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三十秒后的吻 作者:合续

发布时间:2019-09-11 18:01 类别:BL同人

破镜重圆现代架空日韩
 
文案:
     鑽石王牌同人小說。
 
配對:御幸一也及澤村榮純。
 
劇情走向:HE。
 
簡介:這是一個不懂戀愛的故事,從跌跌撞撞的失去,再到喀喀絆絆的相處,願彼此都有一個完美的歸屬。
 
    
    ☆、第1章 
 
  關於愛情,他和他都輸的遍體麟傷。
  「逢坂君。」
  「有!」
  「櫻井君。」
  「有。」
  「小湊君。」
  「在。」
  「澤村君。」
  「教授,他去看北極熊了。」
  「……就沒有好一點的說詞嗎。」
  「那,去找白熊?」
  「……降谷君,熊的話題還是停止比較好。」說這話的是小湊春市,他坐在降谷曉的隔壁位置低聲提醒,教授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還好現在教室裡充斥著笑鬧聲,讓氣氛沒有太過嚴肅。
  「……繼續點名,下一位,福山君。」
  整整七十二個小時,手機關機、桌機線拔除、窗簾緊閉。
  澤村榮純已經有三天的時間沒有到大學裡上課,倒也不是完全無法聯絡,小湊春市與降谷曉儘管擔心卻也依舊沒有到他在外租的小公寓裡探望,只在教授心血來潮想點名時替他求了些情,也不清楚有沒有幫倒忙就是了。
  但看在說這些話的降谷曉那臉認真又不苟言笑的面容,教授還是勉強在簽到單上面將那列寫著澤村榮純的名字給打了個勾。
  那一堂課因為教授在別所研究所還有其他面試一個半小時就宣布解散,鄰近中午時段,兩人收拾好肩包便前往學生食堂準備飽食一頓,路上剛好遇上原田雅功,便併桌一起用餐,由於人潮洶湧,他們只好選了最後的下下籤─離公用電視只有一步之遙的位子。
  螢幕裡不斷發出制式播音,這段新聞稿不用看螢幕都能倒背如流,三人沉默一會,還是選擇無視。
  「趕緊吃完離開吧。」
  「阿,今天的咖哩飯是白熊形狀……」
  「降谷君……」
  這幾天在大學裡,更正確一點來說:社會上最近最熱門的話題都是那位讀賣巨人隊的天才捕手的滿天緋聞,畢竟是個池面又替球團屢創佳績,據說網路粉絲團都破了五萬人。
  儘管新聞台已經將那場賽後LIVE採訪播了不下百次卻還是消停不了,那只是一場養樂多燕子與讀賣巨人的練習賽,任誰也沒想到在賽後採訪居然有記者提問了完全不相關的問題,雖然馬上被請了出去,但台上台下氛圍凝重。
  『別理那個記者,他只是想炒作話題。』
  身旁的隊友松崗翔一適時提醒了一句,御幸一也只是保持一貫的微笑極具風度地擺擺手表示不介意,他習慣掩飾,而且從不讓人感到矯情。
  而坐在離御幸一也隔了兩個坐席的讀賣巨人游擊手──倉持洋一卻有些不安,他知道混蛋眼鏡不需要他- cao -心,但從方才起不斷跳動的眼皮卻在告誡他似暴風雨前的寧靜。
  將近一小時的採訪很快過去,台上的選手一致起立與媒體及還留守的球迷深深鞠了躬便離開回到後台休息區裡,卻突然有個人影冷不防越過警衛衝到跟前大聲叫喊。
  是方才被請出去的記者,似乎鐵了心要拿個爆炸- xing -的獨家回去交差。
  『御幸選手,請回答我的提問!』
  『與比賽無關。』御幸還是牽著嘴角,只是看上去有些不耐,當周圍的守備終於又把人拖到門口時御幸卻突然打開了桌面上還來不及被收走的桌上型麥克風的開關,用有些低沉緩和的嗓音輕聲開了口。
  『雖說與比賽無關,但既然您都這麼誠心地發問了。』
  現場忽然從一陣雜亂中變得鴉雀無聲,大家都在屏息以待,倒是倉持洋一發急地撥開站在前方的隊友們想趕在混蛋四眼開口前拿張報紙塞進他那張狗嘴,他不期待他能吐出什麼鬼象牙,只願別給自己添麻煩啊!
  事與願違,在倉持洋一準備用格鬥技把人架走前,那雙薄唇一開一翕吐出完整的字句後,有些哀傷地笑了。
  那是倉持洋一第二次見到那樣的御幸,像是與現實妥協了什麼,又或是,終於放下了什麼。
  『是的,我現在有交往的對象,而且對方是個男人。』
  ──
  切忌發怒,並多關心身邊好友,摩羯座。
  當成宮鳴第三十次按下門鈴還是無人應答後便隨手拿起壓在一旁花瓶底下的備用鑰匙熟門熟路地開了門,室內一片昏暗,他看見澤村瑟縮在沙發裡,蜷曲起來的身體竟讓他看起來十分可憐。
  忍下滿肚子的憤怒重重將買來的啤酒與微波食品往桌上一摔,正準備教訓他明明有胃病還不準時吃飯時從電視機裡傳來一聲刺耳又淒厲的尖叫聲讓他瞬間背脊發涼大喊了出來。
  「阿,你怎麼來了?還帶了晚餐耶!還有,你剛剛的叫聲太大了,會吵到鄰居。」
  爺爺我可是在外面按了幾十次門鈴,結果這傢伙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在這裡看鬼片,會擔心這個笨蛋出事的我簡直是世界第一大白癡!
  「我以為那個是電影裡的特效音,原來是你在按我家門鈴阿哈哈哈。」
  「你家廚房在哪。」
  「左手邊,怎麼了?想喝水嗎?」
  成宮鳴眼神狠狠瞪著眼前露出疑惑神情的澤村榮純還是忍不住大吼:「想拿把菜刀砍了你!!!」
  解決完毫無營養的雞肉粥與玉米濃湯後,成宮鳴理所當然的賴在皮質沙發上稍作休息,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澤村榮純似乎是個很愛乾淨的人,收拾完垃圾及廚餘後馬上洗了餐具,順便拿了一套乾淨的睡衣往成宮鳴頭上一扔要他先去沖澡。
  成宮鳴順手拿起方才進門被他隨手放在茶几上的天藍色鴨舌帽──他最近時常戴著這頂帽子上場投球比賽,據說是一位粉絲送的──丟進洗衣桶,這位傲氣十足的旅美球兒礙於戀人在日本研讀大學常常只要一有休假就會兩點一線的飛。今日也是,一下飛機先是去原田雅功那裏廝混了好一陣才起身前來舊識笨蛋村的租屋處,也許是因為同為投手,就算總是意見不合或是大打出手,其實早已把對方當成摯友一樣看待。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