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银尘麒零:无畏一场拙慕 作者:爱笑的女生0129

发布时间:2019-07-09 17:35 类别:BL同人

甜文重生年下成长
 
文案
“麒零,我想你了。”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银尘。”
“你是我的无上至宝。”
“此生唯爱你一人”“我也是”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银尘+麒零+修川地藏 ┃ 配角:吉美,莲泉,神音,幽花 ┃ 其它:银零,零尘,
 
  ☆、找寻
 
  只看过剧版爵迹看了结局 就是想给银零一个好结局 写给自己舒服的不上升真人  第一次写 文笔并不好 
  “我想好了,我想去找他,哪怕踏过玄沧的每一个角落我都要把他找出来 。莲泉,你好好照顾幽花,有什么事给我传训。再见!”麒零抱别了莲泉,独自踏上了不知前路的找寻之路。 
  麒零走在茫茫的草原之上 ,这里曾是他和王爵最快乐的地方,他想起了他和王爵曾在这里一起练习控制灵力,结果自己逞一时之气结果连累王爵一起被淋- shi -,王爵居然没有处罚他。他还回忆起刚当使徒的时候,王爵告诉他:你会觉得我很迷人。而他确实也是受到了爵印的影响总不自觉的想要靠近自己的王爵。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爵印的影响早就被替代了。他们师徒俩的共进退,银尘的保护,宠溺,早已让麒零的内心深处生长出一股独特的情愫,它是超越亲情,爱情的,友情的存在。麒零甚至分不清它是什么,只是在他成为七度王爵的那一刻,他感到了难以言说的痛苦和孤独,还有无止境的严寒。他终于发现,银尘是他的启明星,是他的信仰,是他在这世上存在的意义。他本想随银尘一走了之,要不是莲泉幽花用生命保护他,提醒他:银尘想要的就是你活下去,玄沧还等你去拯救。所以哪怕是痛苦不堪,他也熬下了,终于玄沧太平了,而他也失去他最重要的纯真无邪。他终日郁郁寡欢,要不是吉美告诉他:银尘并没有死,他只是像他之前被封印了一样,正等着他去拯救。不然他怕是会荒唐度日,失了生气。他现在只有一个信念:找到银尘。
 
  ☆、使命
 
  麒零花了整整两年踏遍了银尘曾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感受着那许久不曾感受的温暖的灵力。他每每入睡都要和着银尘穿过的衣服,不然他就会陷入一个孤独而又黑暗的深渊中难以自拔。他摸了摸尾椎的最后一节,那里曾是温暖而有强大灵力包围的爵印,如今却消失殆尽,只剩一片冰凉。他现在是七度王爵,拥有了银尘所有的灵力,自然也继承了他的无限灵器同调能力,他总是时不时的拿出银尘给他的女神裙摆擦拭,唯恐沾染上一丝灰尘。他所停留之地的布局皆如当年与银尘一起时的样子,仿佛银尘还在他身边。2年的时间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要说最好消息便是幽花终于恢复了肉身,只是还未清醒罢。
  吉美平复玄沧的白银祭司之后,踏上了风源地界,却发现风源白银祭司已然复活,不是凭借他一人之力能够铲除的,而且风源的一度王爵如今也处在失踪的状态。吉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和麒零他们共享近况,所以也知麒零的的选择,他不曾阻止他离去,哪怕他是零度王爵,体面还留存了玄沧白银祭司的灵力,又继承了七度王爵的所有能力,麒零现今的灵力已是最强,只是还未觉醒罢了。吉美知道,整个玄沧除了他,没人发现麒零体内残存的白银祭司的灵力。他不愿银尘辛辛苦苦保护的使徒再次卷入纷争。只是如今局势有变,他不得不面对现实,发了一条白训通知莲泉帮忙调查一下四个大陆王爵的失踪和更替情况,又委托麒零来到风之地界与他一起寻找风之一度王爵,因为只有他才能告知风源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何黄金瞳孔会在白银祭司身上。
 
