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古剑三]再世+番外 作者:之修越(下)

发布时间:2019-05-17 22:09 类别:古代架空

前世今生天之骄子
☆、第五十八章
 
  玄戈这状态有些不太对劲。
  北洛挑起一筷子菜,忧心忡忡地想,这样的担忧使得他完全尝不出传说自羽林手艺的美味。但这是玄戈亲自带来的,一盘盘菜色色香味俱全,全是北洛喜欢吃的,甚至连入口的温度都恰到好处。
  真是太不对劲了,他再次想。
  他的本能总是会令他在一些古怪而巧合的时间体察到周围人独特而细腻的心思,比如茶小乖同羽无双之间那种细微至无声的稔熟,又比方说在海市见到的西海与南海两位龙王眉梢眼角间流转的默契。可惜碰上与自己相关的事时候,北洛的反应又总会慢上一拍。
  姬轩辕就不止一次感叹过,如果座下大将能再稍微懂一些人心,轩辕丘追求他的姑娘们小伙大约就不必天天拿幽怨的眼神来盯着他,好像他对缙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西陵的鬼师更不必次次来有熊时看他的眼神都跟淬了刀子似的。
  对于首领的感慨,少年时候的缙云眨巴眨巴眼,擦拭手中利刃上的鲜血,反问一句:“巫炤不是好朋友吗?还有姬轩辕你确定巫炤不喜欢你的原因不是因为你娶了嫘祖?”少年的提问直白得宛如他手中的利剑,锋锐犀利丝毫不留情面,偏偏摘下面具后表情天然无辜得像只冬眠刚刚睡醒的熊崽,生生把姬轩辕噎得一口血含在嘴里喷也不是咽也不是。
  但他终究并非利刃,并不是不懂人情。
  从魔之骸归来,面对首领再次相似的感慨,接受了辟邪之力的白发战神沉默良久,最终憋出一句:“巫炤是很好的朋友,大家都很好,这样就足够。”
  是好友,是挚友,但……并不是同路人。此生已不知还有多久的寿命可活,除却以手中之剑战到最后一刻,再无他求。
  是以面对玄戈这种小心翼翼的无声讨好,北洛觉得……真是太不对劲了。
  “怎么,是不是菜的味道不合口?”玄戈见他楞在那里对着单一菜僵硬地反复伸筷子,不由担忧询问。
  单方面喜欢一个人的情感患得患失,就如同面对一扇虚掩着门扉,既迫不及待想要推开门去看一看究竟,却又害怕太过莽撞的举动会不合时宜,同时畏惧着回得不到想得到的答案,因而徘徊不前,小心翼翼,生怕有任何一丝不恰当的举动。
  “不,很好吃。”触及兄长眼神当中那一丝小心翼翼,北洛的心沉了沉,不自觉柔和声说。
  真的是……不太妙的发展啊……
  他想。
  曾经有熊的战神太过熟悉那样的眼神,隐约的期待,小心翼翼的讨好,以及……如何都无法掩饰的爱意与喜欢……
  怎么会这样呢。他有些恍茫然地想,第一反应并不是拒绝而是不解。孪生兄弟间一同长大,彼此之间可以说是毫无秘密可言,他可以说一路看着自己的兄长从一只超级凶的绒毛辟邪团长成如今气宇轩扬的青年,却从来不曾想过,对方会对自己产生......超越兄弟范畴的情感......
  真是不合时宜的喜欢……北洛自嘲地想,一时间觉得茫然无措。他不习惯于接受来自任何人纯粹无条件的好意,这会让他觉得举步维艰,不知所措。曾经思维偏向于物化的战神更喜欢将自己当做一柄利刃,虽然内里存有脆弱,虽然会被摧折,但他更希望自己能如剑一般斩断一切,无喜无悲。虽然说那柄利刃经由魔之骸的十年,经由轮回井的数千年,经由天鹿城的几十年,利刃已经逐渐有了心,有了喜怒哀乐,有了更为丰富的情感,但他……依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全新的情感。
  当初接受天理和辟邪王的亲情就花去了他非常长的时间,接受玄戈这个兄长亦是如此,而如今,如果说兄弟间的情感变为爱意……
  北洛一时间心烦意乱,不知晓该如何是好。
  于是…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决定暂时装一回鸵鸟。
  曾经有熊战神很擅长拒绝来自各种人的多方示爱,如今北洛他……嗯……他姑且还是想缩头鸵鸟地想把这当成是兄弟情。
  “菜很好吃,你来找我不会就是来送饭的吧?这可不像你,玄戈。”被动接招不是自己的风格,他决定先发制人。
  好在玄戈事先早有预案,他从口袋中摸出一个雕工精致的盒子,从容微笑:“还有给你的成年贺礼,恭喜你了弟弟,长老会认定你的猎仪算是完成了。”事实上,忙完那一段事情后,长老会的长老们还想对北洛猎仪后迟迟不归的事情挑剔些刺出来,结果被自魔域深处归来后手段愈发凌厉的玄戈给一一反驳镇压了。当然,这些事情就无需对北洛说了。
  “那可真是该谢谢你了,想来你出力不少。”北洛爽快道谢,他并不是傻子,长老会有多难缠,多喜欢吹毛求疵他是领教过的,否则当初就不会逼得天天找由头往光明野跑着去巡视。
  他打开盒子,里面那枚缀有红色宝石,细长呈半月流苏状的金色耳饰令他心里“咯噔”一下。
  “成年辟邪都有带耳饰的习俗,所以我就替你准备了。”玄戈装作不经意地说,手指在桌面下不自然地攥紧成拳,“怎么样,喜欢吗?”
  骗鬼呢。北洛在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真当他是个瞎的,看不出这耳饰与玄戈戴的那一枚是一模一样的?
  但……不想拒绝,不忍拒绝,无法拒绝。
  无论是对对方强作镇定的表情,还是遵循心中那种茫然无措后本能,他都无法拒绝来自玄戈的好意。
  真是……太过狡猾了啊……北洛在心底叹息。
  小心翼翼的试探,在底线边缘一点点摸索,这个哥哥可真是……
  “这可真是麻烦,我可不喜欢扎耳洞。”他这般抱怨着,在玄戈那一瞬黯淡的目光下拿起耳坠,毫不犹豫往自己的左耳扎去。
  一瞬间穿刺的疼痛过后,是耳朵热辣辣的涨疼以及金饰略重的重量,“不过既然是哥哥你送的,我就收下了。”北洛刻意强调“哥哥”二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