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春山夜带刀+番外 作者:岫青晓白

发布时间:2019-07-09 17:33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穿越时空仙侠修真江湖恩怨
 
  文案:阮霰是个刺客,长得好看还能打,一不小心成为了江湖传说。
  后来他隐居百年不问世事。
  虽然这所谓的隐居都是狗屁。
  百年之后他戴了张假脸重回江湖,那个相恨相杀多年的宿敌竟然开始纠缠他。
  他当着宿敌的面,淡定脱下马甲。
  宿敌:卧槽
  卧槽
  卧槽……
  宿敌:他冰冷无情、心狠手辣,长得再漂亮,也喜欢不起来。
  后来:真香。
  -
  酒醉春山月,不必闻刀声
  *这是一篇正经文
  *有糖有刀有狗血,江湖争杀,仇满天下
  *文名改自《哥舒歌》中“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一句
  *文笔渣,剧情废,节奏慢,爱渲染,水平低,不接受任何写作指导。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霰,原箫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夜色封喉
  二月宵风冷,金陵的春夜,倒是清寒里流转多情。十里秦淮,画舫相连,盏盏花灯化作河面波光,影似悬天银河。
  幽香轻浮间,却有一处灯火昏暗——秦淮河心,一叶小舟随波飘荡,寂然阒然。可巧的是,今夜河面上所有游船画舫,俱是以之为中心停靠。
  皆因名满天下的画圣百里丹青在里面——江湖之大,评比甚多,其间三大排行,莫过于风云榜、兵甲榜、美人榜。这之中,江湖美人榜,历来由百里一族的画师评选。
  春色潋滟的夜,天下风流客齐聚于此,为的便是百里丹青公布江湖美人榜那刻。
  最靠近河心小舟的那条画舫上,七八个人或坐或卧。倾杯斗酒时分,其中一人下颌一扬,冲斜对面的某人道:“江十二,你对天下美人最有研究,且预测一番,今次公布的江湖美人榜,会有哪些人?”
  被点名的江十二饮尽杯中酒,闭着眼一番摇头晃脑后,道:“赵五,你这话就问对人了。金银台霜如夜仙子,以剑舞名动天下,衣袂旋转间,端的是勾人心魂;沉香亭白飞絮,传言她不笑倾人城,笑时倾人国……当然,我最喜欢的,要数……”
  赵五翻了个白眼,打断江十二,并提脚踹过去:“我没问你喜欢谁!”
  江十二笑嘻嘻躲过,这时听得一人提议:“能上榜的人太多,不若咱们来赌一赌,哪个能夺得今次美人榜榜首?”
  登时有人附和:“这个提议好,我赌白飞絮!”
  “沉香亭白飞絮妩媚无双,扶风城林溪风最是脱俗,我选长歌楼沈明画!”
  “……”
  众人纷纷丢出筹码,轮到角落里的那人时,却是倏然一静。那人手腕上本佩戴着六枚铜钱,方才众人下注时,他取下铜钱、算了一卦。
  夜风掀动窗畔轻纱,勾勒远山如黛,他默然凝视几息,抬手遥指,问:“你们看,那是何处?”
  所指之处,位于金陵城东,巍巍院落,肃肃灯火,其上笼罩结界,光华日夜流转,百年不破。
  那是金陵城最有权势的一族居住之地。若说百年前,这个家族不过陈朝一名门望族而已,盛是盛,但与其实力相当的,不在少数;而如今,他们已成国之一擘,其地位,在整个陈朝,举足轻重。
  “……是金陵阮家。”有人回答他,但神色古怪,一副“这个时候你提它作何”的表情。
  那人缓慢将铜钱串回手串上:“你们可知,阮家曾出过一位公子,在江湖美人榜榜首这个位置上,整整坐了十年。”
  “谁啊?”有人傻眼了,“阮家什么时候出了这等人物?还是公子!”
  这些人都很年轻,年岁约莫二十,素日里干的都是吃喝玩乐的事,说起百年前,自然不清楚。
  一阵茫然对视,江十二犹豫着道:“莫不成,是阮家那位春山刀?我爷爷曾远远见过他一面,说他天人之姿,当时无人能出其右。”
  此言一出,登时有人恍然大悟:“春山刀阮雪归?我听说过这人,在春山一战成名,后来领兵攻打梁国,一人独身入皇城,迫使当时的梁国国主臣服我们大陈王朝。”
  那个押沈明画的人不解:“我也听人说起过,他不是刺客出身,怎么还上江湖美人榜了?”
  赵五一脸理所当然:“上美人榜自然是因为长得美啊!”
  有人震惊得跳起来:“真当了十年的美人榜榜首啊?那得是何种模样!有他画像吗?如今市面上还能买到吗?”
  风流纨绔们登时起了心思,却是听得一人道:
  “可是,就算曾经上过又如何?那位阮雪归,隐居亦有百年之久,就算修行者容颜永驻,但江湖三大评选,向来不涉及隐退之人!”
  说这话的人故作停顿,继而将盛放筹码的托盘往算卦之人面前推了推,拖长语调催促道:“所以——别信你那几个铜板拼凑出来的卦象。来来来,裴三,快押一个,就剩你了!”
  裴三神色淡淡,从腰间取下一枚玉佩丢到托盘里,眉梢一挑:“我押春山刀阮雪归。”
  嬉笑声立时响彻画舫,他置若罔闻,偏转视线,平静眺望夜色下的金陵阮家。
  华光缥缈的结界,深深宅院依山而建,数顷灯火明如昼,却并非照彻到了每个角落。院落尽头的湖泊,唯映二三星辰,沉默幽暗色。
  不远处白梅林间有风拂过,飞花纷扬似雪,起起跌跌前行,掠过初发浅草的湖畔,打着旋儿坠入湖面的涟漪中。
  正是微风起微涟之时,兀然而然,竟见湖水往两侧分去,露出一条向下的石阶。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