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止屿 作者:木措

发布时间:2019-06-21 19:58 类别:现代都市

情有独钟欢喜冤家
 
文案
 
【“爱我你别走!”(尔康手)
“我跑行吗。”】
 
温柔男神攻x死缠烂打受
伪B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顷柠,秦屿 ┃ 配角:纪溪图 ┃ 其它:
 
 
 
  ☆、00-04
 
  00.
  S市X区有一家不怎么起眼却宾客盈门的画廊。
  其名“止屿”。
  究其原因许是画均上乘而非天价,但最主要的大概是因为……店主“又帅人又好”。
  总是带着温暖柔和的笑容,待人亦是谦逊有礼。几近而立之年,脸上却丝毫未有时光的痕迹。不仅画画这项手艺好,对于客人的苛刻要求也并不介意予成品以修改。
  简直是男神一样的存在!……除去身高这一点的话。
  来店里的妹子常如此评价。
  身高168的店主只是不甚介意地笑笑,继续整理手上的画作,装框裱好便挂在长廊的墙上,仔细摆正,待售。
  却有两幅画不卖。
  一幅是挂在门口的《止屿》,稍显稚嫩的画作,内容大致是海上的一只飞鸟与一片孤屿。或许是为了照应店名,不卖也情有可原。
  另一幅是挂在画廊最深处的人物画,没有名字。图上只有一个瘦削的少年的背影,正走进茫茫无边际的一片苍白之中。
  虽也撩不起客人的购买欲,但也不乏好奇之人无意间询问画上是谁。
  店主只是照旧轻笑。
  “爱人。”
  01.
  天清风朗,晏然无云。
  午后温暖的阳光倾注进画室,被窗框分割成矩形投在画纸上。
  窗前作画之人神色专注,半张脸隐藏在背光的- yin -影中,认真得似是不为窗外美景所动。眼眸深邃,如同静谧茫洋中孤独的屿。
  画室门外有个高挑瘦削的少年怯怯地躲着偷看,他屏住呼吸小心地扒着门框,努力稀释自己的存在感。
  目光紧随着笔尖,细细描摹出轮廓,色彩倾泻,栩栩如生。
  忽有长风逾窗入室,搁在一旁的画纸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上面别得随意的曲别针被吹落,雪白的画纸顿时飞得到处都是。
  犹如飞鸟。
  躲着偷看的少年一愣,竟忘记了自己偷窥的行为,随即迅速冲进去想要伸手抓住乱飞的画纸。
  原本安静坐着画画的人同时起身,也试图去够空中的画纸,衬衫的衣摆被风吹得鼓了起来。动作却在看到莫名冒出来的少年时一顿,下一刻决定先收回画纸再说,便一时都没有开口。
  “砰——”
  颜料罐被踢翻在地的声音。
  “哐当——哗啦哗啦哗啦——”
  颜料罐倒地后愉悦地(……)在地板上打滚顺带倾吐颜料的声音,地板上顿时各色交汇一片。
  “……”
  02.
  戏剧- xing -地,风渐渐停了下来,那些没被抓住的画纸悠悠飘落,径直扎进洒满地板的颜料里,色彩顿时在白纸上晕染开来。
  “……你是谁?”
  见已无法挽回,画画的那人转身看向不速之客,淡淡开口。
  “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想帮你收拾画纸的!”
  毛毛躁躁的少年觉得快冤枉哭了……好感值还没来得及刷就成了负值了!
  “我不是问这个……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语气依旧温和,但隐隐也有一丝的烦躁——整个画室一片狼藉,这下肯定要收拾好久才能回家了。
  “周……周顷柠,我是来跟这里的秦老师学素描的……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
  “周顷柠……你说的哪个秦老师?”
  “诶有好几个吗?就是那个瘦瘦高高戴着眼镜的……”
  “知道了。”
  周顷柠不明所以了一会儿,犹豫着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可不可以问你的名字?”
  “秦屿。”
  他对着周顷柠习惯- xing -地温柔一笑,柔和如黄昏时浅淡温暖的光线。
  秦屿……
  周顷柠默默地念着,看着秦屿的笑容模糊在记忆的黑暗里。
  ……黑暗里?
  03.
  “吹哨啦起床啦敢装病就掀被窝啦!”
  回忆中的画面被黑暗所替代,聒噪的声音兀地响起,周顷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天花板上吱呀旋转的风扇映入眼帘。
  ……原来是做梦。
  还好是做梦。
  他一直没脸回忆和秦屿正式认识的那天,每回忆一次便压抑了一分表白的勇气——踢翻颜料罐把画室弄得一片狼藉,事后还没觉悟帮忙收拾,实在是太讨人嫌弃了。
  周顷柠是个16岁的新高一生,- xing -别男,爱好同- xing -别。恋爱史记录为零,表白史记录有一。因为名字太娘被人嘲笑出惯- xing -,学霸兼逗比,闲暇喜素描,因而得以遇见意中人,并感受了一下被拒绝的滋味。
  不过幸而有坚(死)持(皮)不(赖)懈(脸)的好品质,追随比自己高一级的男神来到这所高中,目前正处在军训的水深火热中。
  周顷柠所在班级的军训场地属于风水宝地,处在- cao -场挨着教学楼背面的那片儿,下午最热的那会儿有大片- yin -影遮蔽。但也难免老班不像别班的一样回办公室喝茶,反而躲在楼上指不定哪个窗口偷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