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双倾之·与君书成 作者:古攸兰

发布时间:2014-09-30 09:52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因缘邂逅近水楼台怅然若失
 
 
文案
 
凤久守是当今皇帝的皇叔,那小鬼才十六岁,他继承了皇位后,便依从了其父遗愿:一定要把还活着的皇叔追杀到地狱里,此后,方能高枕无忧!
 
楚行霄是绝心宫的继任宫主,传言他是江无夜的唯一弟子,至于真假,也许那块唐木头知道。
 
唐木头,他原本不叫唐木头,他有名字,叫唐莫,当然他不是唐门人,废话,这个历史朝戴里根本没有唐门人(揍!)!!
 
凤久守遇上楚行霄就是人生一悲剧,当然,也不能说没有一点值得欣喜的剧情,比如说,“原来唐莫你还是戚永昼的唯一弟子。”而有人听说戚盟主曾和绝心宫的宫主有一段恩怨情仇!然而关乎其中是非,却无人究得缘由。
 
只是唐莫不会否认自己是戚盟主的弟子的事实,因为楚宫主承认了他就是江宫主唯一弟子的事实!
 
凤久守后来很郁闷,他道,吾人生已是百转千回,生来苦不堪言,你们为何还要进来插一脚?
 
而且,“你们老实相告,你们是不是有一腿?”
 
楚行霄一如既往的甩袖走人,留下唐莫转头看着又无缘无故生气的人,他道,“皇上,胡编乱造的情节,你莫当真。”然后他也走了!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行霄;唐莫;凤久守 ┃ 配角:宋音聆;朱星恬;楚公子师父;唐木头师父 ┃ 其它:双倾古风系列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奇幻双倾+前世今生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52113字
第1章 第零壹章 遇刺
风雨交加的夜,死气沉沉的鬼镇,他遭人暗算。
和以前一样,暗杀,被追,从东追到西,就为了把他送上西天。
 
连发的暗器,六枚连连放,六枚中了一枚;
连环的拳脚,双掌再双腿,腿脚相加受一掌;
连续的刀剑,刀光并剑影,刀光剑影下挨一刀。
他招架不住,连步后退;
他口吐鲜血,身上,伤痕累累,风雨潇潇。
 
黑夜里的雨哗啦啦的持续倾盆倒下,他跌跌撞撞的退步,水流了一地,地上积水成潭,雨水淹没过他脚踝,浸透他锦绣的衣摆。
 
夜是夜,染了黑色;雨是雨,积了几许?
他无力地倒在水洼里,四脚朝天。
 
“凤久守!”
 
杀手喊出他的名字,那人手中一把雪亮的剑,剑刃锋利,剑面寒光。
他一身黑衣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睛里满是杀气。
他一步一步走向他;凤久守躺在水里,一动不敢动,他只能等他到来,死亡的气息,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席卷。
 
