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暗夜生存者+番外 作者:曾公子

发布时间:2019-06-13 01:06 类别:现代都市

 
    文案:『黑了,不怕。只要你,还在。』
    被城市遗忘的角落,他们低贱如蝼蚁般生存着,吃不饱,穿不温,久延残喘过着每一日。
    暗黑的生活,彷佛在沼泽上,站在一块薄板,小心翼翼站着,生怕一个不慎,万劫不覆。
    如天使般的外国小男孩,调皮如小刺猬,张开利刺保护自己,刺伤别人的同时也受伤了。
    另一个九岁的他,最大年纪的孤儿院孩子,在一群失去父母庇护的孩子中是如此格格不入。 
    (cp:前期冷峻善良,后期深不可测冷血冷心黑道大佬攻/前期聪明自私,后期心狠手辣带着狐狸面具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磊,瑞克 ┃ 配角:哈,都是绿叶,不记得也不重要! ┃ 其它:
 
 
  第一滴泪:骤变
 
  头顶上残旧吊扇,咯吱咯吱转动。
  缓缓地,一圈转动一个圈,旋转出微不可见的清凉。
  女职员热情亲切,将双手放在他的肩上,带来不是温和的体温,而是沉甸甸,快要将他肩膀压垮了。
  额头顺着太阳- xue -流淌过一颗豆大的汗水,他强压身体的颤抖,却压不住握紧垂下的拳头的力度。
  小小的拳头,快要暴露出青筋了。
  女职员似乎凑近他的耳边,小声提示了几句,可惜他还是继续出神,完全听不到半句话。
  霍磊瞧不见女老师在他默不出声后,露出为难的脸色,以及出声叫住在台下发出窃窃私语的孩子。他只是感觉自己在做梦,对,只是一个梦而已。只要梦醒了,他就会发现自己依然待在家中的柜子里,饿着肚子,循例听着母亲和不同男人每天都会发出的暧昧呻吟……
  黑雾围绕着他,蹲在柜子里,只剩下他独自一人的世界。
  「喂,该不会是哑巴吧?」忽然一道幼嫩的童声响起。
  霍磊觉得脑袋忽然像是被人刺了一针,骤然清醒。
  他寻音看去,在一群歪瓜劣枣的孩子中,在最后一排,瞧见了一道风景。
  那孩子拥有无比灿烂的金发,就像太阳一般耀眼无比,在一群全是黑头发的孩子中,尤其夺目,就像堕落凡间的天使,美得出尘脱俗。
  即使脸孔还很幼嫩,有些青涩与雌雄莫辩,却也不难看出那是外国人的轮廓。可是,最让人挪不开目光的,是那比湖水海蓝,比天空还蔚蓝的眼睛,纯粹而清冽。
  天使带笑看向了霍磊,故意拉高嗓子,「这里有断腿断脚,看瞎子有聋子,就是没有哑巴,现在好了,就像集邮,全都……」
  「瑞克,不说话,没人觉得你是哑巴。」女职员瞬间厉言疾色,「人家好好的,你干嘛诅咒他?」
  「他要是好好的,干嘛不说话?」
  名叫瑞克的顽童,毫不在意女职员的态度,当她的话是耳边风,听一听就过去了。
  他依旧带着嬉皮笑脸看向霍磊,灵动的蓝眼闪动好奇,从头到脚,一一打量他,目光就像看一种新的玩具,「你是死了爸,还是死了妈?或者两种都有?忽然进来这个鬼地方,一定很不适应吧?」
  「瑞克——」
  女职员怒不可用打住了瑞克的话,「你说的这鬼地方,好吃好喝养你足足六、七年,你不好好感激,还在乱说话!」
  瑞克听着就想翻白眼,这里的玩具只有灰尘和落叶,吃得更是没有营养均衡的食物,真的不知道这老女人在脑补什么?!
  女职员指向他,叫他罚站,「不够一个小小时,你别——」
  「好了好了,我缺乏受人喜爱的魅力。」
  瑞克撇撇嘴,举起小小的双手,裂开大大的小嘴巴,一字一句,加强语调说道:「我、出、去。」
  瑞克灵敏弹跳起身,风一般转身,疾跑向窗边。
  用轻盈又熟悉无比的动作翻窗户。
  霍磊惊吓了一大跳,连忙跑向窗边,俯视地下。
  这里是一楼,应该……
  哀叫声从下面惊呼而来,「可恶!谁在这拉屎!臭死了!!!」
  霍磊看向楼下,那个小小的身影。
  只见那小混蛋脸有难色,一拐一走,姿势有些可笑,他笨拙抬脚,往草丛里擦鞋,让霍磊不禁觉得有些好奇与不悦,还有依稀有一些羡慕……
  他从小就被教育要成为听话懂事的孩子,要不就会饿肚子和被狠揍。对大人的言语,从来都是逆来顺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尤其,在孤儿院这种环境中,不是要更加讨人喜欢才对吗?那小孩为什么要这么叛逆?
  「算了,不要管那臭小子。」女职员招呼霍磊过去,挥手解散了那些孩子。
  孩子一听到解放的命令,瞬间鸟兽散。
  唯有霍磊要留下来,倾听女职员讲述住在圣心孤儿院里日常要遵守的规条。
  
 
  第二滴泪:鬼怪
 
  老师在前头带路,介绍孤儿院的大厅、宿舍、厕所等。
  霍磊安静跟随着,视线却有点忍不住四处观看。
  破落的窗户,残旧的走廊,发黄的墙壁,吵闹的小孩子……
  这陌生的地方,从今以后,就是他的家了。
  忽然脚步一顿,霍磊经过一扇矮窗,瞧见了里头有一位黑头发、黄皮肤和扁鼻子的小女孩。
  她正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但那紧攥衣服的手指却出卖了真正的情绪。
  前方站着金发、白皮肤和高鼻子的陌生人。他态度十分友善,宛如小女孩子如果冲上去,他便会立刻张开拥抱。
  他微笑,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道:「从今以后,你便是我女儿了,你应该叫我什么?」
  也许,对所有待在孤儿院的孤儿来说,能后被人收养就是他们最期待的事情。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