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暗流 作者:糖风大作

发布时间:2019-05-27 23:24 类别:推理悬疑

 
文案
 
沈情只想老老实实做个小混混,每天打打架斗斗殴,过一天是一天。
谁会知道突然蹦出个人民医生,嫌他这嫌他那,还非要把他带回家,声称协助办案,实则整天对他压榨。
然而,盐城市地下暗流涌动,随着各种血淋淋的真相被阻绝断流拔地而起,陆远才发现这个黄毛混混的身份比他想的要多的多。
聊骚耍宝忠犬攻×陪攻聊骚耍宝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情,陆远 ┃ 配角:严明浩,卫嫦,姜子阳,秦朗秦风 ┃ 其它:
 
  ☆、黄毛混混
 
  漆黑破旧民宿住宅区,两条黑影一大一小,一前一后穿梭于破烂小巷中。
  呼......呼......不能停下,不能被抓......
  “啊......啊......”
  远处辽阔马路上路灯闪烁,星光点点,来回穿梭的大卡车如同巨大猛兽般发出可怖低吼声,将这条漆黑公路下本就没有灯光的破巷子衬得更加- yin -森恐怖。
  男孩喘出大气,杂乱的头发盖住眼双眼,不断奔跑的小腿肿青隆起一块,像是被铁棍一般的利器抽肿的。他一瘸一拐,速度却不比双腿完好的人慢下一点,身上的破棉袄有几处已经烂的露了棉花,寒气从他嘴里呼出落到尘埃里又转瞬即逝。
  这种运动强度对于他的身体来说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
  他迅速转身蹲在墙角,用破篮竹编框子尽可能的将自己藏起来。
  又伸手胡乱地抹了把嘴,- shi -热的液体顺着尖瘦的下颚往下滴,也不知道那是血是汗还是自己的口水。
  周围一切变得死寂可怕,他只能听到自己吞咽唾沫的声音以及跳动不停的心脏。
  不远处传来狗吠声,但却没人愿意去理会到底是不是自家的狗碰到了什么怪人。
  男孩连气都不敢喘,然而心脏却跳个不停。
  铁棍拖拽在地发出激烈刺耳的摩擦声,脚步声也由远及近,停了下来。
  他捂住嘴,尽可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止不去颤抖,希望在他滑出泪水的明眸中变得渺茫,但还倔强的不肯完全消失。
  沙沙——
  他眼睁睁瞧着身前一个篮子被拿起来,男孩瞪大眼睛,那男人笑起来,咧开嘴露出森森白牙,一手拿着的铁棍被远处打来的点点微弱灯光照着发亮。
  “抓到你了。”
  “不要—————!”沈情猝然睁开眼睛大口呼着气,如同沉溺深海的人得到呼吸,一张俊脸全是水。
  他抬手抹了把脸,- shi -乎乎的,浑身黏腻。挣扎着坐起来,依旧大口喘气,但心却渐渐平静下来。
  还好......还好......他还活着......
  门从外面打开。
  “又做噩梦了?”卫嫦端着铁盆走进来,虽然是在问他,但语气确是陈述句,看起来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手里那个铁盆已经凹进去好几处,放在地上也因为底部不平整里面的水摇摇晃晃,撒出些许。
  卫嫦将毛巾放进水里来回搓几下,拧干水递给沈情,示意他把脸上的汗擦擦。
  “你从昨天夜里就发烧,嘴里一个劲的嘟囔着也不知道说了些啥,我也没听清。”卫嫦见他还在发愣,自己递出去的毛巾没人接,他便把沈情一只手抓过来将毛巾塞到他手中,语气里满是不耐烦:“你快点擦擦你脸上的汗吧,看你这样烧应该是退了,要是你还觉得不太好那就去医院看看,吃点药,别以后再留什么后遗症。”
  倒也不是卫嫦矫情,非要去医院看看,毕竟卫嫦昨天夜里发现沈情发烧时,不知道这人已经烧多久了,一摸发现烧的还挺厉害。
  虽然他按照自家以前的土方法用被子给沈情捂出汗,可还是怕把他脑子烧坏。毕竟他没啥亲人,也就和沈情相处的时间长点。
  “没事,不用去医院。”沈情头还是昏昏沉沉,想站起来没站稳就又坐到床上,“- cao -......”他低声咒骂,抬手呼啦着自己的一头黄毛作为发泄出口。
  虽然是头吊儿郎当的社会黄毛,但不得不说沈情长得很好看,眉目清秀,眼珠乌黑,高直的鼻梁却不似一般男人的粗犷,小巧的鼻头散发出女人似的美感,但凌厉的双眼时刻告诉别人这个男人不能招惹。
  沈情皮肤本来就白,一头黄毛衬得他皮肤几乎透明,但与他柔美沉稳的外貌格格不入。
  卫嫦也不急,慢慢等沈情发泄完。
  “走吧。”沈情摸到枕头下的手机打开瞧了眼,“飞哥那边可不等咱们。”说着将毛巾随手扔回铁盆里,激起一层水花。又伸手拿起外套站起身往外走。
  卫嫦应了声伸手把手上水渍蹭到自己十块钱特价买的牛仔裤上,转身抬脚跟上他出门。
  初秋的黑夜气温骤降,天空繁星点点闪烁,微风清冷如利刀割过已经黄透了的银杏树叶,树叶便狼狈又可怜地散落一地,风声呼啸,吹动树叶簌簌作响。
  沈情脖子绷得直直的,嘴抿着,若不细看,那本就神离的脸上毫无情绪,周围仿佛散发出不近人情的冰冷,可若仔细看,那黄色头发下一双极好看的凤眼正微微眯着,眼神里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情绪,若非要说,那情绪像极了一头紧盯猎物的野狼,只是在他面前的只有昏暗破旧时亮时灭的库灯。
  “我说你非要把我也拉出来。”卫嫦冻得有些哆嗦,双腿也不老实,来回跺着。“你自己要出来望风带着我干嘛?卧槽,这真的刚到秋天吗?这小风儿吹得还挺凌厉……”卫嫦穿着破洞牛仔裤,上身只有件衬衫,“要说还真不能买便宜货,一点都不保暖……”
  沈情没理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紧紧盯住前方,微微皱起的眉头被黄毛遮住,他心底的情绪也被遮住。
  库内,只见昏黄的灯光下对坐着两人,中间的桌子摆着三个手提箱,像是银行装钱的箱子,两人身后各站着几人,正神色不悦的盯着对方,这种气氛令人窒息。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