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何人寻仇 作者:庄玄(下)

发布时间:2019-06-19 19:42 类别:古代架空

生子情有独钟仙侠修真灵异神怪
 ☆、京地逸闻(八)
 
  郑地的大门是施了咒的,太叔硬要从其中冲出,下场肯定不好,哪怕他自身修行千年,郑伯宫殿的第一道门也不是相撞就能撞开的。太叔不知是不是被方才的话冲昏了头脑,此时偏要做这种疯狂的事。
  一切就在一瞬间,晋仇吓得心跳慢了一下。
  太叔的战车在他眼前分解,碎成了无尽的铁屑,激起了地上不多的尘土,灰尘扬起,铁块儿翻飞,其中几块撞到了太叔。
  所幸守卫们反应极快,在太叔受到更大伤害前,已将符咒的法力停下,只剩些战车的飞块儿并不是那么吓人。
  “你应离他远些。”,晋仇听到殷王说。
  在一切发生时,太叔根本没管这会不会伤到晋仇,或者说他一开始就预料到殷王的使臣会救晋仇。
  当然这一切都是瞎猜,太叔怒的时候十有八九不曾想到后果。
  幸好殷王护了一下,否则以晋仇那不如太叔的法力,太叔都受伤,晋仇又怎么可能无事。
  “太叔,你怎样?”,晋仇问,他握着殷王的手,却是未管周围人是否会看他们。
  殷王只是瞧了眼他们那握在一起的手,便放任晋仇与太叔说话了。
  只是太叔愣了片刻才站起,他拍拍身上的土。
  想冲晋仇笑笑,却感到一股热流从脸上流下下来,他笑不出来了,而是用手去摸自己的脸。
  在他摸到自己的脸前,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
  “怎还是如幼时那般横冲直撞。”,那人说,嘴上虽有些苛责,却是从怀中掏出了药,给太叔抹在脸上。
  太叔眼神灰蒙蒙地看着前方,他脸上的热流已消失了,转而冰凉凉的,在疼痛未起时就被人消除。
  真是,他方要说话,就听见另一个熟悉的声音赶来。
  “悟言,你怎可如此对自己弟弟!”,那声音极其恼怒,震得他脸上那只手停顿了片刻后连忙从他脸上移开。
  真是,来的第一天就让崇修看他们家的笑话。
  “娘,我方才撞门玩玩,没想到出事,兄长给我抹药,你犯不上说他吧。”,太叔摸了一把他家兄长的手,对他娘笑笑。
  晋仇在旁看得真切,那冲出来的妇人就是姜氏,五百年前他看过的,姜氏与那时并无差别,这些年来保养得当,加之为小儿讨了好的封地,脸上红光焕发,略施粉黛便极为出彩。
  魏莹那般的小女儿放到她面前只怕要被衬得万分不如。
  只是方才姜氏怒斥郑伯的样子委实不像话。
  “见过夫人。”,他道。
  姜氏听他声音,这才将眼从太叔身上移开,似是才注意到不该在外人面前这般。
  太叔见晋仇先与姜氏说话,便在姜氏耳旁道:“娘,这可是儿子我看上的人,万要对他好些。”
  姜氏听后,神情瞬间便变了,却是笑脸盈盈,对晋仇道:“崇修已有多年不来,不曾想也这般大了,比之当年却是更有些清修的风韵。”
  太叔冲他挑挑眉,道:“崇修不爱说话,娘先回寝宫,待我安顿好崇修再去陪娘。”
  姜氏婉婉一笑,随即答应了她家小儿子的话。
  “段可要早些来,娘有些日子不曾见你了。”她道。
  太叔无奈地笑笑,“明明上月刚见过,怎现在就这般想了。还是等我忙完崇修的事再去见娘,放心,半个时辰就能办完,到时就去见娘,我还给娘带了些礼呢。”
  “什么礼,可否先告诉娘,娘可想知道,不想猜。”,姜氏面带笑意,却是看都不看郑伯,眼中只有小儿子。
  晋仇不便说什么,只觉得心中有些异样。
  那边太叔还在与姜氏说话,“不想猜也猜猜啊,儿子精心准备的,总不想立刻拿出来。”
  “那娘便猜猜,倒要看你准备了什么。”,姜氏头上的金钗晃了晃,她显然是极高兴,连带着嘴角边的弧度都越来越大了。
  只是郑伯不曾笑,他站在那处,像是被隔绝着。
  关于姜氏与自己弟弟的事他是全然插不进去的。
  所幸姜氏终究被太叔劝走了,姜氏走时,太叔脸上竟也出现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崇修,让你看笑话了。”,他道,却是向郑伯那边走去。
  未等晋仇回答便对郑伯道:“她一直以来还是如此吗?平日不理你?有什么事的时候还都叫你做?”
  郑伯点头,他甚至想问问太叔,这不是一向如此吗?娘只对段一个人好,他这郑伯的位置本也是段的,他娘当时总是劝他爹要立段为郑伯,如不是他父恪守长子继位的规矩,他怕是绝无可能成为郑伯。
  如果他不是郑伯,他的日子便连现在都不如,很不如。
  郑悟段不知会不会对他好,他娘姜氏不会对他好倒是肯定的,姜氏会怎么对他,他不是郑伯没人维护他,他便只能被姜氏嫌弃。只怕活不了几年。
  对于他弟弟郑悟段他从来就没有什么信心。
  “娘只是老样子,崇修的住所已安排好了,在你寝宫附近,幼时我们住过那处,你要是想带崇修去,便先走吧。或许带崇修在郑看看,总是有地方去的,不要委屈了崇修。”
  郑伯看晋仇一眼,他其实是与晋仇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但五百年前郑悟段初见晋崇修,也就是那时的晋松时,曾在晚上偷偷推开他的门来他床上,告诉他晋松很像他小时候,他小时候什么样子。
  被礼法束缚的样子吗?他可丝毫不喜欢礼法,不像晋松,哪怕被礼法缠得那么紧,还觉得礼法有可取之处。
  他幼时之所以坚信礼法,是因为礼法中规定,嫡长子继父位。按晋地的礼法来,他便能成为郑伯,成为郑伯就有活路。
  这道理郑悟段永远不懂。
  他只知自己爱礼法,晋松爱礼法,便说晋松像幼时的自己。现在的自己不爱礼法了,郑悟段便说想念他爱礼法的样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