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秋风扇+番外 作者:Elli

发布时间:2019-06-11 21:44 类别:古代架空

年下情有独钟天作之合宫廷侯爵
 
  不太正经的文案:有个人想拐走本王,什么?你说本王也想跟他走,不存在的。
  心口不一记仇聋子受x温柔贤惠星星眼攻。
  下面是正儿八经的文案:萧行衍是夹缝中求生存的宁小王爷,还是个聋子,叶北辰是来京城为质却过得快活的镇南王世子,刚来京城没多久就被萧行衍算计了。
  然后他们就勾搭到一起去了,天天撒狗粮,众人敢怒不敢言。
 
    有几个雷点,帮大家避一下:1.从字数上看,这本书十分短小。2.开始找不出写聋子的感觉,大家担待。3.新手上路,不尽人意的地方包容一下呀。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行衍,叶北辰 ┃ 配角:沈志,傅博文 ┃ 其它:
 
 
第1章 无权无势小王爷
  天元三年,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整个京城被大红色的灯笼照的灯火通明,歌舞升平。将军府里比往常热闹许多,沈峰常年同发妻信阳长公主驻守关外,只年关才回京,此刻他正小心翼翼的扶着大着肚子的长公主坐到桌子前。
  “小心点儿。”语气很轻,生怕吓到妻儿。
  长公主坐了下来,嗔笑着拍开他的手,“哪有那么娇贵。”他们成亲十年,已经有两个孩子,丈夫依旧待她如初,岁月也没给她留下什么痕迹,美丽中带着英气。
  沈峰把手放在妻子的肚子上,开心的说道:“他动了,小子,我是你爹。”
  “快别让人笑话你。”长公主见平日里一脸严肃的沈大将军如今跟个傻子似的,哪里还有家主的威严。
  “小安,你叫沈安如何?”沈大帅明显还沉浸在孩子踹他了这件事上。
  信阳,“……”
  等了许久再没动静,沈峰悻悻地收回手,对妻子说:“再有一个月就生了吧,等他出生了,你随我去边关吧,都半年没见你了,本以为可以在京中待到你生产,谁知蛮族又来闹事。”
  “孩子怎么办?”
  “给太后带,左右有志儿陪着。”沈志是他们的二儿子,今年五岁,前几天得了风寒一直不好,被太后接进宫去了。
  “你倒是舍得乐儿。”
  “那小子都八岁了,还怕去西北吃沙子?”沈大帅委屈,今年去西北的时候他带上了才七岁的沈乐,半年的军旅生活,硬生生把沈乐那点儿京城少爷的娇气磨没了,像个男子汉了,怎么夫人好像不乐意呢。
  这时,一个老妇端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进来,“老爷、公主过年好,该吃饺子了。”
  长公主怀着身子不好站起来,连忙道:“奶娘快坐下来,让下人们去做就好了。”又对着跟着奶娘一起进来的沉霜说,“沉霜叫乐儿也过来,告诉大家别拘着,都去吃饺子,每人加十两银子。”
  沉霜应下,欢快地跑了出去。
  第二天,有人发现沈府太过安静,早上送菜的罗六壮着胆子去看,发现府里遍地横尸,皆中毒而亡。
  圣上龙颜大怒,命大理寺火速查案,不久查出原来是府里的厨子在饺子里下了毒,府内上下除了在皇宫的沈志,其余无一幸免,包括那个大家都盼着出生的孩子。
  至于那厨子,竟是几年前早已灭了国的齐国余孽,在侯府卧底多年,皇上下令,彻查境内所有齐国余党,一旦抓获,格杀勿论,百姓有提供乱党信息者赏。
  圣上厚葬了沈家,追封沈峰为武安侯,又悉心教导沈志,待沈志十八岁时,袭了爵位,又将兵权交给小侯爷。
  沈志也很争气,十六岁到宁王爷麾下,打的西域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敢怒不敢言,如今二十有五,已是一身军功在身。
  武安侯灭门两年后,宁王喜得一子,宁王妃身子弱,生产的时候难产死了,那孩子生下来身体不好,养到一岁多才抱出来见人,耳朵聋了,据说是发了场高烧,可能是烧坏了,好在命留下了,取名萧行衍。
  磕磕绊绊长到十八岁,萧行衍似乎命犯孤星,十三岁时,宁王也走了,今年正月才承了王位,可他自己上书皇上说自己无功名在身,交还了宁王封号,如今只是个无实权还无封地的小王爷。
  他小时候听不到,更别提开口说话了,表达的方式永远简单粗暴,不喜欢的就扔掉,想要的东西就去抢,最后大概是沈志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始教他唇语,其实沈志也不会,慢慢摸索出来的。
  所以现在的萧行衍能和人正常交流,完全得感谢沈志没放弃他。
  这几年四方安定,皇上有意休养生息几年,连在西北的武安侯也被削了兵权,削藩是肯定的。
  镇南王叶明清吓得好几宿没睡着觉,最后侧妃范氏出了个主意,不妨把世子送到京城,向皇上表明自己的诚意。
  于是叶北辰就带着他爹的诚意,上了去京城的路,不见伤心,反倒还高高兴兴的,哪里像做质子的。
  范氏大概是忘了,他已经十九了,明年六月份就满二十岁了,在大凉,男子二十加冠取字,行加冠礼,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所以在那之前,他肯定会回来。
  京城里的萧行衍“听”了这个消息,暗骂叶明清一声蠢货,随即问旁边的石林。
  “那个探子招了吗?”他的声音糯糯的,连成一句话就有几分怪异,像是死记硬背出来的诗句,听不出感情。
  石林毕恭毕敬,尽量把字咬的字正腔圆,好让他看懂口型,“王爷猜的没错。”
  萧行衍看完反应了一会儿,摆摆手,“知道了,尸体处理了。”
  “王爷。”石林欲言又止。
  “怎么?”
  石林艰难地舔了舔嘴唇:“尸体让文成小少爷看到了。”
  萧行衍先是一阵头大,转念一想他的名声竟然还有更坏的余地,不知是喜是悲,“无事,加派人手保护好那对兄妹。”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