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掰弯计 作者:乔家小巴

发布时间:2014-09-28 08:01 类别:现代都市

甜文都市情缘因缘邂逅怅然若失
 
 
备注:
     他站在我的身边,搂紧我的肩膀
 
我闻着他身上那股清新的橘子香水味
 
看着他那张浸在阳光里的侧颜
 
发现我的头顶还不及他的锁骨
 
可是只要我们紧紧相拥
 
他厚实胸膛也足够成为我的全世界
 
 
内容标签:甜文 怅然若失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多的去了 ┃ 配角:多的去了 ┃ 其它:纯爱故事合集
==================
 
  ☆、元气少年缘结神(一)
 
  01
  冬夜,天空中飘着白色的鹅毛大雪,铺满梧桐落叶的街道上的行人逐渐减少。就在这时,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个身影则匆匆向前赶,毫无一丝懈怠。年轻的母亲拽着仅有五岁的儿子的手,不够温柔,动作生硬,就像拖着一只没有生命的二十二寸的旅行箱,小跑在街道上。她身后的孩子脸色苍白,宛若其脚下的白雪,跨着大步子,跟随着前方,他那个急急匆匆的母亲。没跑几步,想要停下来休息的他大声的咳嗽着,嘴里嚷嚷着,“妈妈,你慢点,你慢点”。可是,他的母亲没有如他的愿,不顾他的呼喊,只是拽着他那手掌泛红的小手,在风雪中全速奔跑。
  街的尽头是一家儿童福利院,专为无依无靠,无人抚养的孩子以及残障孩子提供服务。年轻的母亲拉着她的儿子上前,怔怔的看着福利院那乌黑色的铁制大门,想起了早起时做的决定,想要握紧儿子的手,却只能慢慢放开。
  当年,作为单亲母亲的她不顾别人的劝阻和自己的经济情况,一个人执意将儿子生了下来。可是,她那面若天使,可爱乖巧的儿子降世后,噩耗便接踵而至。她儿子的肤色雪白,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皮肤下的青筋,不是因为生来白嫩,而是因为患有可怕的败血症。
  败血症,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可是这病可能随时要了她儿子的命,好像一个随时会引爆的定时炸弹。
  她想要救治她的宝贝儿子,可是,她没有这个经济条件。况且,父母和朋友说她还年轻貌美,抛弃这个孩子,她还有再去追寻幸福的可能。再三斟酌,她还在在这个雪夜,带着儿子来到儿童福利院,准备将他丢了。
  她想,算了,她实在没能力去养这个孩子了,还是让政府和国家替她去养吧。
  母亲用力敲打着门卫室的玻璃,大声的呼喊,才将已经酣睡的保安喊醒。不耐烦的保安打了个哈欠,起身过了件绿色的军大衣,解开大门上的链条锁,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随后,保安打开了那老旧,微微生锈的铁门,迎这对母子进门。年幼的孩子看着这堵破旧不堪的大铁门,身子一颤,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地狱的入口。
  待保安通报完毕,一个穿着呢绒长裙的老妇人拄着拐杖从亮着灯火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面带慈祥和蔼的笑,踱着缓慢的步子,走到年轻的母亲面前。年轻的母亲嘴里呼着白气,搓着已经被冻的发红的双手,和福利院的院长打招呼。随后,她将躲在她身后的儿子拉到院长面前。
  院长稍稍俯身,看着那张被冻得发红的小脸儿,笑着问:“就是这个孩子吗?”
  年轻的母亲没有张口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只有五岁的孩子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只是木木的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母亲,又瞥了那院长老奶奶几眼,实在单纯。
