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后背+番外 作者:淡且独

发布时间:2019-07-09 17:19 类别:现代都市

强强年下青梅竹马成长
 
文案
 
——为你,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宋潜长到十二岁,从来不知道陪伴和温情是什么感觉。
 
直到十二岁那年,宋潜他爸死了。
 
只比宋潜大三岁的祁意来到了宋潜家,以他哥哥的名义,和他一起生活。
 
 
一只“乖巧”的粘人精和一根“温柔”的棒槌的爱情故事。
 
 
——互攻,互宠,偏年下,HE,俗套,接地气。
——以及虽然祁意哥哥的话经常很骚但我们真的是慢热文。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青梅竹马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潜,祁意 ┃ 配角: ┃ 其它:
 
 
 
  ☆、孤独
 
  阳历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雪,零下七度。
  大雪不是纷纷扬扬飘下来的,而是像打翻了刚采摘好的棉花团儿一样,继而大片大片的压了下来。
  和往年的每一个冬天都不一样,这个冬天格外寒冷凛冽。
  地面上的积雪已经厚到踩下去就能淹没脚踝的程度,屋前破旧的鱼嘴装饰下面已然吊了半条手臂长度的冰棱。
  宋潜搓了搓冻得红紫的手,不知怎么想的,他走出门,弯腰把冰棱用力折了下来。
  他握着刺骨的冰棱,回头看着屋内大堂,发黑的木桌上摆着一张黑白的照片,照片前仅仅只放了两根蜡烛和三根香,还都快燃尽了。
  宋潜轻轻地叹了口气,把冰棱插回了鱼嘴里,然后拍拍手掌走进了屋里。
  他在木桌前跪了下去,地上没有垫子,他也就这样直直的跪在冰冷的地上。
  “爸。”许久之后,宋潜轻轻地叫了一声,随后双手撑在地上,弯腰鞠了一躬。
  宋滨是前天突然心梗死的,病发得很突然,让宋潜觉得几乎就那么一刹那,他就猝然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宋潜翻箱倒柜也只找出了三百块钱现金和三千块钱的存折,这便是宋滨的全身家当了,宋潜才拿着宋滨的身份证,和银行里的人费劲儿解释了半天,才把存折里的钱全取了出来。
  他用那些钱去找了个专门办白事的爷爷,买了口便宜棺材,把宋滨葬在了林镇后头山上的偏山脚处。
  当时他站在宋滨坟前,整个人几乎是麻木的,没有任何难过伤心的感觉,非要牵强的说有点什么,他只有一种深深的孤独感。
  “现在,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这样的一种孤独感。
  宋潜四岁的时候,他妈就得肝癌去世了,他当时还很小,没有什么记忆,直到现在,他对他那个薄命的娘唯一的记忆也就仅仅限于知道她叫邓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有印象,邓淑年轻的时候竟然也从来没有照过一张照片,连一个让宋潜回忆一下她长相轮廓的机会都没给。
  邓淑死后,宋潜后来八年的记忆里,除了在学校,他都是和宋滨度过的。
  宋滨小时候是个孤儿,没爹没娘的,宋潜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摸爬滚打长大的,反正最后是没长成个什么人样,连带着给儿子取名字带着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龌龊心思,宋潜宋潜,谐音就是送钱,自己是个好吃懒做没出息的东西,不知道上辈子捐了几座庙,这辈子才能有个儿子,竟然不好好对待也就算了,还恬不知耻的指望着儿子是用来送钱的。
  邓淑还没死的时候宋滨应该还稍微算是个人,至少那段想不起来的记忆里,宋潜觉得自己是没有受冻挨饿挨打过的,不过也真不知道是他不记得了,还是那个时候宋滨真的还算是个人。
  总之,从宋潜有记忆以来,他爸最后一点人- xing -都泯灭得七七八八了。
  那八年和宋滨一起度过的日子,每一天都在受苦。
  挨饿,挨骂,挨打,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这些对习以为常的宋潜来说,都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唯一让他在意的,就只有孤独。
  他没有亲戚,也因为自卑和- yin -郁而不敢甚至是害怕去交朋友,他活了十二年,每一天都在孤独和痛苦中度过。
  现在痛苦的根源没有了,他就只剩下孤独了。
  铺天盖地的孤独。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互攻,差不多是个非常流水账而且人物随着故事发展才慢慢增多的日常番。
由于作者老年人记- xing -不好,所以关于什么年代的细节就当是架空的吧,看文就图个轻松乐儿,不要深究哈!
然后,喜欢的小天使们多多评论收养啊。
谢谢支持,鞠躬!
 
  ☆、善意
 
  林镇在南方一个小城市的边缘,镇子不大,但好在民风都还算淳朴,至少无论什么时候从外表看上去都是一副和谐的模样。
  在林镇的边缘上,排列整齐的种着松柏树的马路旁,有一条三米宽的小路,一路上零零散散的栽了有十几棵枫叶树,不过此时也看不出长势如何了,因为这年冬天的大雪已经覆盖了室外所有一切的表面,就拿随处可见树木来说,树木的树枝乃至树干上面,都覆满了白雪,树枝尖尖上更是都坠满了白色透明的冰凌。
  沿着这条小路往里走大概五十米,就能看见那唯一的,孤独的直立在那里的破旧白色小楼房了。
  此时此刻那条小路的地面上是没有任何踩踏过的痕迹的,入眼都是无暇的白茫茫的雪。
  ——因为宋潜已经三天没有出过门了,这里平时也没有人经过,之前被踩踏过的痕迹自然早就已经被不停飘落的大雪给覆盖了。
  宋潜坐在刚刚生起来的火堆旁边的矮凳上,拿着日历翻看着,半晌之后他喃喃了一句:“今天十七号,还有九天就要过年了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