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未爱--晓薛 作者:朽木女

发布时间:2019-06-04 22:45 类别:BL同人

强强前世今生江湖恩怨原著向
 
《魔道祖师·草木篇》同人文,就想书写另一种可能。一场甜甜的悲剧。
正文:他最后把该还的都还了,一句:“饶了我吧!”抵消了心中所有的债;他最终所求不可得,一声:“还给我!"还是失去了该失去的。
*纯对薛洋与晓星尘的感情YY,人物与部分剧情属墨香,OOC属于我。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建议对本文感兴趣者,先看原著《魔道祖师·草木篇》。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前世今生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洋,晓星尘 ┃ 配角:宋岚,抱山散人,阿菁 ┃ 其它:魔道同人
 
 
  ☆、序
 
  一片虚无。
  感知里唯有若隐若现的,随时飘散的自己。
  “星尘。”
  恍惚间,他听到有人唤他。声音浅浅淡淡的,象是远离尘世的清流。
  他自是再熟悉不过。寻找声音的来源,回了一句: “师傅。”
  “可曾后悔?” 
  晓星尘徬了一阵,幽幽回道: “唯独空留一身抱负无法实现。令人惋惜。”
  他轻叹一声望向前方,暗黑虚无渐渐退去的尽头里,那个有着如天上繁星双眸的少年正在微微烛光下对抱山散人侃侃而谈。谈着自己的理想,谈着天下苍生,谈着自己如何心系天下。
  抱山散人只是静静观望,眼神随着烛光忽明忽暗。
  “星尘。为师有言在先,别把世间的纷纷扰扰带到山上来。”语毕,抱山散人又语重心长道: “你今生生得干净,又长在这片净土上,何必去渡此劫难?”
  渡劫? 晓星尘心里自是非常清楚。当日幼年,他被抱山散人抱上山时,抱山散人曾为他卜过一卦--前世累,情是劫。他抱劫而生,命中注定是来还情债的。
  “虽然不知是哪家姑娘,但既然有人在等我,我就该去把该还的,都还给她。”
  “如果。。。。”象是已知晓一切般,抱山散人试探- xing -的问到: “如果那所谓的姑娘已坠邪道呢?”
  “那我更要找到她,求她宽恕。”晓星尘眼神笃定。
  抱山散人点了点头,心道师徒缘份已尽。 “愿你安然度过此劫,从此两不生欠。”
  [续]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草木篇,对这cp留有好深的印象,都胜过忘羡了。太多的想象空间催生了这篇文,其实就是种自我满足而已。既然文章已成,只想求个知音人。
5/8/2019修改了错字和标点符号。
 
  ☆、第一章
 
  薛洋和晓星尘的初见其实并非在汤圆摊,若说是在青楼也不为过。
  那日薛洋陪同金光瑶去找金光善。一如早已预料般,金光善正沉溺于一群女色中。金光瑶止步于房门外。薛洋则隔着他几步,倚着窗自顾自的啃着苹果。
  那窗正对着路上大街。街上车水马龙,好不热闹。他忽得憋见一个老乞丐正被一个卖包的摊主拳打脚踢。这本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象吃喝拉撒那样每天必定在市井里上演的闹剧。
  甚至不用细想或留心倾听,他都能自行脑补发生了什么事,那壮年摊主骂骂咧咧的嘴上吐着什么粗言秽语。
  他冷冷的看着。心想刚才砸摊行径过轻了,这世道就是如此,凭什么只有老板打人,不准顾客砸摊的呢? 相向往来,福祸皆因,就算老子是个又老又瘸的叫花子,看你不顺眼就干架。凭什么要被欺?本无道理。
  他正想着。忽地一袭白袍闪过,止住了摊主的恶行。只见那白衣道人悠然的抓着施暴者正欲往下狠蹿的脚,说着什么。薛洋是听不清的,但不知觉的皱了皱眉,心中生出种好戏被无端中断的不悦。
  他眼神依旧冷戾,默默看着不远处背对他的白衣道人。只见那人竟掏出钱袋,帮老乞丐付了买包子的钱,还非常斯文优雅的扶起老乞丐,待他就象是多年失散的父亲一样。
  薛洋哑笑。
  也不知是不是他这一笑,明明没笑出声,就连离他最近的金光瑶都没察觉。白衣道人倒是转首往向他。直直,定定的,就这么望着。
  这道人长得还不错。这是薛洋的第一个想法。若是个女的,拐来玩玩也是好的。随即,不再与那道人对视,扭头望向另一侧后咬了一口苹果,男的就算了吧!
  晓星尘望着阁楼上的少年,又看看眼前的建筑,不觉有些懵了。他下山入世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虽从未切身接触,但也知欢场一二。想必那阁楼窗户就是姑娘招客用的。怎么现在一少年手持苹果站在那呢?难道那少年也是。。。。。。
  晓星尘不敢多想,这实在出于他理解范围以外。为了自定心神,他急需转移注意力。欢场?姑娘?晓星尘对情 yu这事就和天下间的君子一样,回避且克制。又因心怀天下,这般邪念无论在他身上或心上都无法施虐。
  但唯有那命中注定的亏欠之人,似乎能牵起丝丝涟漪。
  不知怎的,他晃神般见到一女子,灿灿的笑着,头上一发钗,小嘴不知唠叨着什么,他仿佛听到自己回应了一句:“就你这张嘴,利得很。”声音里满满的宠溺。
  他不知觉地又回望了阁楼上的少年,看着那菱角分明的侧脸,心想:那发钗一定有个可爱俏皮的狐狸脸蛋。
  ===================================================================
  重遇那阁楼少年是在傍晚时分。那少年不知何故在砸个卖汤圆的摊。他下山以来结交的第一位好友-宋岚正出手制止。这街道,处处是非。
  “说我年纪尚轻,你又比我大几岁?说我出手狠毒,是谁先上来甩我一记拂尘?你二位教训起人来也太滑稽了。”少年反驳道。
  不出所料的牙尖嘴利。与自己臆想中的女子如出一轍。
  又想起那突然蹦出的怪念头,一支狐狸面相的发钗。晓星尘竟冷俊不禁道:”当真是。。。。。。”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