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疯猫天使 作者:光怪乾坤

发布时间:2019-06-11 21:59 类别:现代都市

星际未来架空复仇虐渣
 
文案
 
打南边来了只疯猫,长得风流标致;打北边来了条疯狗,一身军装笔挺。
 
风流标致的疯猫被军装笔挺的疯狗带回家,他们一起炖最爱的和平鸽吃。
 
这大概是一个狼狈为女干、同流合污的故事。
 
——————
巴斯卡利亚帝国的一场秘密造神计划,造出来一个疯子,
 
疯子本来也是个正常人,但疯都疯了,干脆当一个快乐的疯子,
 
然后这个疯子遇到另一个疯子,
 
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天真残忍小坏蛋愉悦犯受 & 表面正常实际也不太正常的忠犬攻
 
——————
 
内容标签: 星际 未来架空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撒拉弗 ┃ 配角:奥斯蒙 ┃ 其它:
 
 
 
  ☆、第 1 章
 
  首都星 217-X区舰场
  星舰整齐地停泊着,帝国之星奥斯蒙将军带着他的一些部下,为了帝国最高机密,来到首都星研究院。
  经过程序相当复杂的扫描安检,他被请进了一个满是精密仪器堆砌成的秘密实验室,只有他一个人。
  实验室内,最能占据目光的是中央的巨型玻璃罩,里面可以看到有一张大床,还有一个人乖乖地坐在上面,奥斯蒙不能确定那玻璃罩是用来做什么的,或是实验需要?或是单纯的笼子?
  他走过去,玻璃罩里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目前可以得到的信息是那是一个- xing -别为男的实验体,体型偏向修长,不算瘦弱,露出的手臂上肌理匀称,有着半长的金黄色头发。
  再一步。
  不,或许不是金黄色,原谅他对颜色的分辨并不那么严谨,他只能形容那比金黄要更加淡而柔和,在某些角度甚至会呈现铂金色。
  总之,在那堆银白灰的器材背景下,那片颜色的确很突出。
  奥斯蒙站到了玻璃罩前,那名男- xing -实验体背对着他坐着,他正猜测外界的声音或许传不进去,却突然,罩里面的人蹦跳着直直立在了他的面前,很近,如果忽略那层透明的阻隔的话。
  第一眼,奥斯蒙对于他容貌带着典雅气质的猜测被推翻,深邃的眉眼,看人时有种冰冷与挑逗交错的感觉,上挑的眼角下有淡淡的泪痣,一钩红且薄的唇再增添了几分危险。
  凉薄,说的大概就是这种长相。
  罩里的人看着奥斯蒙,笑了,然后轻轻舔了一下他面前的玻璃罩。
  他的皮肤是不正常的白,但舌尖却是殷红的颜色,当他探出那小截舌头时,奥斯蒙就仿佛看到了一条毒蛇吐出了它的信子。
  奥斯蒙可以确定他闻到了毒的味道,隔着玻璃罩。
  “你见到你的目标了,奥斯蒙将军。”
  不合时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个头发花白、衣着考究的男人走近,他就是这个帝国最高机密的保管者,也是整个研究院的负责人卡登。
  奥斯蒙挑了挑眉,“所以那个最高危险级别的武器就是指他。”
  卡登明白他意有所指,不急着解释,走到- cao -作台前打开了玻璃罩。
  “Kitty,出来吧。”
  Kitty?这是恶搞还是恶趣味?
  那名的确有着某种危险气息的实验体矫捷轻快地跳了下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宽松的实验用衬袍垮到了一边的肩头。
  他赤着脚,踩到地面上更有种惊心的白与脆弱,然而那脚步却不慢,略显愉悦地停在了卡登身前。
  下一刻,奥斯蒙看到那Kitty探出了他修长又带着暧昧气息的手指,去挠了挠卡登的下巴,像一个主人爱抚他的小宠物一样,卡登配合地微微昂起了脑袋。
  “Kitty,这就是将要负责监护你的人了。”卡登笑着将视线引到奥斯蒙身上。
  撒拉弗转而按住卡登的脸颊,将他撇到一边,再走到奥斯蒙跟前,夸张地扬了扬双手,“哇喔喔喔……”
  “希望我们能相处得愉快,亲爱的奥斯蒙将军。”表情却是一点都不耐烦,和他敷衍的语气一样。
  奥斯蒙觉得自己的呼吸系统开始被毒素破坏了,无形的东西束缚着他的气管和肺,让他有种因缺氧而心跳加速的错觉。
  “我也希望如此。”
  危险品转接到手,奥斯蒙领着身后很不安分的那只出了研究院,卡登想再送一程,也跟着一起。
  在安排星舰的这段时间,卡登将奥斯蒙喊到一边,似乎是要传授饲养指南。
  撒拉弗则在奥斯蒙部下的看管下,百般无聊地绕来绕去,在他自己划定的1×1方格中。
  那不是有趣的游戏,很显然。
  突然,他拎了拎身上单薄的布料,那甚至不能称为衣服,他走到那群部下中央。
  “你们看上去穿得很酷,能分我一件吗?”天真且有礼貌的询问。
  他那身松松垮垮的实验袍被一扯,顿时只剩半截卡在腰上,瘦削匀称的腰身显露无遗,他接着抬了抬手,似乎在展示他这新出炉的杰作。
  动机似乎很单纯,但看在这些大兵眼中,就不得不叫他们有些意动了。
  伴随着火热的眼神,口哨声一阵接一阵。
  “当然,不过需要你自己来脱,想要多少就脱多少。”一人坏笑着牵起自己的领口抖了抖,很明显的挑逗。
  撒拉弗听到这话,直接向开口说话的那个走去,动手就解起了他的外套。
  慢慢划过胸口,那手指在喉结处时不时地掠过,一抹暧昧的颜色染上了大兵并不细白的皮肤,正行动着,撒拉弗的双手被一并扣住,整个人被略显急迫地环着压到一辆装甲车厢壳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