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山河乱世 作者:轻鸿落羽(上)

发布时间:2019-07-09 17:15 类别:古代架空

宫廷侯爵天作之合天之骄子因缘邂逅
 
  文案:一个王爷到别的国家当质子时与那个国家太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只能保证HE,一些配角掉落死亡。
  白佑澜攻,顾景受
  不傻白甜,有糖有刀,以小说发誓只虐身不虐心
  智力有限,无法具体描写主角崛起过程,实际上两个人相遇时都很强了。。。。。。。重点是恋爱
  尽量保持三天一更,开学可能一周两更,假期随缘掉落多更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佑澜,顾景 ┃ 配角:许幸言,沈长清,长风,莫谷尘 ┃ 其它:古代架空,纯爱
 
 
第1章 初见
  “东辰太子西安王,北漠三子是狐狼。再有南夏公子景,名是摄政实为皇。”
  昱明十三年,南夏福王顾景入临安为质,年二十有三。
  阳城。
  “诶,听说没,那个福王今儿个从这儿过。”“是那个逼死嫡兄的?”“还能有谁?我跟你们讲,这福王,盯着那椅子,啧啧。”“一个庶子,上有嫡系,当个摄政王就不错了,也不怕撑死自个儿。”“听说这王爷为了挡住太子爷,排兵布阵用了三天三夜,直昏死过去。”“那还不是没挡住太子爷?”“据说这王爷治国有一套,城南夫子说的,说是翁师亲口评的。”“呵,有才无德。”“才也不定怎么样,能比过八皇子就不错了。”……
  一片人声嘈杂。生在这乱世,人,总是要寻些乐子。
  “王爷,咱歇够了没?”一个嬷嬷样式的人矗在门口,尖声叫着,“您是皇亲贵胄,我们可不是啊。误了这期限,东辰那边自然只会拿捏我们。您行行好,赶紧走吧。”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你看我我看你。
  那可是王爷!
  角落里,一个青年站起来,神情漠然地走向门口。倒是跟在青年身后的一个少年面露不忿,却又碍于什么在极力忍耐。路过门口的妇人时,青年寡淡地瞥了一眼。
  顾烨这般意气用事,他又怎敢放手朝政?
  “这就是那个王爷?比城南的夫子还好看。”“去你的,夫子那是大善人!他?!”“小点声,让人听见!”……恐惧渐渐压过好奇,每个人都在偷偷抬眼打量。在这个县令的儿子都可以作威作福的小镇,一个有皇族血脉的人格外稀奇。
  在他们这平凡而短暂的一生中,曾见过一个如此尊贵的人物。
  临风城。
  礼部尚书陈允立在城外。虽是质子来朝,但东辰也不愿失了礼度。但……
  陈尚书身后,一位是三皇子白佑洲,一位是当朝太子白佑澜。
  “哈。”许幸言打了个哈欠,他只是跟来看个热闹,毕竟这位王爷可是让翁老予与高评。他很是好奇啊。白佑澜在一旁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丝毫没有跟兄弟打个招呼的自觉。白佑洲的车内也是安静。虽说三皇子殿下向来不理政事,但他毕竟与白佑澄一母同胞,两人之间自然不会多么热切。
  可今天也太安静了吧。许幸言百无聊赖地观察着白佑洲的马车,平日好歹还打个招呼,今天是因为在城外而懒得再装?可这是城门口啊,向后再走几十步就回城了好吧。搞不懂这些人想什么。
  许幸言胡思乱想地时候,远处已经起来阵阵烟尘。
  “福王,臣乃礼部尚书。”陈允恭敬地行了个半礼。“劳烦陈尚书带路了。”顾景在车里回应。质子下车与迎接官员相见进行商业互吹是个不成文的惯例,但毕竟没有写到文书上。而且他顾景也并非什么无足轻重的人物。
  南夏摄政王,自是有资格高高在上。
  顾烨能让他来东辰为质,但却剥除不了他先皇封的摄政王身份。
  南夏纵弱,本王也并非软柿子。
  陈允微微皱眉,却不是恼顾景不给他颜面。混迹官场,陈允自然清楚这中间的弯弯绕。掌握南夏朝政多年,顾景又岂是任人揉搓的角色?只是,陈允瞥了漫不经心的白佑澜。太子来此不过是为了拉拢顾景,结果人家却连车都没下,太子又怎样才能彰显出礼贤下士?
  一阵沉默后,白佑澜挑起嘴角。
  这么多年的情报收集,还真没错。
  “福王,孤乃东辰太子。”
  车内的顾景闻言叹了口气,这位太子爷很闲是么?
  一人银袍金冠,凤眸睥睨。
  “太子殿下,多有失礼,勿怪。”顾景挂着无害的笑容,与世无争的像是个闲散世家公子。“是孤不请自来。”白佑澜侧身,“王爷,请。”他国贵胄来京城需换乘本国马车,已示敬重,顺便方便防范。
  三皇子的马车突然调转马头,向城内而去。
  “走吧。”
  想见的人已经见到了,不是吗?
  惜福一惊,急忙为自家王爷隔开烟尘。顾景拍了拍惜福,示意他让开。清浅的眸子对上狭长的凤眸:“恭敬,不如从命。”
  东辰太子,莫要要本王失望。
  马车寂静地行走在闹市中。与落华城中人看见顾景畏惧又厌恶地匆忙躲避不同,临风的百姓淡定地回避皇室的马车,最多瞄一眼是谁家的。除了紧急时刻,没人敢在临风的大道上飞驰。而那几个屡教不改气焰嚣张的二代,早被白佑澜和白佑澄联手送上黄泉路了。
  在对待某些问题上,太子和八皇子的意见一致,并不介意暂时联手。
  顾景顺着窗子看向陌生的异国,这里不是他生长的故乡。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无一不再提醒他这个外乡人,小心啊。
  “福王,这京中风物有那般好看?”白佑澜研究了半天顾景,最后不得不承认,顾景,还真是好看。“太子久居京城,自是不觉。本王初来乍到,可是要小心行事。”顾景收回视线,这京中道路错综复杂,本王应先熟悉熟悉才是。”“京中算什么?宫中的道路才难行。”白佑澜取过茶杯,“孤就不愿独自待在宫中。”“谁愿意呢?”顾景低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