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敦煌纪·沙州忆 作者:温翡烟儿

发布时间:2019-09-23 15:19 类别:古代架空

豪门世家灵异神怪古代幻想
 
文案
 
沙州围困十一载,终至弹尽粮绝,明日……便要献表降胡了
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未能守护好这盛大之地
你从前对我的判词倒是不假
开国功臣之后,却如此羸弱,拿不得刀剑,只会玩弄笔杆
到头来,能写出的见诸史书的东西
大概也不过一纸降书罢了
 
不过你放心,我定不会做大唐的降臣
 
 
文臣世家少将军攻×开国功臣之后文臣受
 
 
 
根据史书记载瞎编的一段,人物事件纯属虚构。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柴绩,崔缇 ┃ 配角:长生 ┃ 其它:敦煌
 
 
 
  ☆、一
 
  “古之有城池,而迫于危亡者,不过守与奔而已。今大国之征小邦,譬孟贲之搏僬侥耳,以沙州盛大之时,犹不能相抗。况今唐室凋敝,江河日下,社稷颠覆,无暇他顾,而城中军兵挠败,盗贼侵交,财贿日朘,土疆日蹙。今王师至,干戈所指而无前,鼙鼓绕临而自溃,沙洲以守则无人,以奔则无地……”
  啪——
  一朵灯花爆开,惊得那执笔之人浑身一凛,手上便失了轻重,笔尖在宣纸上重重一顿,点开一朵玄色的花。
  又写废一张。那人搁了笔,面无表情地将纸撕碎。
  起初只是沿着边缘大开大阖地将纸页撕成数片,可后来却仿佛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愤与抑郁,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快,仿佛手上撕的并不只是一份写错的降书,而是有着深仇大恨的敌人,要生生啖其肉啃其骨一般。
  “义父……”那少年原本是坐在大帐的一角悄悄打瞌睡的,奈何这动静太大,便将他惊醒,抬眼即见这样的景象,吓得一个激灵。
  少年看起来只有十五六的年纪,生得十分瘦小,样貌也十分平凡,披着一件洗得褪色的大氅,可怜巴巴的。
  那人听见少年的呼唤,手上的动作终是停下,将碎纸弃置一旁,抬手揉了揉眉心,疲惫地道:“长生你还在啊。”
  “义父还未安歇,长生自然不走,”那少年凑近了些,“义父是不是头疼了?要不要长生替您捏一些?”
  那人摆了摆手,“不必。今日盂兰法会,怎的没去?”
  长生偏了偏头,“有什么好去的?”
  “盂兰法会本是‘解倒悬’之意,可救已逝父母脱离苦海。”那人耐心解释着。
  “我生身父母辞世许多年了,他们生前似乎不曾作恶,死后也应当不入苦海。”长生认真地说着,“只是不知道能不能为崔耶耶求一个。不过崔耶耶是为了沙州战死的,是个英雄,更不会受苦才是。”
  蓦然提起另一人,披着白色夹衣的人神色一怔,又慢慢流露出些苦涩来。“是啊,阿缇是为了护卫沙州而战死,他是英雄,应当是不会受苦的。只是如今的沙州啊,神佛不佑,宛如人间地狱,也不知他……”
  “那义父要不要去给崔耶耶放一只灯啊?”长生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那人也露出些心动的意味,到底却摇了摇头,“都子时了,天一亮便要上呈降书,我这还没写好……”
  长生便扯了他的袖子,撒娇一般地道:“义父大才,眨眼便可洋洋万言,放个灯也不需多少时间的,回来再写不迟啊。义父真的不想为崔耶耶做些什么吗?”
  长生是他到沙州之后在战火中救下的孤儿,至今跟在他身边已然八年了。可能是他向来冷肃,长生有些怕他,从小就亲近那个人一些,对他只是格外敬畏,撒娇的次数屈指可数。可长生一旦撒起娇来,他必是无法抵挡的。
  罢了罢了,不过是一个降书,又不是真心实意地想要降,胡乱写写便是了。
  “好吧,只放一盏灯便是了。”他叹了口气。
  “好啊,现在时间不早了,肯定买不到精致的了,幸而我早有准备。”长生狡黠一笑,从身后取出一盏莲灯,递到他面前。
  他愣了愣,又抬手接下。
  是,崔缇他……值得最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开头一段降书内容,实在是编不动了,于是集合了各种古代降表,比如前后蜀主的还有宋高宗的,特此说明。
 
  ☆、二
 
  沙州敦煌乃是丝路重镇,自遥远的沙漠以西向东去的需得经过此处,而从西京长安要往更远的西方去也得经过此处,无论是商队还是僧侣,皆不例外。
  丝路虽说繁盛,可毕竟一路要穿越戈壁沙山,极度干旱,路上也还有不少剪径打劫的盗匪,能够成功地走一次丝路,便算是福大命大。可人- xing -都是贪生怕死的,为了能让自己一路走得安全些,不少人便寄希望于神佛护佑。
  于是作为丝路上必经之地的敦煌,此处的礼佛之风,竟比西京长安与东都洛阳更盛。
  大唐皇室一向都笃信佛法,每逢佛教盛事都会大肆- cao -办,而盂兰盆会作为一个重要的节庆,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曾经在长安的时候,他就见过许多次了。
  皇室奢靡,所用的器物无一不是最好的,所摆的排场也无一不是最大的。
  虽说是祭祀亡者,可等会的规模与上元节相比也是不遑多让的,各式各样的莲花灯铺满了整座城池,纸扎的许多达官贵人都瞧不上眼,丝帛做的也实属寻常,更靡费的则是在灯上装饰金箔彩绘。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