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洪荒漫游+番外 作者:吉尔提缇/亦静

发布时间:2015-05-18 20:30 类别:网游竞技

 
 
 
 
 
《洪荒漫游》作者:吉尔提缇/亦静
 
文案:
 
我,我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战士...
 
虽然我现在还是一个只有半张羊皮裹身的半裸精灵!
 
在避免被人家吃干抹净的同时,流浪在洪荒的奇异幻境里
 
 
 
 
  我是一个精灵,白色的长发,尖尖的耳朵,平板的身躯,是的我是男的。
  我诞生在精灵树下,所有的精灵都是这树生下来的,生下来的时候都赤条条的,光着PP跑去精灵长老那里去领自己的衣服武器,我看中了一把大剑,想要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但是长老说那是战士用的,而我身来是一个法师,只能穿法师袍,拿既没有什么攻击力又不威风的法杖或者魔法书。
  不服气我反抗,一定要那把剑,结果是长老被我赤条条的闹的没有办法,就把大剑扔给了我,相对的,什么其他东西都不给我了,弄的我连双袜子都没有。
  于是我就举着我的大剑向精灵城外冲去,城里的精灵战士们看着我这个全身没有几条肌肉的精灵法师举着一把大剑裸奔而去,都忍不住笑我==有什么了不起,至少我的身材很好….
  我冲到城外,挥剑砍死了一头在无辜吃草的火力羊,以最快的速度剥下它的皮围在自己身上。我还是有羞耻心滴,重要部位总是应该遮住。
  我不想回城去。
  城里都是些自命高贵的傻瓜,我不要再回去和他们荒废度日。
  我要穿过洪荒大陆,去找属于我的骑士。
  在最初诞生时,精灵树就告诉了我很多事情,每一个法师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骑士,要找到自己的骑士就一定要有勇气去洪荒大陆流浪,那里不但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野兽,还有一些专门抓法师去当宠物的坏蛋。
  但是我还是要去,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骑士的法师始终是不完整的,是很难成长的。
  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蓝多,这个不是为了浪漫,而是一种心愿。因为法师没有什么力量,只能用蓝色的法力给自己补补血,给怪兽挠挠痒,于是我祈祷蓝色的法力也不要那么快用完才好。
  在我的羊皮上,我用大剑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于是蓝多出发了!
  洪荒大陆的长相真不是盖的,什么奇形怪状的植物都有,我小心的避开这些东西,只敢选择没有什么危险的火力羊先狩猎,大剑满好用的,挥挥就把火力羊砍的四分五裂,然后我再将羊用法力融化成一个蓝色的光球吸收进体内,补充我的法力与身体,进行缓慢的成长。
  不久,我遇见了一个精灵战士。
  他是我看见的第一个同样想穿过洪荒大陆精灵,他一定是想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法师。
  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与荒原大熊对打(那是我碰都还不敢去碰的东西),已经自我成长的很像那么回事了,不但有了好多漂亮的肌肉,而且身上有双无论是外形还是质量都是长老给的劣质货不能比拟的战靴。
  “你好!”我向他打了招呼。
  他将死掉的熊变成红色光团吸收了之后,才回过头来对着我发愣我大概是他看见的第一个只围着一张破羊皮,带着一把大剑的精灵法师。
  “你的靴子在哪里买的?”我又问。
  他对我大笑起来,笑的尖尖的耳朵竖了起来,说:“你觉得洪荒大陆有商店的吗?”
  我想想也的确没有看见过一个小卖部,不好意思起来,问道:
  “那你是哪里来得来的,我也想要。你知道,我现在的穿着太暴露了。”
  他玩味的看着我的半裸体,我突然觉得他那双只有精灵才有的琥珀色眼睛在说话,而且内容好像是:我怎么不觉的?也许你应该更暴露才好。
  “哦啊,不说算了。”我转身打算走了,他才一把拉住我。
  看来他砍熊也砍的累了,就把我揽在他的怀里,一起坐在布满绒绒小草的地上,指着那漂亮的战靴说:
  “这是我遇见的一个人类战士给我的,算…………算是一夜情的礼物吧。”
  我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看着他尊贵的精灵面容,叫道:“你们两个战士搞什么搞!?”
  他对我露出无比媚惑的微笑,竖起一根手指摇摇:“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啊。”
  待他慢慢的说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在洪荒里流浪的时候,有一天被大熊们围攻,虽然单挑他是没有问题,围殴可顶不顺,于是他被大熊们追的到处乱跑,边跑边喊救命啊救命啊!!!结果一个路过的人类战士追上来,和他合力将大熊们搞定,但是自己也受损严重。
  虽然把一堆熊肉都吸收了,但是他们两人的生命力还是上不去,只能肩并肩的坐在地上歇气,这在充满了突发危险的洪荒大陆显然是一件冒险的事,所谓病急乱投医就是在这时候发生了。
  “你是精灵吧?”俊朗的人类战士转过头来问他。
  显然是废话,那不染纤尘的容颜,那金色的头发,那细长的耳朵,哪一样不是精灵的证明。
  “精灵不是有很多法力能补充生命力吗?”人类战士说着,手不安分的伸进了他并拢的大腿里。
  “可是我是精灵………战士………”精灵的身体何其敏感,他立刻接收到了那酥麻的触感,微微咬着嘴唇道。