  母亲蹲下身子,将他脑袋上的绒线帽带好,握了握他那双带着粉蓝色绒线手套的小手,双眸含泪,对着院长说:“这个孩子,今后就拜托您了。”
  说完,她将手里的孩子往院长的怀里一推,装作很平静的往福利院的门外走去。
  五岁的孩子别的不识,唯独认识自己的母亲。
  看着母亲转身离去的背影,孩子挣脱了院长的怀抱,快步跑上前,死死拽着母亲的衣摆,嘶声力竭的大哭,扯开嗓子尖叫道:“妈妈,你不要我了吗?”
  见自己儿子的情绪很不稳定,母亲便擦掉了脸上的眼泪,俯下身子,捏了捏儿子的脸蛋,笑着说:
  “妈妈有事,小病先和奶奶玩一会,再下雪的时候,我就来接小病了。”
  小病这个名字是她的父亲娶得,家里人都不喜欢这个病怏怏的孩子,于是,就随便的给他取了个叫作小病的名字。
  她知道,小病这个名字不好,但有名字,总比没名字强。
  “你一定要来。”
  小病看着即将离开的母亲,信以为真的撒开了那只原本拽紧衣摆的小手,说着。
  “小病,妈妈答应你,一定会来。”母亲见小病的情绪稳定了,便强颜欢笑道。
  “我在这里等你。”
  天真的小病真的信了母亲的谎言,左手牵着院长温热的手,右手抱着母亲最后一次送给他的小熊,目视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在雪夜里,渐行渐远。小病在福利院的第二天,没有下雪,他很失望。小病在福利院的第三天,终于下雪了。那天,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小棉袄,趴在福利院那扇冰凉的黑色铁门上,眼巴巴的看着门外街上的行人,就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白狗。
  雪一直在下,他从早等到了晚,忘掉了腹中的饥饿,屏蔽了小伙伴和院长的劝阻,不依不挠的站着,等着那个允诺他会在下雪天来接他回家的母亲。小病不知道,这其实不过是他一个人惦记着的笑话,当他站在冰天雪地里时,他的母亲早已坐在温暖的屋子里,被人拥入怀中。
  毕竟,没什么人会钻进垃圾桶,把丢掉的没用的垃圾再捡回来。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坐在云端上,一个巨形沙漏旁,手中执册的男子瞥了一眼他眼前的水雾,感叹道。
  男子身着一身鲜红色的古装,青丝高高束起,金簪绾发,凤目扬起,鼻若悬胆,唇如花瓣,生得一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胜潘安的英俊模样。
  02
  绯是天上掌管时间的神仙,朱雀化人,因为他那身鲜艳瑰丽的红羽,便名曰绯。
  他单手执笔,在宣纸上书写了几个字,然后,唤来使者青鸟,送去书信。做完一天的工作,他便躺在了前些日子青鸟去人间买的单人沙发,伸了个懒腰,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看着那个在雪地里哭天喊地,哭相极丑的小病。
  “哭相好丑。”绯喃喃自语,评论着小病那流鼻涕流眼泪的哭相。
  本来他还津津有味的看着小病的惨状,没一会儿,天庭的饭点到了,他拿出抽屉里的餐券,悠哉悠哉的驾着云,准备去食堂的小包间,跟青龙,白虎和玄武搓一顿,小酌一杯。
  到食堂的时候,绯看到一窝散仙手里端着饭盆,聚在一个地方,嘴里唧唧歪歪的谈论着些什么。绯也没有放在心上,摇着扇子,径直往小饭店的包间去。打开门,只见青龙,白虎,玄武三位星君已经入座,而他们上司,紫薇大帝的座位却空着。绯向三位星君恭敬地行抱拳礼,然后入座,为自己斟了一杯热茶。
  轻轻啜饮一口茶后,绯执起桌上那把合着的扇子,指了指紫薇大帝的座位,问着坐在朝西位置的青龙星君,只道:
  “沁,今日紫薇大帝人呢?”
  为首的青龙星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为何紫薇大帝今日不来用膳。就在这时,坐在青龙君旁,正在刷微信的白虎星君先是满脸惊讶,然后转了转星眸,像一只得意的狐狸,嬉笑道:
  “我算是知道今儿老板去哪儿了。”
  绯和青龙,玄武星君异口同声问道:“去哪儿了?”
  白虎星君耸肩一笑,将手里的智能手机递给绯他们,玩弄着脖子里的项链,跟他们解释道:
