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曾经风华今眇然+番外 作者:祎庭沫瞳(下)

发布时间:2019-09-29 18:19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
第47章 
  祁襄没再睡着, 等郤十舟睡醒过来看情况,见他醒了才松了口气,同时对白君瑜也颇为不满——祁襄醒了, 他居然还在睡,这是照顾病人的样子吗?
  祁襄小声解释了几句,郤十舟勉强听进去了。说给他拿粥,便出去了。
  白君瑜从郤十舟进门时就已经醒了,怕师徒俩不好说话,就在那儿装睡, 又听到祁襄帮他解释, 心情特别好。等郤十舟出去后,他才睁开眼, 佯装刚醒地说:“我睡多久了?”
  “没多久, 起来吃饭吧。一会儿师父好给你针灸。”反正自己这个狼狈样子白君瑜昨天也见了, 祁襄也没什么可尴尬的。
  “好。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喝些水?”白君瑜坐起身。
  “不喝了, 不扯到伤口没什么感觉。”他师父的药都是好药,尤其是这种外敷的, 比一般伤药都好。
  白君瑜放心了,叫了白如进来推他去洗漱, 把房间留给祁襄,让潘管家帮祁襄擦把脸, 再换一下沾了血的被褥。
  郤十舟先潘管家一步进来,正好问一下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祁襄苦笑道:“是我失算了。野兽应该更容易追逐奔跑的人,但可能有我们手下的人护着疏散百姓, 它无机可乘,转而看向我们这些没动的了。我也想过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但放出野兽是我们私下的计划,不可能有人提前知道,只能说是意外。”
  郤十舟喂他吃粥,“这次幸好没事,若是那老虎再大些,一爪拍伤了你脊背,你怎么办?”
  “我当时也没来得及想那么多,君瑜逃不了,肯定也怕将老虎击出去会误伤百姓,我不挡这一下,他这个尚走不利落的,再摔到哪儿,不是更麻烦?”
  “就你有理。”郤十舟又给他塞了一口,“你自己什么身子心里没数吗?你为他抗了这一下,难受的还是你自己。好在没发热,不然就棘手了。”
  祁襄知道师父是关心他,自己这次也的确冒险,微笑道:“以后我会小心的。”
  郤十舟是不全信祁襄的保证的,遇上白君瑜的事,祁襄能冷静的可能非常低,以后还是他多跟着比较有保障。
  “皇上赏不少东西,还叫太医来给你诊治,被白君瑜打发了。白夫人也来过,还留了人打下手。”郤十舟跟他说着这些琐事。
  “二皇子和三皇子那边怎么处置的?”这才是重点,如果连处置都没有,他不是白受这个伤了?
  “还不知道,晚一点我让人去打听。”他还没顾上,早把这茬儿忘了。
  祁襄说:“别麻烦了,让君瑜派人去打听。他现在不走,我们也要隐蔽些。”
  “也好,你自己跟他说吧。”
  白君瑜吃完饭回来,祁襄的粥还剩个底,白君瑜接过碗继续喂他。天刚亮那会儿喂水也就算了,他当时也没什么精神,屋内又暗,不会太不好意思,但现在青天白日的,白君瑜又挨他这么近,他心里又暖又慌,跟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似的。
  食不知味地吃完最后几口,祁襄被扶着起来坐一会儿,但背要挺直,才不会扯到伤口。
  郤十舟也趁这个工夫给白君瑜施了针,随后退出去看药煎得如何,把屋子让给他们。
  祁襄提起兽笼的问题。白君瑜也觉得是礼部的责任。祁襄就顺水推舟让他打听看看皇上的意思,如果处置了,对四皇子来说是有利的。如果没处置,他们这些人恐怕就得重新揣度圣意了。
  白君瑜安排了白如去办。
  房门再次关上,白君瑜说:“你舍身相救,我很感谢你,但同样也很担心你。你是出于好意,可你伤了,我依旧不好受。”
  喜欢一个人,是半点都不愿见他受伤的,哪怕是为了自己,也不行。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祁襄轻声道。
  白君瑜捏住祁襄身前的平安符,皱眉道:“这东西不管用。”
  祁襄没敢动,只干巴巴地说:“我觉得挺管用的。”
  “你还是受伤了。”
  祁襄将平安符坐他手里抽出来,“没发热,只是皮外伤而已,已经很难得了。师父也说问题不大,等愈合就好了。”
  白君瑜笑了,“那你知道你这样舍身相救,我应该怎么报答吗?”
  祁襄眨了眨眼睛,等他下文。
  “以身相许。”白君瑜看着祁襄,一字一句的说。
  祁襄不但没笑,反而皱起眉,“我不喜欢这个玩笑。”
  他会当真,当真了就会有奢望,有奢望就会有怨念,所以最初就是不应该开始的。
  白君瑜并不觉得扫兴,反而很高兴,只有喜欢才会认真,因为会认真所以不喜欢这样的玩笑。但他就是这样想的,祁襄不喜欢,他也不会把这话收回。
  祁襄被看他得烦闷,自己转了话题,“你不问我身上这些疤是怎么来的?”
  祁襄还不知道潘管家已经把事情跟大家说了,郤十舟是昨天晚饭时才知道的,考虑了片刻,跟他们说暂时不要告诉祁襄,祁襄本也不想让人知道,怕以后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这些好友相处。让他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别做出一副同情的样子,祁襄不需要,他也看不惯。
  白君瑜早想好了说法,即便心里淌着血,面上也带着笑意,说:“在西陲做苦力,挨打肯定难免。我不想揭你的不快,所以不问。”
  祁襄心里一松,“是啊,没什么,都过去了。”
  “嗯。”至于那些过往在他这儿是不是过去了,得他说得算,只是没必然让祁襄忧心了。
  “等白如回来,我让他去买些新书来,你养伤无聊,正好可以打发时间。”
  祁襄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之前在白君瑜房间的书架上翻到的那个艳本,似多了份调侃的心情,笑道:“别买错了,艳本我可不看。”
  白君瑜尴尬又想笑,低声问:“你以前看过这种本子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