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最爱你的那十年 作者:妩媚成狐

发布时间:2019-07-05 19:29 类别:BL同人

 
文案
艾子瑜,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等你,只等你。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知书、艾子瑜 ┃ 配角: ┃ 其它:
 
 
  ☆、重生
 
  最后知书撑不下去了,他放弃了自己,“艾医生,如果有下辈子,我要是个女孩子,我一定等你,只等你”。
  也许是病痛的折磨,也许是心里这些年爱情的折磨,贺知书的灵魂都是无比虚弱的,孟婆看了看他,给了他一碗有点甜的孟婆汤,贺知书喝了一口,对着孟婆笑笑,那笑容如冬日暖阳,温柔缱绻。孟婆怜他魂魄虚弱,若是轮回必然病痛缠身一生不得安宁,她将这个喝过孟婆汤的虚弱灵魂投到了一个刚死的植物人身体里,以这躯体来温养魂魄。
  病床上,一个羸弱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茫然没有焦距,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一个护士推门进来,看到病床上睁眼的少年突然兴奋的跑了出去,不一会护士又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形销骨立的医生,面容憔悴苍白,眼底是怎么也遮不住的乌青,这副样子没由来的让少年心里一震。
  医生看到少年清醒,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情绪波动,两年前这个少年出车祸被送进了医院,艾医生便成了他的主治医生,当时伤势过重成了植物人,所有参加会诊的医生都判断这个少年不会再醒过来了,只是用仪器维持生命,不成想今天他竟醒了!
  艾子瑜凑近了才发现,这个少年的眼睛像极了贺知书的眼睛,乌黑又- shi -漉漉的眼睛款款温柔的看着他,若是蒙上了下半张脸,真的可以跟贺知书以假乱真了。艾子瑜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别人长一双跟小书一般的眼睛。
  简略的检查一遍,艾子瑜发现,这个少年基本没有大碍了,后续的具体检查需要有仪器来完成。“没大碍,下午安排脑部CT,并全身检查”声音不疾不徐的传来,沙哑又粗砾,像是许久未说话突然的开口,气流磨砺着声带强行冲出口一样。
  下午的检查艾医生也过来了,推着轮椅上的少年艾子瑜又走神了,九个多月前,他也总是陪着贺知书去化疗从病房到化疗室,是他跟贺知书走过最长的路,最终这条路还是没有走下去。“艾医生?艾医生!艾医生,到了”护士叫了好几声才唤回了艾子瑜的思绪。
  看到那些检查仪器,少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表情惊慌又害怕,艾子瑜轻轻拍了拍少年抓住他的手,“别怕,就是检查一下身体,要是没有问题,你就可以出院了”
  艾子瑜废了很大的劲才把他安抚下来,但一直都要他陪着才行,也许是刚醒过来,对这个世界有着本能的茫然害怕,艾子瑜又是第一个近距离接触他照顾他的人,他对艾子瑜有着专注的亲近跟信任。
  检查结果跟艾子瑜检查的一样,身体机能恢复,脑中也正常,可以安排出院了。
  第二天早上艾子瑜去医院时,在医院大门口看到了那个少年,表情茫然的蹲在大门的角落里,艾子瑜有点奇怪的看着他,不是昨天就出院了吗,怎么现在蹲在这里?少年看到艾子瑜的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不再是茫然没有焦距,而是天地间唯他一人。
  艾子瑜被他那专注的眼神震的久久没做出其他反应来,直到那少年走到了他面前,有点无措的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胳膊,艾子瑜才回过神来。那孩子又黑又亮的眼睛里似乎有清冽的泉,一圈圈的透着涟漪,太像了,那双眼睛跟贺知书的太像了。艾子瑜发现他的心又开始密密麻麻的疼了起来,疼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极力的调整情绪,用了很大的心力才压下那让他发疯的疼痛。
  “你不是出院了吗?怎么会在这里?有什么事吗?”连着问了几句,眼前的少年都没有回答他什么,艾子瑜有点奇怪的带他去了医院前台,等护士调出这少年身份的时候,艾子瑜发现有点头疼,这少年是两年前出车祸被送进医院的,撞他的人是个富商,送他到医院时就只留下了钱,连他的家人都找不到,现在醒了,除了富商留下的那张卡里还有剩余的钱外,看起来凄惨又可怜。
  秋季的天已经有些冷了,少年紧跟在他身后,穿着单薄,有点冷的瑟瑟发抖,艾子瑜看着他总有点不忍心,他看着那有点熟悉的眉眼虽不喜却也没真的表露出些什么,在办公室里翻出一件之前放的外套给了那个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看着他摇摇头,艾子瑜这才发现,这个少年从清醒到现在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是还有什么病症没有被检查出来吗?”艾子瑜自言自语的轻声呢喃。
  挂号排队的人不少,等艾子瑜忙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了饭点了,那个少年坐在一旁,不出声也没什么动作,很安静存在感低的会让人下意识的忘记他的存在。“走吧,带你去吃饭”
  吃饭时少年有点拘谨,察觉到艾子瑜看他的目光后,抬起头认真的笑了一下。艾子瑜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那少年的黑瞳仁干净澄澈,淡淡的一层水雾看起来亮晶晶的,笑起来嘴角的那个小酒窝像是盛满了蜜糖那样甜。跟贺知书太像了,那笑容晃花了艾子瑜的眼,可能是又到了这个城市的原因,总是出现幻觉,眼前人更是三番五次的在他眼前幻化成了贺知书的模样。艾子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胸口的郁结吐出来一样。
  下午的检查也一切正常,做CT的医生悄悄对艾子瑜说“也许是心理原因,植物人刚醒过来对着个世界可能还很懵懂,存在抵触不愿开口很正常,过段时间就好了。人都醒了,跟咱医院也没多大关系了,你就别管了,别到时候好事没做到反而惹得一身骚”。
  艾子瑜其实也不太想管,但这个少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对着那双干净澄澈的双眸也狠不下心去说什么重话,也许过几天,他对周围环境不在那么排斥恐惧,就自己想明白了离开了呢。艾子瑜下班的时候带了这个少年回了他的房子,他不常住,家里显得有些冷清,冷清的心脏都在抽痛。
  给少年取了一双新的拖鞋,没有多余的浴袍便取了新的T恤跟长裤示意他去洗澡,艾子瑜收拾客房换新的枕套的时候少年擦着头发走到了他身后,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反倒是吓了艾子瑜一跳,转过身正要对少年说话,突然看到了他胳膊上的印记,像极了胎记,却又是一块牙咬的咬痕。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