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红梅+番外 作者:贺书然

发布时间:2019-07-08 19:17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天作之合
 
文案
 
—背景架空(是古代却融了民国和现代的东西)
 
—“有的人生来像梅,清高,孤傲,盛在霜寒。”
 
 
ps:唱前画扇,唱时撕扇,一把不留,是梅兰芳唱《晴雯撕扇》的习惯,这里化用。
《晴雯撕扇》这出戏,没看过,我看的原著写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韶钰,段君汀 ┃ 配角:折扇 ┃ 其它:
 
 
 
  ☆、第 1 章
 
  铜镜里一个面容皎好的男人正点着梅妆,他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处处流转着风情,天生带着弧度的薄唇,看起来总是笑着的,在烟柳之巷,他眸色清明,冷眼上妆。
  多年以前,他还叫谢韶钰,陈郡谢氏的小公子,京城有名的谢三少。他也曾一掷千金,只为搏美人一笑,经常现身于花柳小巷,有一群红颜知己,醉心戏曲。
  怎料偌大的谢家,一夜之间,惨遭灭门,只有柳巷悠悠醒来的他逃过一劫。
  一个娇生惯养的少爷,从此改了名,叫花彧,南下洛阳,成为戏园的台柱子。
  
 
  ☆、第 2 章
 
  五陵年少群聚戏酒,谢三坐在堂头,小倌唱着小曲,咿咿呀呀,谢三听了两句,便叫他停下,道他唱的不对。
  同桌人的蒋少便道:“小三你倒是会说,自己怎么不试试?”
  谢三一听,端下酒杯,佳酿在桌间倾倒些许:“唱就唱,给本少爷安静。”
  席间皆静,谢三唱了一段《桃花扇》,音色清脆,语调婉转,一姿一态多有几分味道。
  “如何?”谢三问。
  “好!”席间皆道。
  蒋少说:“小三你若是不做少爷,唱曲必绝。”
  谢三倨傲地抬头,年少轻狂道:“本少爷若是无事可作,唱曲倒也不错,不过本少爷出场费可高。”
  嘻嘻哈哈,少年戏谑,一语成谶。
  
 
  ☆、第 3 章
 
  一朵五瓣的梅,赫然成形。
  谢三看着铜镜,端详片刻,又拭了去,重新再画了一朵。每片花瓣都缺了一个小角,明艳万分。
  “花彧,台下满了。”
  “知晓了。”
  谢三淡淡地应了一句,从抽屉里抽出把纯白的折扇。不用水墨,不用颜料,他将上妆的笔染上胭脂,细细地在扇面上绘着,不急不慢。
  “花彧……”声音里带着催促。
  “嗯。”
  谢三将扇面吹干,这才披着貂裘,走出屋子。
  大雪纷纷地下着,积雪压着红梅,小厮在谢三后边跟着,忽的他停下,看着院落的梅树。
  小厮着急得快哭了,却不敢出言催他。
  “你看这梅的傲劲,压得再紧、再弯,也不低头。”
  谢三拈着枝头,那开得艳的梅与他眉间的那朵,几乎要融在一起。他狠狠地往下一压,积雪倏倏地落下,他松手,梅枝复而弹回。
  “可是过弯必折。”
  他没再回头,眸色冷然。细雪扔在落着,白茫茫的一片天地里有一抹红。
  闯过廊堂,谢三站在台后,看台前已经挨满了人,“花彧,今天来了大人物,你可要好好演。”戏班的领头人道,对着二楼使眼色。
  谢三解开锦裘,朝二楼看了一眼,珠帘零零星星地散着,其后坐着一个身姿挺拔的人,看不清模样。
  “我自有分寸。”
  “那就好。”
 
  ☆、第 4 章
 
  谢三戏唱得好,从前就没少把心思放在戏曲上,而如今更是。
  《霸王别姬》、《桃花扇》、《红楼梦》……那些叫的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他都会,也唱得好,不过和别人不同的是,别人是唱戏□□的,而谢三则是把《晴雯撕扇》□□的。
  “当当”几声相过之后,喧闹的大堂安静下来,谢三登场,他在台上转过几圈,忽的拿出折扇,抖漏开,是一副鲜明的腊梅图。从登场到撕扇最后嬉闹着,谢三将一个娇纵的女子演得活灵活现,娇蛮中又有几分可爱。
  “再来一个。”
  “花彧!”
  “再来一场!”
  谢三挽起袖子对着台下稍稍欠身,下台换了身衣服又唱了一场。
  台后,谢三对着铜镜卸去妆饰,那梅到底没舍得擦。
  “花彧,二楼那位想见你。”
  “不见,回了。”谢三摘下头饰。
  “欸……好吧。”
  “咚咚”是敲门声。
  “进。”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着军装的男人,从肩章来看军衔很高,大概是个将军。军靴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嗒嗒”地响,来人眉眼锋利,周遭的气质是刀与剑的光影,炮火的喧嚣,锋芒毕露。
  他摘掉军帽,脱去手套,手拈一枝腊梅,娇艳欲滴,带着霜雪,一下从恪守的军人变成了闲然的赏花人。
  他把旁人遣下,自顾自的将梅插在瓷瓶中。
  “那梅妆点的逼真,这花赠你。”
  “军爷折了我院中的梅,继而转赠我?”谢三头也不回。
  “段君汀。”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