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将军与我竹马成双 作者:江甯

发布时间:2019-06-08 21:47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宫廷侯爵
 
文案
 
外表温润儒雅内心清冷执拗将军攻 X 豁达乐观嘴贱爱臭美奴才受
 
失忆的阿清为求生存,去赏金阁抢任务做,无奈遭人算计,抢了多年没人完成的奇葩任务——勾引镇北将军府少将军顾衍,且被顾衍收房者,赏一千金!
 
抢到任务但不执行者,赏金阁无限期追杀。三月内完不成任务者,需回赏金阁消除任务记录,并上交罚银。
 
为保命保财,阿清化身镇北将军府小厮,目标明确,勾引清冷少将军顾衍!
 
只是,还不等他开启任务,便被顾衍察觉。顾衍为躲避和亲,将计就计,叫阿清假扮他的房里人。
 
于是,两人互飙演技,各种秀恩爱,虐了一众单身狗。奈何入戏太深,出不来了......
 
顾衍:“阿清啊,你睡了我,要负责任的。”
薛清:“待我拿了赏金,必八抬大轿,将自己抬进将军府!”
顾衍摇头:“不,你拿不到的......”
 
当某日阿清终于想起过往时,方才记起,这该死的悬赏令竟是自己当年一时的恶作剧!!(ps:当年的事儿啊,那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盆大狗血啊!)
 
所以,他的一千金,就这么没了!
 
顾衍:“不,阿清,你赚了。”
薛清:“??”
顾衍:“你用一千金,赚到了我......”
 
ps:1.强强联手,1v1,结局必须HE。
2.攻受少年相识,本文出场时,受失忆且换了容貌。
3.少将军不是真瞎......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清,顾衍 ┃ 配角:薛贵 ┃ 其它:
 
 
 
  ☆、第 1 章
 
  阿清扒着墙头往演武场撒摸。
  这是镇北将军府的私人演武场,占地极广。演武场两边陈列几架兵器,正北有一处点兵台,台上陈列一架巨大战鼓,鼓面还破了个洞。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硕大演武场看起来异常空旷。
  演武场正中央跪坐着一个白衣青年,他双手摆在膝盖上,脊背挺得笔直。
  青年双目用一条白色布带蒙住,在脑后打了个结,余出的部分随风轻轻摆动。在冷肃的演武场,竟给人飘飘欲仙的感觉,好不真实。
  阿清扒在墙头整整一个时辰了,这青年一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若是换做自己,别说一个时辰,就是一盏茶的功夫,就坐不住了。
  他来镇北将军府已经整一个月了,先是在老将军院子里打杂。
  正犯愁怎么接近少将军呢,正巧与他一日入府被分到少将军院子里的小厮与他抱怨,说少将军院子规矩多,又没有油水拿。
  阿清仗义凛然,叫那小厮买通管事,他们俩对调了一番。
  于是,阿清便成了少将军芙蓉院的末等小厮。平日里,负责院子里的扫洒事宜。
  今日刚好在芙蓉院第十天。知道芙蓉院规矩多,他也不乱跑,只管扫院子,免得被人轰出去。
  芙蓉院南院墙紧挨着演武场,阿清闲来无事,就爱扒着墙头发呆。好似那演武场对他有着莫名的吸引力,总有些莫名其妙的片段划过脑海。
  扒了十天的墙头,演武场上都静悄悄的,偏今日去了一位奇怪的男人。
  阿清不禁猜测起这青年的身份来。
  虽说是芙蓉院的小厮,可阿清却从未见过这院子的主人。
  这可愁煞他了。
  要知道,他来镇北将军府的目的,可是专程为了勾引少将军顾衍的。
  六年前,赏金阁接到一个奇葩任务,能被镇北将军府少将军顾衍收房者,赏一千金!
  此悬赏令一出,天下哗然。
  且不说这悬赏令有多滑稽,明明是少将军房中事,竟还要发个悬赏令,引天下女子前赴后继,只为得少将军青眼有加。
  就单说这少将军顾衍。
  顾衍生母为当今圣上长姐,嘉仪长公主。生父顾东海,少时从军,战功赫赫,乃大梁镇北大将军,素有威名。
  而比起显赫的出身,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的,还是顾衍这个人。
  此人三岁能诗,七岁能武,十岁熟读各家兵书,十三岁便可挽强弓,十五岁打遍军中无敌手,十六岁第一次上战场便斩敌百余人,臂力惊人,武艺精湛。一杆吞云揽月枪,一舞如梨花。
  最为世人称颂的,便是顾衍二十二岁那年,率孤军深入大齐穆兰山,奔袭一千里,斩敌近万人,被今上破格封赏为神威将军,并将今上最疼爱的河阳公主赐婚与顾衍。
  按说,表兄表妹,青梅竹马,郎情妾意,也不失为一段好姻缘。
  但偏偏,大婚当日,迎亲在即,顾衍却紧闭将军府大门,将喜庆红绸全部撤掉,换上丧幡,喜堂变灵堂。听说是为了祭奠一个人。
  当朝公主公然被退婚,引得京城一片哗然。
  到最后,还是镇北大将军让了兵权,与今上做了个交易,才保住了顾衍。
  据说那日后,顾少将军眼疾复发,不能视物,辞去朝中一应职务,在将军府休养身体。
  本来少年英姿,大好前程,一生成就该远远高于其父的顾衍,他的人生,在二十三岁那年的灵堂上,诡异的跌落谷底。
  从此后,世人谈及顾少将军,只剩一声叹息。
  阿清也应情应景的跟着叹了口气。见这里也没甚好瞧的,阿清爬下墙头准备扫院子去,那青年却忽然开口了。
  他的声音沉稳清亮,缓缓吐出两个字儿来。
  “放箭!”
  话音落,四面八方突然袭来一阵箭雨,箭矢裹挟着冷厉的气息,从阿清的头顶擦过,吓的他险些从墙头栽下去。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