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拒绝出师 作者:鳖壳鱼梓酱(上)

发布时间:2019-05-31 23:11 类别:古代架空

江湖恩怨
 
文案
 
叶鸯的师祖不是真的师祖,而是真的师父。
他之所以非要做师祖,看重的是那个“祖”。
叶鸯不听话,就是要叫他师父。
 
叶景川好为人师,还好为人祖父。
“一日为师,终身为祖父。来,叫声师祖听听。”
“师父。”
“……”
“滚下山,你出师了。”
“我不。”
 
师徒【年上】。(对不起我一直不跟随大家的套路)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鸯,叶景川 ┃ 配角:三江,两方 ┃ 其它:
 
 
 
  ☆、第 1 章
 
  “说到那五十余年前啊,有这么两户人家:在南的是江,在北的是叶;原本世代交好,怎料这奇珍异宝横空出世,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世交变世仇,争夺不休五十年之久,断送人命无数。”
  台上说书先生唾沫横飞,讲到此处,忽而收了声。醒木在案上连拍双响,啪嗒啪嗒引得楼上楼下众人纷纷低眉回首抬眼望去,但见那说书人神定气闲饮口茶水,清清嗓子再度开口——
  “道是江湖恩怨,向来你死我活,争斗永无止休;今朝你杀我妻儿,明日我灭你兄弟,一桩接着一桩,旧恨叠着新仇。人总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但当这冤仇落于己身,又有几人吞得下那口气,有几人不想大仇得报?这南江北叶你来我往好几十年,甭管直系旁系,都被血洗过几遍,见识过几回火冲天。这后来啊……”
  已是重复过不少次的陈年旧事,可茶楼酒肆中仍然要提,仿佛不提此事,日子就少些滋味,过得跟白水一样单调无聊。贩夫走卒最爱听说书人口中的江湖,然而那真正身在江湖的人,倒又觉得此类讲述无甚意义。
  二楼靠窗那地有两人相对坐着,年长的那人目不转睛在看年少的,后者却没在看他,只托着下巴兴趣盎然听楼下说书。
  叶景川眉毛一挑,茶盏一搁,话也不多讲半句,径自起了身。待到左脚踏上楼梯最顶部一级台阶,方才发觉身后少了一人的脚步声。
  “小鸳鸯,走了!”叶大侠回身,三两步走回窗畔,一把扛起那赖在原地不肯动的少年,不由分说地将人带下楼。被他扛走的少年人竟也不嫌丢脸,攀附在他身上一叠声地叫着师父师父,看样子还想多留一时半刻,好将那故事听完。
  “听别人对自家事指指点点说三道四,还听得津津有味,你真是愈发长进了。”走出茶楼地界,来到个僻静处,叶景川终于舍得撒手,让这小混账双脚挨上地。少年仰起脸来正欲分辩,脑门上突然接到个脑瓜崩儿。他那狗师父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看,忽而拎着他往上一提:“方才在茶楼里,你唤我什么?”
  “……徒儿错了。”少年老老实实认罪,低眉顺眼的样子像极了一只鹌鹑。叶景川最见不得他这副死相,当即危险地眯起双眼:“惺惺作态给谁看?从今往后,你就别叫叶鸯了,改名叫叶鹌鹑,却也不错。”
  行,叶鹌鹑就叶鹌鹑。叶鸯抬头飞快地扫他一眼,旋即又低下头去:“遵命,师父,小鹌鹑记得了。”
  “……”
  叶景川被他气得七窍生烟,但又挑不出他话里漏洞,一时只能干瞪眼。过了没多久,身后巷口处传来人声,叶大侠顾不得许多,忙将徒弟放下,抬手往人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斥责道:“告诉你多少次?要叫师祖,非是师父。”
  刚刚更名为“叶鹌鹑”的叶鸯懒懒抬眼,拱手一揖:“晓得了,师——师祖。”
  叶鸯的师祖不是真的师祖,而是真的师父。他连师父都没得,何来所谓师祖?思及初见那日,叶鸯心中五味杂陈,年少时对传闻中翩翩佳公子的所有想望俱化作泡影,江湖中人口耳相传说得神乎其神的叶景川叶大侠,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大侠好为人师,更好为人祖父。当日北地叶家一夜之间被屠尽满门,忠心老仆抱着叶鸯这硕果仅存的小公子逃出火海,来到叶大侠的山脚下,求他救人一命,造个七级八级浮屠塔,叶大侠打着哈欠,伸手把那小祸害抱起来,问的第一句话竟是:“这样说来,你亲爷爷和亲爹都不在了?”
  小公子闻言怔愣,回首望向老仆,又转头回来看眼前这俊朗公子,懵懵懂懂地点了头。
  这一点头,就全他妈完蛋了。叶鸯断然想不到,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竟打下了他从今往后多灾多难的基础。叶景川这王八羔子,他问那一句话,不是为了确定叶鸯身世有多凄惨,而是为了让自己心安理得占据别人亲爹和亲爷爷的位置。
  毕竟叶大侠好为人师,还好为人祖父。
  彼时烈日炎炎,院中那棵老树却枝繁叶茂,叶景川躺在树下那架摇椅里头,半睁着眼支使徒弟给他洗果子沏茶捶肩捏脚。叶鸯娇生惯养,向来只有别人伺候他的份儿,几时伺候过别人?当即心眼小成了针尖尖,偏要先捏了师父的脚丫子,再去沏茶洗果果。
  “一日为师,终身为祖父,你就这么对你爷爷的?”叶景川怒极,拍案训斥。
  小鸳鸯在他对面站着,低眉顺眼,摆出十成十的尊敬,红口一张白牙一咬舌头一卷,睁着俩大眼说瞎话:“我爷爷就喜欢别人先给他捏脚,再给他洗果果。”
  这纯属放屁。
  他爷爷死得早,死在江家人手里,他打小没见过爷爷。
  躺椅上那人听他扯谎,却并未当场揭穿这拙劣的谎言。叶鸯瞅着他闭眸摇扇,一派安然祥和的样儿,还当他大发慈悲,准备放过自己,才刚松口气,忽又听得他张嘴讲话:“那你先给自己捏捏脚,然后洗了果子自己吃。”
  叶鸯脸色一变,慌忙转身拔腿欲逃,没迈出两步,身后狂风大作,树叶纷纷而落,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恰好拦在他面前。抬眼一看,躺椅上那懒懒散散的家伙改换了神色,倒还真有几分正人君子的模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