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除了好看一无所长 作者:蘸糖

发布时间:2019-06-30 19:33 类别:古代架空

 
文案
 
世人说王琅除了好看长相就是一无所长,既不善骑- she -,也不通文史。
虽如芝兰玉树,不过只是空有外表。
王旻善骑- she -,通文史,有名士之风,但是他最睚眦必报。
如果不想得罪王旻的话,第一件事就是不要去招惹王琅,最好连眼神都不要看过去。
 
王琅是王城有名的草包美人,有一次觐见陛下的时候,踩到了衣袍,人在大殿上摔断了骨头,问他的时候,还连连摇头说不痛。
王旻一向对王琅冷淡,但被一道圣旨贬到幽州之时,坚持要带走王琅。
王琅却避而不见。
至此,他们已经三年没有见面了。
再见面时,王琅带着一个孩子,那孩子长相酷似王旻。
 
排雷:生子,小白甜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琅,王旻 ┃ 配角:王林,闵三 ┃ 其它:
 
 
 
  ☆、第一章 故人重逢
 
  永元二十七年暮春,幽州伽蓝寺。
  前日下过一场细细春雨,伽蓝寺内高大茂密的树木青翠欲滴。虽已到暮春天气,但空气里仍带着冷意。
  王琅利落地洗漱完,手指冰凉玩闹着去碰王林的脸。
  王林,岁数两岁半,说话还奶声奶气,但是一脸严肃,一脸你这个大人怎么这么无聊的表情。
  王琅收了手,蹲着身笑,他的脸白玉无瑕,光彩耀人。
  送热水过来的小僧人呆站在门口,许久才回过神来。
  王琅站起身,从桌子上拣了块方形的柔软的白糖糕给小僧人,小僧人不过十来岁,稚气得很,虽然是被慧言主持安排过来照顾他们父子,但王琅总忍不住给他些吃的。
  小僧人放下热水,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拿了白糖糕,才转身往外走。
  王琅用热水打- shi -手,然后用毛巾擦干,这才用温暖的手抱起王林,“我们家阿林今天一个人呆着怕不怕?”
  王林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王琅,奶声奶气道:“爹爹你是不是害怕?”
  王琅抱紧王林,他一个大人老是怕这个怕那个,他怕得要命,去见皇帝也怕,去见皇贵妃也怕,连去见王旻也害怕。
  “爹爹才不害怕。”王琅脸颊蹭着王林柔软的衣服,小声嘀咕了一句。
  给王林洗漱完,王琅从炉子上提下煨着粥的小瓦罐,里面的肉粥炖煮得稀烂,散发着油光和香味。
  王琅盛了一碗粥,细细吹凉之后喂了王林,这才牵着王林的手把他交给小僧人。
  王琅今日出门是去参加周家举办的春日宴,出门前看了王林许久这才穿着御寒的棉袍出发了。
  王琅畏冷,就算天气逐渐转暖,棉袍也没有脱下。
  周家是幽州有名的书香世家,最重要的是他们家与三年前来上任的幽州王交好,据说这次春日宴幽州王极有可能参加。
  春日宴会邀请幽州有名望的人参加,当然也有像王琅这样,在幽州没有名望,只能花大价钱买个名额。
  宴会设在渭水河畔的周家别院,渭水汤汤,奔流不息,两旁野草春意横生。
  王琅到的时候,周家别院车马盈门。王琅独身一人,不像其他人有好友作伴、奴仆拥护,向守门的人递上请帖,就有周家的下人带着王琅走进宴客的大厅。
  宴客的大厅主位空着,前排的位置也还无人入座。
  周家的下人带着王琅走向了最角落的席位,这就是王琅的位置。
  因已到了暮春,宴客的大厅里并没有取暖。
  王琅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自从有了王林之后,他怕冷怕得厉害。
  王琅坐在最偏僻的位置,左手边便是木墙;前面坐了个穿金戴银的公子哥,身上是浅色的锦袍;右手边并没有放坐的位置。
  后面的位置逐渐坐满了人,前排和主位的位置仍旧还空着。
  王琅稍微移动了一下坐得发麻的腿,婢女们端着酒和食物上来的时候,王琅明白正主要到了。
  不出片刻,一大群人拥着一个男人犹如众星揽月一般走进来。
  最中间的那个男人脸上似有倦意,但仍不掩其俊美的容貌,气势犹如尚未开鞘的刀刃,隐约藏着锋冷的寒气。
  “幽州王到!”
  瞬间所有人都行礼跪拜,王琅也将头低了下去,眼中就要沁出泪来,但很快他将脸在衣袍上蹭了蹭。
  幽州王王旻身姿挺拔,风度姿容出众,被人簇拥着坐上了主位。
  那簇拥着幽州王的人群应该就是周家或者与周家交好的沈家、何家的人,他们在前座一一坐好。
  大厅里鸦雀无声,来来往往的婢女们端上食物,但仍旧没有一丝声响发出。
  王旻懒洋洋环视四周,起先漫不经心,但视线随意瞥向最角落,然后他坐直了身体,表情严肃起来。
  王旻注视得太久,久到旁人察觉不对劲,纷纷或明或暗将视线移过来。
  角落里的人穿着最普通不过的藏青衣裳,应该是怕冷,里面还穿得鼓鼓囊囊的,但是单看那张脸就算得上惊心动魄四个字。
  芝兰玉树,尽态极妍,肤如桃李,眉毛不染而黑,略显英气,一双眼睛如在水雾中,让人恍惚不知年岁,身形纤细,有着不染世俗的风流。
  他好像不知道自己的美,只是茫然的对上幽州王的视线,然后轻轻笑了一下。
  那一笑满室生辉,光映照人。
  王旻的表情却愈发冷淡起来,他移开视线,垂下了眼眸,示意身旁的闵三宣布宴会开始。
  春日宴的玩法也不过是照常的饮酒赋诗、抚琴作画,但因为最开始的一幕,整场春日宴有点变了味道。
  周叔则是周家嫡系的幺儿,此时宴会气氛凝滞,他翩然一笑,将话题抛向最角落默然不语的人,“敢问兄台对今日的主题有何诗文?”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