  ☆、误入结界
 
  「风源地界」酒馆内,幽花静静躺在床上,如同一个瓷娃娃般沉睡不醒。吉美正和莲泉,麒零讨论如何寻找一度王爵,莲泉根据收集到的信息得出,风源的一度王爵应该是跟吉美一样被封印在了像白色炼狱一样的空间里,风源的最北端有一名为北之森的地方,传闻那里上古灵兽众多,终年云雾缭绕,进去过的人就没再出来过,因此传着传着便再无人敢去。这么一看,那里应该就是最好的藏匿点。因此吉美一行人等决定休整一段时间再去。
  麒零自来到风源便觉得有些奇怪,他明明没来过,却觉得十分熟悉,仿佛这里的灵力于他而言分外熟悉,但他明明是水源灵术师,正好这几天休整,为了验证他的猜想,他独自坐着苍雪之牙在空中飞行,发现了一个偏远的树林,那里黄金灵雾弥漫,安静隐蔽,他便进入树林,试着掌控着风源的灵术,虽然不熟练,但他做到了。他才突然意识到他是不是也会四象极限,这不是银尘作为一度使徒所继承的,为什么他身上也会有,难道他连一度王爵的回路都继承了?他调动灵力,模仿当初祖金墓中银尘所动用的土源灵术,果不其然,他确实是会四象极限的。正当他要匆匆回去询问吉美时,却不小心踏空,眼前一昏,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状态。
  待他醒来却发现周遭空荡荡一片,他明明刚才还在树林之中,怎么转眼之间变成如此景象?仔细想想,偏远树林,隐蔽,黄金灵雾弥漫,这不正是莲泉所说的北之森,麒零怪自己来时不多加留心,如今误入北之森,前面有多少危险都是未知,不过他并未深入,应该还能应付一段时间。麒零为找出口,只好继续前进,突然漫天大雪,四周一下变得白茫茫一片,这令麒零想到了他曾经和银尘一起看雪,那雪,也是如此,纷纷扬扬。银尘还曾教育过他:这场白雪,表面看似洁白,安然无恙,但事实上,悄无声息的白雪,掩盖了许多真相,下这场雪的人是谁?不清楚。这么想着,似乎现在的情景也没那么可怕了。
  说来也奇怪,这雪虽大,覆盖住一切,但是麒零身处其中,却无任何不适,不知是不是自己本就耐的住严寒还是早已麻木?他没多想,继续前进,他踏着白雪小心翼翼地走着,唯恐沾染到任何危险的东西,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出口。突然,他发现似乎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经历无数,也练就了麒零强大的感知能力,他很清楚,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他环顾四周,一切都静的太过安静,麒零凝聚灵力唤出时间之剑,时时刻刻防备着,却被突然一声猫叫惊到了,他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这只弱小的猫,觉察不到灵力,不经意间就放下了防备,“你怎么会掉到这里来,这么冷,你要是没碰到我,一定会被冰成冰雕的。”麒零用灵力凝聚成一团火焰为它取暖,小猫盯着火焰眼神越发深邃,周遭散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其实它就是这片禁地的灵兽“自在”,多年来没人拜访,好不容易碰到个有趣的人,不戏弄戏弄就吃了岂不可惜,可惜麒零却毫无察觉这潜在的危险。但风雪似乎有感知能力,朝麒零席卷而来,本以为会是一场难抵御的暴风雪,却只是让麒零一不小心摔到地上,使他与怀里的危险“自在”分隔开来。麒零一边抱怨一边爬起来,却没发现自由正和挡在麒零一旁的风雪对峙着,那眼神,根本就不是动物该有的,仿佛就像是一个王者在和敌人斗争一般,风雪于它而言也不过是玩物而已,它凝聚起巨大的黑色灵力,朝正在爬起的麒零袭去,却被风雪的影响改变了方向,扑倒在另一边。但它也并不为此感到生气,只是慵懒的在一旁注视着,看看这多年只有黑暗,却一下迎来这奇特的风雪和这奇特的少年,它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渊源,它更喜欢食用的是这里面的故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