雨噼噼啪啪的落下,雨珠打在地上,打在他俊美的脸上。
雨水冲刷着地上的尘土,也冲洗着他一身的血渍;污泥染了鲜华衣再不见当年鲜衣怒骂的少年;他无声的笑了,扯起的嘴角,完美却勾下让人难以理解的残忍,他安安静静的听着踏血水走来的脚步声,那是杀手的步伐,沉稳而坚定,他静静听着,脚步一步一步,雨水默然哭诉。
“呵!”蓦然的笑出来,他竟还能笑出来,好像,并不怕死!
杀手的脚步越来越近;而他离死亡也越来越近,只是他感觉不到恐惧。
杀手说,“凤久守,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你不怕吗?”他站在他的脚跟前。
凤九首四仰八叉,躺在污水浑浊的地上,他眨了眨眼,不说话;
杀手以为即将死不瞑目的人,会问,你为什么要杀我?或者,你是谁?
这些无聊的问题,凤久守竟是懒得问及,也许他已经气力殆尽,也许向来高傲的他,不屑去追究。
他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他计算在这场逃亡里所受的伤,三拳两脚,无数的刀、很多的剑;他清楚,身上的毒已经开始扩散到全身各脉络,而就因为暗器上的毒药,他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他抬头看走到身边的黑衣人,他眼里,再现黑衣人舞刀弄剑的风采。
冷厉的绝,剑法其实不是很熟练,刀法更是迟钝。
凤久守没有忽略掉那人刚才露出的既轻蔑又痛恨的狠,那人似虎耽耽般的眼神,给躺在砧板上的人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至于他们是否在哪里见过,凤久守一时想不起来。
他记忆力不是很不好,他讨厌回忆。
“凤王爷,你甘心吗?”
黑衣人蹲下,他仿佛在笑,可是笑容有些阴森。
凤九首抬起手,他抹去唇边的血。
黑衣人握紧拳头,他眼光似一把针,细细的锋利的,那般尖细的目光,直刺地上的人。
你好像很恨我?
凤久守很想问,可他就只是无所谓的笑笑,他想起黑衣人之前的一系列动作,还有自己悴不及防的守势;
他转身时,贸然出现在身后的黑衣人运剑拨浪袭击;他回身时,背后偷袭的黑衣人板刀斩天劈下。
他迅捷抽出随身匕首,堪堪挡住了剑,却抵不住那刀。
峰刀掠过他的肩胛,滑过他的下颚,转瞬之间,天上闪电雷鸣,他举起的匕首一扫,黑衣人弃刀扔剑,他双掌并推,尔后再双脚齐上,凤九守一下子手足无措,他翻身躲过了脚掌不幸却偏偏中了毒掌。
江湖上,曾流传一时的刀光剑影,三拳两腿,甚至是各种连环器,他凤九王爷就在一个夜黑风高大雨倾盆的晚上全身心领教。
他到此时还没一命呜呼,也算命大!
居然能抵挡那么久,居然还能活到现在,就剩下最后一口气在,明明已是奄奄一息,却不觉得,命就该就此了绝,经过了那么多,九死一生,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他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雨水还在没完没了的飘落。
黑衣人站起来走开,他站在那里不动。
他喊,“凤久守,”顿了顿,他说,“去死吧。”
他咬牙切齿,提起的剑,跑起步,向他而去;而无法动弹更别谈抵抗反抗的剑下魂,他依旧不知死活,哼了一声,他握紧手,睁着眼,等他到来。
他忽然的就笑了,笑容坦荡。
不知为什么,在临死前,高贵不谙世事不懂世情的凤王爷,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那人偶尔穿着雪白的衣衫,时常却是一袭紧身黑衣;他面色苍白,目如鹰隼,鼻若悬胆;
他全身上下,充满死亡的气息,他,是凤王爷的暗卫。
他现在,不见人影,也不知,是不是死了?
 
凤久守记得,那人答应过,“会保护王爷的周全。”
 
三年前,他许下承诺,他说了,要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可现在,在主子命悬一线时,他没有现身。
 
 
 
 
第2章 第零贰章 遇见
“王爷,从今日起,请让属下伴随你的左右。”
他单膝折下,如是说出心里想要或者他该说的话。
那般中肯的语气,即使屈膝下跪,上身依然挺得笔直,即便俯首称臣,他的姿态犹是端然。
 
凤久守低头看着下跪屈就的人,他垂下视线,看着跪在跟前的人。
如此忠诚之士,说来,他哪里去寻?可是,找不到得不到不轻易拥有,那是另一回事,而自愿甘心伺候,却是另一回事。
人做一件事,目的,有很多种,其中最多不过是为心所拘。
他剑眉一挑,懒散瞄下的凤眼,他笑;
他笑容里不如春风那般和煦,但也无刀光剑影寒光冷意,他只笑着打量跪在地上的人,良久,他道,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他伸出手中的扇,他用扇尖挑起绝对服从的人的下巴。
 
