却并没有选择成为剑修,而是开始亲手打造属于自己的武器。在众人不理解、嘲讽的眼光中耗时八年,竟遇天降异象,炼成了圣器。就在众人好不容易接受他是一个千年难遇的器修时,他竟又夺得了门派大比的魁首。然而出乎人们的意料的是……
  这是一篇伪种田的修真文,整体基调诙谐有趣,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文中人物形象饱满生动。本文主角并不执着于力量、宝物、修为,而是更注重忠于自我、忠于自己的内心。他不在乎他人的言论、评价,只愿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结果反倒因此取得了成功。柳怀竹是幸运的,因为在他这条比别人更加漫长的路上,有着一群爱着他的人会在他弱小的时候护着他,帮助他。
 
 
第一章 
  柳怀竹这个人呢,绝对是个标准的人生赢家。父母是当地四大家族里的柳家和白家,俩大家族联姻,那可谓是强强联合。更可气的是,这俩人还是因爱在一起的,并且双方能力都不差,结婚后也是恩恩爱爱,携手并进,硬是把资产又翻了几翻。
  后来他们生了三个孩子,也是个顶个的能力强、心- xing -好,在父母长辈的放养宠爱中,也没有生出什么其他富二代的通病。
  柳怀竹身为家里最小的儿子,也是相当聪慧有悟- xing -,但可惜对商业学术不怎么感兴趣。家里也就随他自由,高中都没怎么上就宅在家里,喜欢研究一些手工艺,自制一些东西。家里人也都是出钱出力,开心就好的态度。
  有的时候,碰到一些要失传的手艺,家里人甚至还会帮着他去寻找老手艺人,出钱让他去咨询、学习一段时间。
  柳怀竹做东西不在乎时间,不在乎成本,甚至不在乎他人的看法,自顾自的做自己喜欢的,结果反而做出了不少受到大家追捧的精品。不过,家里人也没有想要去卖,只是放出来让大家‘欣赏欣赏’,然后就各自争抢几件,妥善的保管、收藏起来。
  开玩笑,自家弟弟/儿子做的东西那么少,自己家里都不够分,还卖出去。他们是缺那点钱的人吗?
  柳怀竹:“·······”算了,你们高兴就好。
  等柳怀竹年纪大了,家里开始介绍相亲。他就索- xing -出了柜。他到不担心家里人有什么不好的反应,他本就是天生的gay+超级颜控,之前没说只是因为没有碰到看上眼的而已。
  果然,家里的亲人发现他没有开玩笑后,也没什么其它的反应,都是表示你开心就好。然后,接着去物色符合自家弟弟/儿子的高颜值高智商高武力的完美男神来 。
  没错!柳怀竹控的“颜”就是这么不简单!
  然后,柳怀竹穿越了。
  柳怀竹:????
  他蹲在一条小溪边,看了看自己骨瘦嶙峋,皮肤蜡黄、粗糙大概是五六岁孩童的手。上面还布满了灰尘泥泞。
  柳怀竹:·······
  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破烂烂,脏到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堪堪遮体的衣服。
  柳怀竹:哎······他脚上甚至连双鞋子都没有,但是可能是因为这个身体已经习惯了。到没感觉到什么疼痛。
  他偏过头想从溪水的倒影中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却被那迷糊的蓬头垢面,宛如骷髅的模样吓了一跳。
  现代电视里播放的各种难民,乞丐的样子都要比他现在好上数倍!
  他抱着头,感觉自己的眼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又想到这竟然是自己的样子,一时只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都是灰暗的。他连滚带爬的跑离溪边,蹲在一颗树下,真正的叹息出声。
  “哎······”他们柳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哦。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他也没有遇到什么车祸意外,漏水漏电啊,也没有开什么门,碰到什么声音,答应什么要求!他甚至都不是在睡觉!就是坐在哪里看个书,眼睛一闭一睁就这样呼伦换了个人。
  “哎······”还是他妈妈那边?或者是大哥大姐在外面搞出了什么人命,被别个诅咒了?
  他在脑海里呼喊了一个遍,确定没有什么系统、老爷爷、老奶奶或者什么低沉悦耳充满磁- xing -的声音。
  “哎。。。。。。。”家门不幸啊,还说什么经常做慈善。这莫名其妙穿了个越,还什么外挂都没有。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