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剑三]何处寻觅 作者:MATR3(5)

发布时间:2019-07-05 19:31 类别:BL同人

  陆铭心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左顾右盼就是不看唐无寻,“哪里还有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唐无寻冷哼一声,把机关扔到一边,看破不说破,这小子是不是傻?
  陆铭心被哼了也不生气,只是一想到这个小唐门经常一副死人的状态昏迷在不知道的角落,他的心里就稍微有些不自在,反应过来就自嘲,他什么时候这么有同情心了。
  不过唐无寻也发现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他在寒毒发作的时候,明教会不自觉的靠近他,被发现了,就直接大大咧咧的睡在旁边。
  “你还缺一张床吗,用得着来我的屋子睡?”唐无寻头疼的看着这个非得和他粘一块的明教,“你居然会适应和外人在一起睡?小心我一箭戳死你哟。”
  “我当然不适应,但你杀得了我吗?”陆铭心一扬头,“你这里多凉快,我干嘛要去遭那个罪?”
  宁愿被打也不挪窝,唐无寻终于get到了陆铭心到底是为什么才会“大发慈悲”把他带回来。
  果然是大漠里的猫咪,十分的怕- shi -闷呢。哎,我去,这么可爱,有点儿犯规啊。
 
  ☆、日常
 
  唐无寻身体康复以后,就又开始四处奔波。
  尽管陆铭心一再声明不会打扰唐无寻的行动,唐无寻还是在外面遛了明教一个月。
  有事的时候就从据点领杀人的单子往各处跑,从扬州到太原,又跑到长安;没事的时候就发挥一点被委托的自觉,带着陆铭心逛逛大街小巷。
  时间久了,他们的关系也缓和不少,至少可以称得上是朋友了。
  不过还真别说,明教的隐匿功夫比唐门要更加巧妙,唐门只是利用了光线的错觉才能隐蔽,一有动作就会马上现行,而陆铭心用起暗沉弥散,唐无寻只能凭借多年的直觉判断人在哪里。
  杀人的时候陆铭心在一旁,他的气息也收敛的很好,唐无寻蹲目标久了就会有一种自己仍然是一个人的错觉。当他回过神来,就在心里又将陆铭心的危险等级上提一级。
  不过有一个实力强劲的队友确实是一件好事,尤其当这个人和你互补。
  这次的任务目标价格其实并不高,但是这人特别怕死,一直龟缩在他的小院中不肯出去,连饮食和水都要检查好几遍。唐无寻不得已放弃了最拿手的狙击,选择潜入,当面杀人。
  正当唐无寻卸下机关,乔装一番准备进入时,被陆铭心拦了下来。
  “?干什么?”唐无寻蹙眉看着陆铭心,“这是我的任务,你不能干扰。”
  “不,不是干扰,是帮助。”陆铭心摇了摇手指纠正道,“你的近战能力实在是太难以形容了,为了保证我自己这三个月有质有量的过下去,你可不能受伤。”
  陆铭心每天看似无所事事,其实观察的唐无寻很仔细。唐无寻也能察觉到他打量的目光,长时间下来,不光带着他那个破面具,就连易容也没有卸下来。
  陆铭心不得不承认唐无寻确实是一个优秀的杀手,无论是任务前的调查,还是撤离时的路线规划,都足够准确和清晰,那次的翻车,如果没有碰到他,唐无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唐门最大的优势是机关毒药,但局限也在这里,他近战就是个渣啊!
  一次陆铭心兴趣上来拉着唐无寻练手,手中的弯刀没出五招就把唐无寻手中的机关抢了下来。
  “!!!”震惊的陆铭心。
  “......”突然面瘫的唐无寻。
  陆铭心难以置信的看着唐无寻,“你近战弱成这样是怎么活下来的?”
  唐无寻捡起千机匣,不悦的怼了回去,“你以为目标会活着见到唐门弟子吗?”
  想到这里,陆铭心无奈扶额,flag这不就倒了吗!?
  “我替你去杀,你给我做好掩护就行。”
  在陆铭心强烈要求下,唐无寻勉为其难答应了,嘴角一丝微笑转瞬即逝。
  以前唐无寻虽然跑遍大唐,也在各地都有住所,但是以游玩的目的逛街买东西,还真是头一遭。这么一逛,仿佛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看着唐无寻发挥财迷的属- xing -和卖东西的商家杀价杀得不可开交,陆铭心简直目瞪口呆。
  接一个杀人的单子就够陆铭心潇洒一两个月了,简直不敢相信唐无寻在日进斗金的同时还能这么...接地气。
  而对于唐无寻来说,这个明教简直龟毛的不行。
  茶太烫了不喝,饭菜太辣了也不能吃,就是长了一条猫舌头。到了晚上还非得死皮赖脸的和他睡同一张床,美名其曰免费降温。
  每次因为不适应陌生的气息下意识反应想要弄死身边的人时,发现自己被明教当成抱枕死死地抱住,这样暴躁的过了好几天唐无寻才适应。
  问起陆铭心怎么这么适应时,陆铭心一脸茫然,“可能是因为糖糖有时也会挣扎,养成的习惯...吧?”
  “唐唐??”唐无寻因为缺觉一脸低气压的瞪向罪魁祸首,陆铭心还毫无自觉的向唐无寻炫耀,“对啊,我家糖糖可漂亮了,是教中公认的第一美人,追求者超多的!”
  “你把我当成她?”唐无寻突然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沉声质问。
  “没有啊,抱着你比糖糖舒服多了,糖糖特别容易掉毛,抱一晚上衣服就废了。”
  “???”陆铭心突然反应过来,“你不会吃醋了吧?糖糖是一只波斯猫啊。”
  “我吃个毛的醋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一觉了!!”唐无寻吼完才冷静下来,刚刚他怎么了,这么不冷静。
  摸着因为过于激动而疼了一下的胸口,赶紧吃了一颗药,于是就忽略那突如其来的喜悦,转身去做任务了。
  因此,他也就没有看到身后陆铭心若有所思的微笑。
  现在正值八月中旬,此时唐无寻与陆铭心正呆在长安城的一家客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