听命抬头的人,他苍白的脸,眉目清俊,轮廓硬朗深刻,仿佛造物主的每一刀,都下得特别的有力,面孔英武,他仰面对上轻佻风情的人,眼里无波澜。
他看见他的笑意微微深沉,他听见他说,“好啊。”
干脆的允诺,让跪着的人,莫名一僵,他默不作声。
凤久守继续道,“你可以做本王的暗卫,不过,一旦失职,命当立决。”
他够狠,也够好,因为允许不明来路的人,做自己的暗卫,似乎答应得太过轻易,以致跪着的人,感到无所适从,本来,以为会被拒在千里之外。
“属下定当竭尽所能,护主安全。”
他起身与他并立,他跟在他的后面,他看着他摇起手中的风流扇,招摇过市。
风流的人自顾风流,他只管往秦楼楚馆逍遥快活。
凤久守想起了彼时的快活时光,而后又思及当下绝境,他忍不住自嘲,“原来这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他低低地笑了,他想知道,他的暗卫,是不是已经死了?
也许是怕独人走在黄泉路上,太过寂寞,竟然也希望那人,先在黄泉路上,等着引路!
虽然说心有不甘,但至少不是带着绝望,悲愤,闭上眼。
黑衣人劲臂一绷,重新捡起的剑,翻舞,明亮的剑光上,灿开一朵绚烂的花。
他幡然而起,御剑直取他的命。
凤九守闭上眼,他并不怕死,这是真的。
 
雨声,夜色,寂静的古镇,荒无人烟村,寥无炊烟所。
夜还是夜,雨仍在落。
他闭上了眼,他听到:唰,嘶,啦,偏开风,断折声,撕裂响;须臾间,突如其来的声音,连续响起!
他闭着眼,他听到微妙极致的声色;那是衣袍唰然翻起的声音,那是剑器断开的声响,那更是丝帛撕裂的音色。
 
他睁开眼睛的刹那,他捕捉到了一片明亮的光华,他看见,从天上飘然降落人世的谪神:他白衣宽袖衽裾暗绿,他长发齐腰眉目冷冽。
他面无表情,他叫——楚行霄。
凤久守眼睛一亮,眉毛一挑,面上一笑,他惊喜交加。
他兴奋的喊道,楚行霄,三个字,一句话,一张嘴,口一开,病从口入,还有痛也可以从口开始传达全身各处。
他痛彻心扉痛不欲生痛得恍如置身冰尖上,他看见自身的疼痛像火花一样爆炸开来;他感觉,伤口真疼。
他适才觉得,原来承受的不只一剑,还有无数刀,其外加无数拳脚相加的伤。
楚行霄自半空飘然落地,他眉目冷沉,他淡淡的瞥了一眼扒在地上装死人的黑衣杀手,他走过去。
凤九守费尽气力忍痛咬伤爬起来,他呼出一口气,忍住全身剧烈的疼痛,转头看着走开的背影,那修长优美的身段,他的发很直,他长相肯定堪称一绝,嘿,绝对是……好不容易才爬起来,他双脚忽又折下……他感觉膝盖传来一阵剧痛,他痛得跪下,又刚强的站起。
楚行霄收回伸向黑衣人的手,凤九守眯起眼,他瞅了瞅黑衣人的真面目。
“原来是他?”
他讶然只一瞬,黑衣人心有不甘的试图爬起,他勉强爬起半身,待仰起头颅,视线一转,在看见半死不活的人,又站在那里,他面孔极度的扭曲起来,那种不甘和仇恨的神色纠织在一起,奇异的拧出死亡的灰。
凤九守缩起瞳孔,他看着他倒下去,他凤眸微微亮起;楚行霄伸出手,接住急速从远处飞来的一团雾气萦绕的冰块。
白雾缭绕下的冰团呈圆形,它周边晕昏朦朦胧胧的雾气,光亮下的滚成团状的东西,它被雾气萦绕住本体,极其诡秘。
凤九守定睛一看,他想瞧清楚,可楚公子宽袖微拂,冰块溜进他衣袖里。
凤久守双眼一瞪,他欲骂道:楚行霄,你不冷吗?我可是冷得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