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定风波 作者:行走深夜的猫

发布时间:2019-05-28 22:17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情有独钟天作之合宫廷侯爵
 
文案
 
狂野浪荡攻X- yin -险毒辣受。
 
  某日,李衍策马疾驰于闹市,说书人唾沫飞溅的讲镇北王幼子与罪臣之子断袖之事。
 
  他偷摸听了半晌道:“你讲的不对。”
 
  “哪里不对?”说书先生瞪他。
 
  “他们可不是卿卿我我的关系。”
 
  说书人仰头:“那你说他们什么关系?”
 
  “同塌而眠,云朝雨暮,共挽鹿车......”
 
  路人皆骂厚颜无耻,李衍大笑着打马而去。
 
 
命运逼着我踏刀前行,任他刀山火海,山崩沙起,亦可从容向前,撕裂黑暗,窥见天光。
 
1V1,结局He。 每天20:00更新。
 
1.官方CP:李衍攻,宋谦受
 
2.本文不带入任何朝代,地名也不按历史来,纯架空,谢绝考据。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谦李衍 ┃ 配角:很多 ┃ 其它:
 
 
 
  ☆、入狱
 
  “宋谦,你父亲暗下收买职方司郎中,重金购得边境布防图卖给胡鞨军,害的豫西十万大军被活活坑杀,你都知情对不对?”
  他垂下眸,并不答话。
  十日,自己进这刑狱已经整整十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么?
  那为什么......他还活着?
  审问人见他不吭声猛地一拍桌子,倏地靠近他,抓着他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语气- yin -狠:“宋氏为了一己私欲,害的豫西十万将士埋尸荒野,简直其心可诛!”
  宋谦只觉得头皮似乎都要被拽下来了,头发已十日没有洗过,又是血又是汗混在一起,黏糊得厉害。
  “宋谦,你身为中书令宋柏峰之子,此事你怎会毫不知情?”审问人看着他半阖着的眸倏地扯高了嗓音:“还是说,你也曾为他筹谋划策?”
  他干涩的嘴唇翕动着,刚张嘴便裂了口子,声音嘶哑无力:“没......没有。”
  “没有什么?”审问人步步紧逼,眸中含着不耐烦:“没有替那罪臣出谋划策还是对于你父亲通敌卖国之举毫不知情?”
  宋谦困倦的合了合眼,满脑子都乱的很,审问人的声音时近时远,耳朵里嗡嗡的响着,哭喊声响彻耳畔。
  “我父亲......”他从干疼的嗓子里生生的挤出几个字来:“没有通敌卖国。”
  他的眸中没有泪,十日,他早就把泪流干了。
  府中百人皆被诛杀,唯独留了他一命,却原来不过是为了让他认罪。
  可此刻他若是松口,宋家便会蒙上不白之冤,永无洗刷之机。
  “事到如今,还敢嘴硬?”审问人眸中通红,声音中满含恨意:“胡鞨军进攻豫西,周将军率领十万人誓死抵抗,已然撑了半月,若非你父亲泄露出去的军事布防图,怎会一朝兵败,七道防线均被破,若不是周将军提前疏散了百姓,你可知有多少人要死于胡鞨军铁骑之下?”
  宋谦阖上眼摇头:“我......我不知......”
  “宋谦,你父亲通敌卖国已是不争的事实,今日若非你是国士的学生,岂能活到现在?”审问人也十日没有睡个好觉,此刻被磨得已然没了耐心:“事已至此,你以为国士还能救你出去?”
  审问人把早已冰凉的茶冷冷的泼在他脸上:“豫西一战,十万将士均被坑杀,无一活口,那其中有镇北王妃的父亲和兄长。”
  “镇北王幼子乃是刑部侍郎,宋氏害死了他外翁一家,你觉得他会让你活着走出这刑狱?”审问人的声音越说越急,如同黄豆一般撒下来,宋谦只觉得头疼。
  他脸上留着许多茶叶渣,眸微垂,纤细的手指用着力抓地,肩膀轻轻颤抖着。
  “宋谦,今- ri -你若是招了,便也不用受这鞭刑之苦。”审问人见状只以为他是受不了疼痛,略微缓了缓声嗓:“你若是不招,明日侍郎大人一来,受的刑罚要比现在重千百倍,到时候你会生不如死。”
  审问人命人把供词摊开在他面前,可宋谦死死的握着拳头,不肯画押。
  “上刑!”审问人见他不肯招供,转头冷了声音。
  宋谦的四肢都被人死死的按着,刑杖铆足了劲打了下来,他的身子下意识的收紧,本就干涸起皮的嘴唇霎时间被咬出了血,额头上冷汗迭出,衣衫上渐渐染了血,人也缓缓的没了意识。
  “大人,晕过去了,要不我们现在让他画了押?”
  审问人冷哼一声:“这次出事的可是中书令,皇上既让人查清楚,就必然会亲自见他,若是到时候他转头翻了口供,关在这里的便是你和我!”
  “那我们......”审问人的手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卑躬屈膝的问着。
  他冷飕飕的瞥了地上的宋谦一眼摆摆手道:“拖进去,明日李侍郎来了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如此甚好,到时候他就是死在这狱中也无人敢怪大人。”小厮脸上堆着笑逢迎。
  审问人冷瞥了他一眼道:“他死在这狱中倒霉的是我们,你懂什么?”
  小厮悻悻的没敢再说话。
  地上好冷,清寒的月光透过囚窗撒了进来,连带着寒冷的风一起吹在宋谦身上,他的身子本就弱,进来十日便受了十日的酷刑,这会儿只觉得全身发冷,坐着太疼,他只能趴在地上轻轻的喘着气,干瘦的手指仿佛皮包着骨头,动一动都能听到骨节磨动的响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