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夫人总想休了我! 作者:朔生

发布时间:2019-06-03 23:02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欢喜冤家成长
 
文案
 
白切黑毒舌美人攻X自以为是攻的受
裴若源和封秋白两人都是太子拥趸,为了守护皇孙,因为外界一致认为,实际也确实是联姻的一纸婚约绑到了一起。虽然互相看不惯,却一直在互撩的路上狂奔而不自知,两人经历诸多波折,非但没有以分手结束,反而将对方锁死套牢!
友情提醒:
甜虐,失忆中毒第三者宫斗宅斗狗血情节一个不少!
但是保证三千大雷,总有不一样的雷法!
补充说明,有疑似第三者但是绝对没有出轨,涉及内容不便剧透,但是绝对没出轨!精神肉体都没有,我保证!
 
警告:
架空!私设如山!不是历史!不可考据!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秋白、裴若源 ┃ 配角:秦鄞、邝远、顾逸尘 ┃ 其它:成长、朝野、宫斗、宅斗
 
 
 
  ☆、太子
 
  大齐,冬,盛京。
  今年冷的早,也冷的厉害,秋日里的艳阳光景短的似乎如白驹过隙,还没觉出意味来就这么没了。紧接着便是侵入骨髓的冰冷寒意,让人无处躲避,角角落落针扎似的刺了过来,一阵子寒风吹过,似乎都能把人的皮肤生生的削掉一块。
  裴若源被这一阵风吹的整个人都哆嗦了,他年方十五身强体健,按理说正当是火旺气盛的时候,可是这家伙却极为怕冷。盛京的冬日本就长而寒冷,这次西北风吹得早,一下子就将秋日的那点余温吹没了,这样的冷天他向来是在家猫冬,除非有极好玩的东西还的是极暖和的地方才能请动他出门,否则怕是见他一面都难。
  如今去东宫的路空旷得很,穿堂风呼啸而过,简直把他吹的透心凉,可是碍着规矩还不能疾走,裴若源走的内心里泪流千行,恨不得一下子飞到东宫的暖屋里去,只是看着前方一个接一个的石板,愈发显得前路漫长,步履艰难。裴若源心里一面后悔的要死,怎的没穿上那最厚的狐裘大氅出来,一面又急忙紧了紧身上的厚棉织锦披风,脚下更是脚步不停,只是丝滑如水的料子不经意蹭到脸颊,那一瞬间的冷意,让他不禁又抖了一下。
  走了许久,终于看到东宫的墙角,裴若源如蒙大赦,加紧了两步,转弯便看到太子秦鄞似乎刚回来正要进门,裴若源想想那触手生寒的铜门,真想喊声慢着,可是好歹他还有些脑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是虽然管住了嘴脚下步子就有些太快了。
  踏踏的踩地之声传来,在孤寂清冷的宫墙里显得尤为刺耳。秦鄞扭过头来,他英俊的面容带着几分疑惑,待看清来人以后,瞬间了然,一丝无奈与笑意也随之划过眉间。他笑着对裴若源温声说道,“慢一点,别急,等着你一起进去。”
  裴若源得了太子的话,心里高兴的很,不由得挂上笑脸,但脚下步子却不见得慢下来,他知道是自己脚步声太大,太子怕自己又被人说自己粗鲁,想到这裴若源心里不由得一暖,太子对他一向是如哥哥一样关怀备至,想到这他越发觉得得意了起来,太子虽然为人温和,可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这份恩宠,能让太子等着,得是多大的脸面,他这是对自己另眼相看。
  本就离得不远,他脚下又不慢,转眼便到了太子面前。裴若源笑着正要问太子做什么去了,这大冷的天也不在在屋呆着,就见一人从门内出来,看到那人裴若源的笑立马收了回去,而那人也只是瞟了他一眼,便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瞧不上眼的东西一样,一贯淡漠的脸上终于变了表情,嫌弃的神情简直无法比拟,本就低沉的声音显得越发严肃,犹如这地上石板一般,又冷又硬。
  “没规矩!”封秋白直接训斥道。
  听他那么说,裴若源一张脸立马拉得老长,他本是那种乖巧的长相,如今看起来倒像是小孩子受训了心里不服气。虽然裴若源知道封秋白说的没错,但是他就是和封秋白不对付,凭什么太子还没放心上呢,他到和自己过不去了。他可不惧他是小公爷,他还是裴家二公子呢,再说两人自打幼年相识,从来没有好好说过几句话,因此不自觉地怼了过去,“有殿下在,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人!”
  本以为封秋白听见这句,肯定会回怼的,他都想好怎么回敬他,可封秋白这回只看了他一眼,轻轻地嗤了一声,多余的一个字都没给他。裴若源一口气憋在心里气的跳脚,却因为太子在眼前不想显得自己小心眼,干脆大声地哼了一声,算是回礼。
  太子颇为无语的看了看两人,他觉得这些日子的那些苦闷似乎都被这俩人的耍宝给冲淡了,他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朝前走了。
  封秋白和裴若源是京城里“声名显赫”的两人,两人同为太*子*党,却一向不和,见面必然先斗嘴,不然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两人还都是京城“奇葩”,封秋白是军功传家的卫国公独子,可是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连马都不会骑的文弱公子。裴若源是书香世家裴家的二公子,父亲是当朝太傅,同母胞兄还是最年轻的刑部侍郎,当年太初文部头名,裴二公子却是个一事无成的纨绔。
  封秋白对裴若源的举动置若罔闻,他对太子恭敬说道,“太子殿下,屋外天寒,不可久待,您请进屋暖和暖和吧。”
  秦鄞闻言愣了愣,问道,“多长时间?”
  封秋白道,“半个多时辰了。”
  “是有些久了……”
  太子呢喃了一句,似有些出神,他回头又看了看远方,宫墙的那角天光本应是水洗一般的纯净蓝色,不知为何今日带着灰蒙蒙的暗光,就连周遭的景物也好似变得惨淡了许多。秦鄞的目光又扫了扫天际,之前那只掉队的孤雁也早就没了踪影。
  寒冬已至,希望它跟上吧。秦鄞眼中闪过诸多情绪,却最终消隐在他那如夜色一般的眸子里。
  封秋白看着太子的神色,心内微微一沉。太子的心思内敛,许多事都压在心里,这些日子越发的沉默了。前些日子太子和康正帝又吵了一架,虽然之后康正帝又赏了许多东西,大家也都明白,不过是些慈爱的假象,太子的权利几乎已经被架空,朝廷上支持太子的力量要么被打压要么被暗中清算,真的不剩什么了。想来通透如太子也已经明白,被废不过是早晚的事了。既然如此,既然如此,太子究竟在等什么呢?此时不应该主动提出退位让贤吗?以退为进或许才可以博得一线生机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