  “我听说,前几天,负责降雪的雪神见一个卖火柴的少女快被冻死了,可怜那少女,便没有在规定的时间降下瑞雪,不仅误了时辰,还改变了那少女的命格,触犯了天条,被贬下凡去了。老板今儿肯定为这事开会去了。”
  白虎星君刚说完话,玄武星君便迫不及待的解释道:
  “我还听说啊,其实那日的那场大雪本是那姑娘的死劫。”
  闻言,除了绯,另外三位星君皆是叹气。青龙星君见绯皱着眉头,表情似乎有些疑惑,便问道:
  “绯,你这是怎么了?”
  绯看着另外三位星君,便不假思索的问道:“我不觉得,雪做错了什么,因为没有那场雪,那卖火柴的小女孩才得以好好活下去。”
  听到绯这么说,青龙星君等人皆是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绯,仿佛在看一个活在别的世界的外星人。
  青龙星君苦笑一下,对着疑惑不已的绯说:“朱雀星君,你这让我怎么说你好。”
  白虎星君立马勾着青龙星君的肩膀,搭话道:“沁,你也知道,绯他太善良太单纯了。”
  “绯,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窥探的命运,即便我们是神仙,也不能去干涉一个人的命运。雪神错便错在那里。”
  青龙星君义正言辞道。
  他见绯垂头不语,便稍稍缓和了凝固的表情,又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一刻是生,一刻是死,都不过是命。”
  绯像个受教的孩子一般点了点头,而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那个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孩子,他暗暗揣测,那个孩子的命途是什么?一帆风顺呢?还是一路坎坷呢?想到那里,他拼命的摇了摇头,想着,区区一个凡人,与他这个长寿的时间之神有何关系。
  就在这时,作为老大的青龙星君看了看白虎星君今日的一身行头,皮外套加牛仔裤,脖子里还挂着两根银链子,染着一头黄发,便扶额,呵斥道:
  “琥,你为什么不穿工作装!”
  虽然如今的天庭与时俱进,神仙们都用起了各种高科技的产品,但他们都还是乐于保持穿衣传统,穿汉服办公。
  白虎星君瞄了青龙星君身上那件蓝色刺绣打卦,撇了撇嘴,道:
  “这汉服土气死了,人界的那些小青年现在可不穿这些了。”
  青龙星君白了白虎星君一眼,用手里那把纸扇的扇骨打了下白虎星君的手,呵斥道:
  “胡闹,祖祖辈辈流出下来的东西,怎能将其摒弃,甚至让其烟消云散。”
  被青龙星君这么一呵,白虎星君抽抽搭搭的靠到绯的身边,撒娇道:
  “绯,沁他又凶我了。”
  绯温柔的整理着白虎星君头顶上几根杂乱的黄发,笑道:
  “沁说的一点都没错,琥,你乖点便是了。”
  “果然是天庭性格最温柔的星君了,对了,现在追你的小仙女儿不是挺多的,怎还打着一条光棍?”白虎星君答。
  绯噗嗤一笑,露出脸上的两个小梨涡,给白虎星君夹了一块糖醋排骨,道:
  “不是没有,只是不想。”
  四位星君吃完饭后,便各自打道回府了。绯化成一只身形娇小的朱鸟在云朵里展翅翱翔。他忽而飞高,宛若一颗上升的红色烟火,忽而低飞,宛若一滴下坠的赤色泪珠。没过一会,他落于府邸门前,化成清俊青年的模样,缓缓踱步,心里还是在想青龙星君沁和自己说的那番话。
  他依旧认为,雪神是没有错的,只是善良的他不愿意去和青龙星君争执些什么。
  03
  转眼间,过了三年,小病已经八岁了。秋去冬来,冬天不会停止它到来的步伐,如期而至。小病期盼冬天,特别是下雪的日子,而福利院的一些人则反感冬天,因为一到下雪的日子,那个叫小病的孩子便整天守在那铁门前,不吃不喝,像着了魔一样,等着他妈妈来福利院接他,从而给他们找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福利院的一些孩子比较早熟,便跟小病说,小病的妈妈才不会来接他,小病的妈妈把他丢到福利院这种地方来就说明一辈子都不要他了。可是,小病根本不在意他们的话,每次都是以“她答应我了”这样的羸弱的傻话去反驳他的小伙伴们。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