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十年渡秋思+番外 作者:宋幽晚

发布时间:2019-05-31 23:32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破镜重圆
 
  文案:
  对于十年前的那件事,穆倾容把它当成一个高高的门坎,在那之前,他还是那个温暖明媚的少庄主,在那之后,他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只如秋末的枯草般凑合活着。再见到那个人时,他如死水一样的心里终于得到了一丝解脱:该来的终于来了。
  耿封尘辗转找了他十年,再相见时,他心里很痛苦:?是继续爱他,还是杀了他?
  深情且长情攻×清冷不太想活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倾容耿封尘 ┃ 配角:穆槿耿易张彦鹤夺风 ┃ 其它:
 
 
第1章 药林谷的神医
  药林谷,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一个神秘门派。此派始于百年前,由白若一手创立。这白若在当时被称为“鬼医”,但凡经她手,无论伤病还是中毒,就没有治不好救不活的,实乃阎王手下抢人。“鬼医”这一称呼由此而来,可见其医术之高。后白若收有徒弟数人,将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这之后有慕名而来者,只要其为人正直品行端正,白若一律收为门徒,又有许多江湖能人感于受白若恩惠,甘愿一生为其所用,是以,白若门下之人,品行自不必说,更多的都是武艺身手俱佳之能人。人数虽不多,却比任何一个门派都要团结。
  之所以被说为神秘,则是因为药林谷,又被有些江湖人在私底下被称为妖林谷。白若“鬼医”之名渐盛,有道是“树大招风”,各种各样的人慕名而来,药林谷名贵草药又生的多,更有许多居心叵测之人盯上药林谷的优越地势,白若不甚其扰,便在药林谷遍地种上各种毒花毒草,药林谷地处山谷,常常漫天飘着白雾,时间一久,药林谷毒花毒草越来越多,仿佛连这薄雾里都透着毒气,寻常人但凡沾上这毒气,就得丧命。渐渐的,药林谷便得了妖林谷一名,药林谷也再无人敢轻易闯入。也正因如此,这百年来,药林谷在江湖上备受尊敬,也没人敢轻易招惹。
  谷主之位代代传下来,医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谷中门徒也逐渐隐于江湖,不染江湖是非。到如今这位,那就更神秘了。神秘到除药林谷门徒,江湖之人却无人见过,无人能识,不知男女。然则江湖各大门派中人又均受过这位神秘门主的救命之恩,是以现任谷主虽从不在江湖上露面,却颇得江湖中人尊重。
  淡淡白雾缭绕下,药林谷远黛苍茫,谷中各色鲜花遍地,各种药草摇曳其中,断崖下银丝瀑布倾泻而下,落入碧潭,激起水波层层,发出泠泠水声。碧潭里的流水沿着药林谷曲曲绕绕,溪水两旁,各种药草毒花长得格外水灵。
  急急的脚步声夹着潺潺溪水声,在这常年寂静的药林谷里显得格外突兀。一抹娇小的淡紫色身影朝着碧潭附近的木屋匆匆奔来,还未行至木屋,少女的声音便夹着喘气传进了木屋“师父!师父!”木屋内却不见任何声响。少女在木屋门前站定,随手抹了一把额上的薄汗,又甜甜的叫道:“师父,您在不在呀?”屋中传来椅子轻轻移动的声音,接着是缓缓的脚步声渐渐移至门口。少女于是一把推开门,果然,门口一抹白色身影随即印入眼帘。门内之人一袭白衣随着开门夹出的微风微微而动,颇有一些仙骨。一张清逸俊雅的面容上,却是清清冷冷,细长的柳叶眼里无悲无喜,黑莹莹的眸子中无波无澜,薄薄的红唇轻启,“何事?”声音如碧潭之上的泠泠水声,又好听,又清冷。“师父,谷外又有人来求医。”
  “按老规矩。”
  “是,徒儿知道了……”
  “善儿还有事?”
  磨磨蹭蹭挪到门口的善儿一听,随即又转过头来,带着讨好意味朝自己的师父盈盈一笑道:“师父是菩萨心肠。”
  穆倾容:“……”
  “师父,那是……越海棠的人。”
  穆倾容:“……”
  善儿略带犹豫道:“还救么?”穆倾容道:“救,诊金翻三倍。”善儿道:“好,那我去告诉耿易。”
  善儿是前任谷主一手带大,只因她从小心智不全,所以一直生长在药林谷,从未涉世,在前任谷主和现谷主师徒二人合力医治下,才堪堪让这小丫头的心智长到如今这层。然她偏是生出一副活泼开朗的可爱- xing -子。善儿蹦蹦跳跳的走下了木屋前的台阶,脚下一个不稳,眼看着就要摔个跟头,却被人用巧劲一把拦腰扶住,善儿被吓得不轻,一抬头见了来人,又立刻喜笑颜开,“耿易!我正要去找你呐!”耿易笑道:“我都听见了。”随即向门内之人恭恭敬敬拱手道:“公子,我这就去办。”
  穆倾容道:“嗯。”善儿道:“师父,我也想跟耿易一起去。”耿易笑道:“哦,又是我扛人,你扛银子?”
  善儿用力点头道:“扛银子!”
  耿易抬头询问道:“公子可应允?”穆倾容道:“允。”
  善儿拍手跳起来笑道:“师父允了,我们扛银子去!”耿易笑着摸了摸善儿的小脑袋,又朝着门口拱了拱手,这才拉了善儿的手,两人一路朝谷口而去。
  穆倾容依旧静静地站在门口,望着那两条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目光像是在看着耿易,又好像仅是面朝着耿易的那个方向什么都没看。一袭白衣在微风中轻轻散开,显得那身段更为细瘦纤长。
  药林谷谷口,薄雾随风而舞,谷口众人不敢靠近,只好顶着烈日远远跪着,旁边担架上的人,已是奄奄一息。白雾中隐约见两身影浮动,一众人见了,脸上立现惊喜之色,却又不敢大意声张,只好眼巴巴的望着,直到耿易善儿走到众人面前,为首跪着的人才开口道:“越海棠李庸,见过二位少侠,求谷主神医高抬圣手,救救我越海棠少棠主,我们越海棠……”“你们越海棠是不是有些健忘?”耿易打断此人,语气不冷不热,平日偷偷学着谷主的一举一动,现在用的竟也有两分相似。李庸朝着耿易一磕头,急道:“先前是我越海棠的门人有眼不识泰山,因一味药材和药林谷的少侠起了冲突,先前我那门中之人实在不知,后来我们棠主知道了,已经将人狠狠责罚过了。先前之所以抢那药材,也是因为我们少棠主病得太重……我们实在不得已……”善儿拉了拉耿易衣袖,小声道:“我们药林谷的人不入江湖,别人认不出也不奇怪。”李庸喜道:“小女侠说的是!我们之前实在不知。还望药林谷恕罪!”善儿道:“不如,我们以后在胸前挂个牌子吧,牌子上面就写药林谷三个字,写的大大的,让人老远就能瞧见!”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