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鼠猫]殊途 作者:丁宁(上)

发布时间:2019-06-08 07:46 类别:BL同人

 
  文案:襄阳一案,冲霄楼毁于大火之中,开封府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救白玉堂,展昭舍身种药。
  本以为叛国之事已经尘埃落定,种种谜团却接踵而来。
  情理之间,孰轻孰重?
  是不是相爱就一定能相守?
  虽然我们总是擦肩而过,但愿仍能殊途同归!
  本文是以《七侠五义》为背景的鼠猫同人文,cp不可拆不可逆。谜团有、诡计有、虐点有、BE是绝对没有!!殊途乃“殊途同归”之意,大家放心看啦~~~
  内容标签:无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赵祯,包拯,公孙策,八贤王,公孙策,尚风悦,赵爵 ┃ 其它:赵爵,尚风悦
 
 
第一章 仙谷求医
  夜凉如水,小小的院落内一片静谧。
  一灯如豆,黄黄的灯光并未给床上那人的脸色添上几分血色。卢夫人悄悄地推开房门,将手上的药碗放在桌子上,走到床边细细诊治一番后,冲着坐在床边的人点点头:“毒暂时压制住了,情况还好……”看着那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床上伤者的睡颜,心头一酸,“展弟,你的伤势也很重,还是休息一下吧。要是让老五知道你这样,会埋怨我这个嫂子……”
  展昭将白玉堂的手放进被子,又掖了掖被角,这才抬起头,冲着卢夫人微微一笑:“大嫂放心,展昭无碍。”
  “什么叫‘无碍’?!”卢夫人的声音有些失控,但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五弟,还是压低嗓子,“瞒谁也别瞒大夫,你身上的内外伤势很严重,如果不想老五日后担心,马上给我去休息。难道你真的要我用药迷倒你么?”说着探手入怀,像是要取出什么。
  “大嫂……”展昭苦笑着拦住卢夫人的手,“我去休息还不成么……”又看了一眼床上那神志不清的人,缓缓起身。不想眼前一黑,身子竟不由自主的往前倾倒。卢夫人见状忙一把扶住,嘴里数落道:“看看,是不是。”
  借着卢夫人的手,展昭站了好一会才好些。
  “拜托大嫂了。”一言既了,展昭缓缓走出了这间自己不眠不休待了多天的小屋。
  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刚推开门,胸口便是一阵撕裂的剧痛,展昭像是浑身力气被抽光了似的,恍恍惚惚的跌进房间,心想这下可麻烦了。不想被一双清瘦有力的手扶住了,接着那双手搀着自己踉踉跄跄的走到床边。半倚在床上,展昭捂着胸口深深呼吸了一会儿,眼前的人渐渐清晰起来。
  “公……公孙先生……”展昭突然觉得有些头大,“先生,可是府中……”
  “安静!”公孙策低喝了一声,满意的看见小猫乖乖的闭上了嘴,依旧捉了他的手腕细细把脉,“之前怎么跟你说的,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就你这身体还逞能……”
  “先生,展昭没事。”
  “没事?!什么没事?!”瘦弱的书生甩开展昭的手腕,“冲霄楼的机关不是好玩的,要不然白……”看着眼前的青年迅速黯淡下去的眸子,公孙策暗中埋怨自己口不择言。“白义士怎样了?”
  “大嫂说暂时无事……”展昭淡淡的答道,“先生深夜前来,可是府中有事?”
  公孙策摇了摇头,扶着展昭躺下:“不必担心,襄阳王余孽已经全部捉拿归案了。大人担心你和白义士的情况,让张龙送我来看看……”
  展昭微微一笑,心里有些欣慰,襄阳之乱终于尘埃落定,也不枉玉堂和自己奔波一场……想到白玉堂,眼神又是一黯。
  公孙策看着心里一痛,冲霄一役,世人只道开封府又为大宋解除了一场危机,却不知此战付出高额的代价。楼破之时,展昭内外皆伤,白玉堂虽无外伤,却是身中剧毒。毒名“无常”,毒- xing -猛烈,十分诡异,经公孙策和卢夫人联手救治,也不过勉强将毒压制在体内,保得白玉堂半月平安。无奈之下,二人想起世传药王谷医仙尚风悦医术高明,如能援手,白玉堂或可获救,便将其送往救治。
  可叹这医仙虽医术高明,却是一冷- xing -薄情之人,闻得众人求医并不露面,只令一小童闭门谢客。众人不甘心就此离开,却也无法,只得在这谷外住了,日日往谷内递送名帖,请求医仙为白玉堂诊治。明日已是第十日了,白玉堂的情况虽然并未恶化,却也委实撑不了多久,再过几天,医仙还是不见,那该怎么办?
  一想到白玉堂可能不治,展昭便心痛异常。长久以来,白玉堂对自己说的话,一一浮现:“小傻猫,难道我是为了这四品护卫的俸禄入的开封府?白爷家可不缺这几两银子。”“猫儿,待取得了皇帝要的盟书,你和五爷一起畅游江湖好不好……”“昭,其实我一直……”
  ……
  白玉堂,你的心思我怎会不知?只是展昭走了,这片青天,可有人护?
  白玉堂,白玉堂,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游历江湖的吗?你现在躺在床上,这算什么?
  白……玉堂,我好不容易认清了自己的心,你怎么可以有事……
  玉堂,玉堂……
  看着展昭愣愣的出神,公孙策叹了口气:“白义士会没事的,你自己的身体也要注意一些,不要老让我们担心。”展昭回过神来,脸上一红,诺诺道;“又让先生费心了……”瞪了展昭一眼,给他盖上被子,公孙策坐在一边,颇有一些无奈:“传闻那医仙是一心高气傲、出手狠辣之人,我原想被人求个几天,应该会出手相救,不想……唉……”
  心高气傲、出手狠辣?听上去真像白玉堂……那锦毛鼠也是意气之人,犯在他手上的人若是针锋相对,只要不属大女干大恶之流,多可逃得一命;若是跪地求饶反被他瞧不起,即便是小偷小摸也会被他好生整治一番。如此……相似……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