  是的,精灵法师能通过交和来给战士补充生命力,而且这种效果是立竿见影,但是精灵战士就……==‘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还是搞上了,战士的战甲扔在一边,精灵的软甲整齐的叠在地上………
  “那结果哪?”我在他怀里仰起头问。
  “结果我们两个的生命力一点没有恢复,倒是体力耗费了不少。”他这么回答我,脸上出现了一道道黑线。
  ==’这种结果,本来就是可以预见的………
  “可是你不同啊…….”这家伙低下头来,琥珀色的眼睛盯着我的羊皮,“你是一个法师………..”
  我的皮肤阵阵发紧,难道,难道我就这么给他吃么!?
  2
  这家伙的手不安分的伸进我的羊皮底下,急的我大叫起来:
  “我可以给你长生命力!!有更方便的方法,不用做就可以!!”
  他悻悻的收回手,耸耸肩,看起来怎么好像很遗憾的样子?==“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松了一口气。
  “爬来爬去。”他抬起头认真的告诉我。
  狂汗,怎么有精灵会给自己取个这样的名字!?
  “你那?”
  “我?我叫蓝多。”
  我站起来,挥舞着大剑,在空气里写着爬来爬去这个名字,然后念动咒语,一口吻住爬来爬去的嘴—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吻,充满了人道主义的味道。
  一贯红光从我的口中注入了爬来爬去的身体里,他霍的一下站起来,夸张的挥舞着双臂叫道:
  “我全身充满了力量了。”
  我满意的看着自己第一次给别人补充生命力,也不介意我的初吻就这么献给了一个叫爬来爬去的家伙了。
  “谢谢你!”爬来爬去感激的握着我得手,说什么也要把脚上的那双战靴送给我。
  我开心的接受了这个用一个吻换来的礼物,但我穿上这个靴子最后,发现我才要变成了爬来爬去我根本走不动!!战士的战靴对法师来说太重了,我刚想走一步就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爬来爬去光着脚丫子慌张的在我后面叫道:“我看见你的PP了!你的羊皮太短了。”
  ==
  我脱下战靴还给爬来爬去,说:“谢谢你的美意了,我实在是受不起。”
  爬来爬去还很遗憾的样子,最后在身上摸出了一个护佑耳环给我戴上,算是给我的一点点心意。
  本来想着要和他一起上路,结果爬来爬去说他在等人,难道是在等和他一夜情的人类战士?
  我满脸黑线的对他说:
  “爬来爬去,你知道,我并不想多事,但是…..两个战士在一起是没有结果的。”
  爬来爬去差点用他的小匕首噗噗捅我一下,好在他控制住了自己,光冲我大声道:
  “我在等一个法师,一个可爱的人类精灵法师。长的帅极了!他前些日子写信给我,说我可能是属于他的战士!所以我才在洪荒边缘等待他的!”
  居然是在等笔友!我晕。
  然后我告别了爬来爬去,要继续走自己的路。
  爬来爬去还远远的说:“蓝多再见!以后有事你说话!”
  我微笑着对他挥挥手,其实听见这句话我已经很开心了,真有危险了我还能去千里迢迢的找他?
  胆战心惊的走在洪荒大陆上,我只要远远的看见有人影就会叫喊着跑上去,但是看起来很近的距离总是太远,怎么也追不上。
  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原野里欺负火力羊。
  期间被大青蛙扑过,被大熊追过,我都靠着自己惊人的速度与毅力逃了过去,躲在大石头上瑟瑟发抖。
  到了晚上,我找到安全的地方,在手指上点起微小的精灵之火,为自己带来一线温暖,一丝安慰。
  我一天一天的在洪荒大陆上流浪,本来还算顺利,也在一点点的自我成长,我的头发更长了,眼睛的碧蓝也更深了,而我蓝色的法力也真的多起来,直到有一天我在草地上看见了一具可怕的残骸。
  虽然这残骸被撕的四分五裂了,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一具精灵的尸体。
  他的衣服已经破成了布条条,身上配饰全无,而且身体由双腿间被撕成了两半,之后又被不规则的啃食。
  他苍白的头发已经失去了光泽,一双碧绿的眼睛还圆睁着,变成了灰色的嘴唇微微的张着,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说。
  我的全身顿时爬满了寒意。
  不光是因为这是一具精灵的尸体,而是他的尸体还留在这里。
  如果是被野兽咬死或者由于其他什么自然原因死亡的精灵,尸体都会消失,回到精灵之树那里重生。
  而被战士或者法师杀死,则很难自我复活。
  眼前的这个精灵显然是被真的杀死了,所以残骸才会留在这里,受着风吹日晒。
  我颤抖着将他圆睁的眼睛合上,然后把他的身体拼好,挥动大剑念动咒语,那横死的精灵渐渐的融成了一个光球,收进了我的体内。
  我要保留他的灵魂,等着也许有复活的一天。
  而且我握紧自己的大剑,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碰上“凶手”。
  那个凶手可能是精灵,也可能是人类,可能是半兽人,也可能是小矮子。
  而唯一能认出他是“凶手”的标志,就是凡是犯了杀戮之罪的人,眼睛都会变成红色,需要法师用非常多的法力才能消去。
  我心里非常害怕,有时候甚至想到了爬来爬去,好想回去找他。
  但是,我必须前进。
  一天,我正在快速的穿梭一个洼地,这时天色已晚,突然看见前面有使用武器的蓝光,是有人在打怪物。
  我几乎是尖叫着载歌载舞的向那光亮处跑去,只见一个潇洒无比的黑精灵战士在与一只荒原大毛兽单挑,他的武器是我没有见过的镶满了灵魂石的华丽长刀,身上穿的是我没有见过的骨甲,和只有一张羊皮裹身的我一比,简直是贫民与贵族的差别。
  等到那荒原大毛兽在他的手里华丽倒下,我才敢向他走去,怯怯的打招呼:
  “咳,你好。”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