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我在聊斋考科举 作者:胡半仙儿(下)

发布时间:2019-10-08 20:23 类别:BL同人

仙侠修真灵异神怪聊斋科举
第155章 想招个女捕快
  从大堂下来之后, 回到书房, 季子禾取下头上的官帽搁在桌上,忍不住叹了口气。
  孟章正趴在软垫上看游记,听到声响后抬起了脑袋, “怎么了?”
  “我突然发现高大爷有句话说的真对。”季子禾表情严肃道。
  “什么话?”
  “前两天, 他不是对县衙里的捕鼠官们说吗, 嘴上无毛, 办事不牢。今天我在公堂上差点就没有镇住场子,你说我要不要也留点胡子,让我显得更有威严点。”
  捕鼠官?就是那几只为了偷吃灶台里的炖肉结果被火把脸上的毛燎焦了的肥猫?大厨高大爷那不是在骂猫偷吃东西嘛,怎么到了小禾子嘴里就变了味道了。
  孟章摸了摸下巴, “这个说难倒也不难, 说容易倒也不容易。”
  “为什么?”
  “说难是因为, 你还记得你成仙以后到现在刮过几次胡子吗?”孟章提醒道。
  “唉?”听孟章这么一说,季子禾突然发现, 好像自己从成仙, 不, 从当上城隍之后,就没有刮过胡子啊。
  “凡与神仙的差别很大, 由凡入仙之后,肉体也会发生变化,身体会停留在你所经历过的岁月里,身体最巅峰的时刻。岁月总像是漏掉了仙人,不忍心在他们脸上留下痕迹。虽然你成仙的时候已经开始长胡子了, 不过那几- ri -你刮掉了,胡子也不是不能再长,就是长得太慢了。如果没有外力干预,估计等个几百几千年,你肯定可以如愿以偿。”
  “啊,要这么久啊?”
  “当然啦,别说神仙,就连没成仙的修士,长胡子也比凡人慢的多。不然他们一闭关就是几十几百上千年的,出来就得变成满脸大胡子的野人,那还怎么仙气飘飘。”
  季子禾幻想一下神仙一出关就要先就着镜子剃胡子的场景,不禁笑了起来,“说的也是。那骨头,有什么可以长胡子的秘方吗?”
  “没有,谁没事儿研究那个啊。不过想要胡子有什么难事,就算没真的,我也可以给你贴个假的,你若不想要假的,我还可以教你个障眼法。”孟章说道。
  “那你还是抽空把障眼法教给我吧,假胡子容易露馅。”季子禾想了想说道。
  于是下午季子禾带着衙役们去查案时,衙役们就发现他们的县太爷一个中午的功夫就长出了山羊胡。
  众人面上淡定,实则心照不宣。哪有人的胡子可以长这么快,一定是贴的假胡子!
  季子禾也没指望自己的手下能够相信,他弄这个障眼法可不是给他们看的,而是给百姓看的。
  查案的时候不像在县衙办公,孟章对季子禾那简直就是寸步不离。县衙是官府,自古无论阳间还是- yin -间的官府对于邪祟都有一定的威慑力,没人敢在其中造次。但出差就不一样了,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季子禾首先去的地方,就是陈茉儿失踪的地方,也就是陈家。一路上为了防止孟章无聊,季子禾骑在马上,就向孟章说起了这桩案子的来龙去脉。
  县衙的马也是有限的,除了季子禾骑马,其他的衙役都是靠两条腿走路,所有马的速度肯定不会有多快,这就让季子禾有足够的时间去孟章讨论案情。
  之前季子禾下了堂之后,就掏出来了生死簿,这玩意儿记载了宁安县所有人口简略生平,他有一本,判官那里也有一本,不过判官的那本比他的还要简略一些。
  季子禾翻开生死簿,找到了陈茉儿的的生死簿,她的名字已经被勾掉了,证明此人已经死掉了,死因是被人剖心而死,至于凶手是谁,生死簿上没有写。毕竟这本簿子又不是什么个人传记,描写生平最详细的也就几句话的事儿,怎么可能什么都清楚。
  季子禾又召来了黑白无常,想要将陈茉儿的魂魄提过来询问一番,问问她究竟是被谁所杀死的。结果一问才发现,陈茉儿的魂魄失踪了,没有被他们勾走。
  魂魄没有被- yin -差带走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 yin -差找不到新鬼,也不一定是说那魂魄就一定是被坏人抓走了。意外情况多的很,有自己乱逛跑丢的,有故意藏起来的,甚至还有鬼能在- yin -差找到自己之前就能把自己作的魂飞魄散,不留一丝渣渣,乱七八糟的的情况- yin -差们见的太多了。所以像这种情况,- yin -差们也不会专门向季子禾汇报具体丢了谁谁谁,顶多就是每天晚上汇报工作的时候写上一句,今天死了多少人,实际勾了多少个魂。
  虽然有时候魂魄会失踪很多,但不用担心魂魄不够用。虽然总会出现什么孤魂野鬼,或是鬼死掉的情况,但其实天地间的生灵并没有减少过。因为除了这些转生的魂魄,天地自然会产生新的魂魄出现,不然大楚的人口怎么会一天天的增多啊。
  找不到陈茉儿的魂魄,这让季子禾想走捷径办案的路给堵死了。他只能吩咐黑白无常尽量寻找到陈茉儿的魂魄,能找到那就最好了,不过季子禾也觉得希望不是很大。
  没有捷径可走,那就只能脚踏实地的办案了。怎么说季子禾也看了那么多的卷宗,自觉推理能力大大提升,他很有信心为陈家人找到杀害陈茉儿的凶手,还她一个公道,这也是季子禾非要亲自去实地侦查的原因。
  “为什么你不认为赵来福就是凶手呢?”孟章听完季子禾的叙述后问道。
  “虽然赵来福是有嫌疑,但我认为他的嫌疑并不大。陈茉儿的尸体是在牛头岭发现的不错,可是陈茉儿是失踪在自己家里,赵来福犯不着跑到陈茉儿家里将人带了那么远,故意把尸体扔在自己家附近,那不是自找麻烦嘛。其实我觉得,陈家人也没有真的认为赵来福就是杀人凶手,如果真确定是他,击鼓鸣冤的时候肯定就直接去告他了,犯不着绕一个圈。之所以现在非认为是他,主要是迁怒罢了。本来人家死了女儿就很难过,这家伙还在那里说风凉话,人家不揍他才怪。反正也找不到凶手,干脆就将怒气撒在了他的身上,这还是得怨他自己嘴欠。”季子禾说道。
  “可若不是他,为何他要在陈茉儿死后说风凉话?”
  “嗯,这我也有些猜测。他之前向陈家人提过亲,陈家人没有同意,瞧他们昨天在公堂上的样子,陈家人在拒婚时应该对赵来福说过很难听的话,让赵来福一直怀恨在心。以至于看到陈茉儿的尸体之后,赵来福便忍不住开口讽刺,在陈家人伤口上撒盐,口头上报复人家。”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