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南柯+番外 作者:十八子宸

发布时间:2019-06-11 21:46 类别:古代架空

虐恋情深宫廷侯爵
 
文案
我们做着相似的梦,
梦里我们什么都有。
不羁放荡逐渐成长受×家国天下格外被动攻
双向暗恋,以为对方不弯其实都弯得不得了
两个人都是家国天下型的,就是传说中……
谈恋爱哪有保家卫国重要
BE预警
正文哭唧唧,番外笑嘻嘻
严肃脸正文&逗逼傻番外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十六,楚易一 ┃ 配角:程禾琪,昭月 ┃ 其它:湛月
 
  ☆、第 1 章
 
  南楚皇宫,养心殿。
  天气- yin -沉,正值春寒料峭的时候,风里好像带了小刀子,吹过身畔的时候激起人一身鸡皮疙瘩;素日庄严肃穆金碧辉煌的殿宇此刻也笼罩在一股寒凉的气氛里,来来往往的宫人一个个神情严肃,皆是噤声无言。
  德婉太妃程清瑾坐立不安,手上不停地转动佛珠,目光紧盯着那扇雕花木门,看着里面端出一盆盆血水,手上动作越发急促。
  不知过了多久,换水的速度终于减慢了许多,花白胡子的太医颤着腿走出来,对着程清瑾便要行礼被她急忙唤住:“免礼免礼,皇上怎么样了?”太医胡子抖了抖,缓了口气道:“陛下已无大碍,万幸伤处避开了要害,最迟后日便醒了。”
  “那便好,那便好。”程清瑾舒了一口气,整个人松了下来,方觉里衣都- shi -透了,摆摆手道,“你也下去歇着吧。”太医颤巍巍跪安了,身边御前大总管苏成上来行礼道:“太妃娘娘守了半夜了,左右现在皇上已无大碍,您请先回去歇着吧,这儿有奴才守着,您且放心。”
  “哀家倒是敢放心,让你们守出了这么大个事儿来,”程清瑾讽笑着瞪了他一眼,顿了顿,还是扶了身边大宫女素秋的手站起来,道了一句,“仔细盯着;你们是皇上身边的人,哀家不便多插手,等皇上醒了自有决断,自个儿好生伺候着。”抬步向外走去。
  “奴才谨记,恭送太妃娘娘。”苏成躬身赔笑答道。
  养心殿一番忙乱暂且不言,这边程清瑾回了寿康宫,沐浴后换了衣裳,阖眼倚在榻上。素秋给她捏着肩,见她眉眼满是疲惫,忍不住开口忿忿不平道:“娘娘就是太过良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慈宁宫那位除了派个人过来,连个响儿都没有……”
  “素秋。”程清瑾没睁眼,声音不高却带着警告,素秋怯怯住了嘴。
  “娘娘别恼她,”素夏捧了印香进来,听到对话应声道,“她是什么脾气您还不知道,也就是近前儿说两句,万不敢出去多嘴的。”
  “娘娘且放心着,”素秋也连忙开口,“奴婢还知道好歹呢,是万万不敢出去乱说的。”
  “哀家是把你们惯着了,”程清瑾淡淡抬眸瞟了她们一眼,“你们跟了哀家这么些年了,宫里是个什么光景还不清楚?太后身子不爽利,在自己宫里给皇上祈福也无可厚非;哀家忧心皇上多些来往也有人挑错处。嘴碎些不过是给人添了话柄罢了。”
  “奴婢省得。”知道太妃在提点她们,两人连忙应声道。
  程清瑾轻轻叹了口气摆摆手:“都下去吧,哀家乏了,眯一会儿,等会儿派人寻一下十六,这孩子,也不知道野到哪儿去了。”两人便应声告退。
  南楚皇帝楚易一遇刺一事不小,好在他登基已有数年,朝堂还算稳固,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只宫里巡防一事却需加紧,此次若不是一个小宫女关键时刻替楚易一挡了一刀,所受之伤怕远不是修养几天能好的。程清瑾小憩一会儿清醒了些,想到这个,连忙吩咐素秋去把小宫女唤来。
  “拜见太妃娘娘。”小宫女很快被素秋领了过来,肩膀上还缠着绷带,怯生生地叩首行礼。
  “起来吧,不必多礼,”程清瑾和善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昭音。”小宫女抬起头,面容清婉俊丽,秀美而不张扬,仪态姿容不若小小宫女,倒似大家闺秀。
  “昭音,”程清瑾念了两声含笑道,“‘昭日惜月华,锦琴闻梵音’,不错,好名字,不必拘束,坐吧。”
  “奴婢不敢。”昭音连忙垂首道,却被素秋拉着坐在小桌旁,手里还被塞了一碗茶,刚要推辞,却见素秋笑意盈盈的:“前儿些日子底下刚送上来的六安瓜片,我问过太医了,碍不着你的伤。”只好道谢接过。
  程清瑾淡笑着看两人你来我往罢,方才悠悠开口:“昭音可是对皇上有意?”
  “奴婢不敢,”昭音慌忙放下茶盏跪下道,“奴婢自知身份低微,万不敢作此宵想。”
  “不敢宵想……”程清瑾噙着笑看她,“可见还是有意?”
  “奴婢绝无此意,”昭音眼含悲切,“奴婢在皇上身边伺候已是万幸,只想着如何报答皇上报答娘娘,怎敢有旁的念头?”
  程清瑾对素秋点点头,素秋会意扶她起来:“你瞧你,娘娘面前不用这么颤颤巍巍的,娘娘就是问问,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昭音惨白着脸勉强笑着。
  “你为着皇上挡刀受了伤,是大功一件,哀家和皇上心里念着你,你尽管说有什么想要的?”
  
 
  ☆、第 2 章
 
  “奴婢不敢,”昭音连声道,“能为皇上分忧是奴婢之幸,怎敢提旁的要求。”
  “你这孩子,”程清瑾笑着嗔怪道,“金的银的玉的,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这是大功一件的大好事,哀家和皇上全没有亏待了你的道理,就算太后娘娘虽未出面也自然是感念着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