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侠者异闻录 作者:书翁

发布时间:2019-07-09 17:24 类别:现代都市

 
文案
天色渐黑,华灯初上,从高处望去,整个城市都在脚下。
我不知道“侠”是不是都喜欢高处,也许对他们而言,高度决定了他们看待世间的方式。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铁铮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是什么?是爱恨情仇。
  说这话的时候,他人在一幢大厦的天台,正像《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那样躺在铁栅栏上面。不过小龙□□雅婉约,他却抠着脚。
  他一头散发,脚上一双木展,穿得像个流浪汉,但身上却有种特殊的气场,让人第一眼就认定这家伙是一个异类,继而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铁、铮、然,读出来铿锵有力,仿佛有金属破空之声。
  铁铮然与其他在城市里循规蹈矩生活的人们完全不同。
  因为,他是个“侠”。
  我仍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遇见铁铮然的场景。
  三年前,我还在上初中。因为一道难度很扯淡的例题,那天的物理补习拖了堂。等老师宣布大家可以回去时,外头的天色已经暗得不成样子了。雷声敷衍地响了两下之后,就来了场倾盆大雨。
  我始终不相信有人喜欢淋雨,冰冷的水滴落在身上带走温度,留下寒冷和潮- shi -,根本只会让人更狂躁。我开始在雨里狂奔。
  马路右边是一个工地。这在这座城市里很常见,人们总是不停地推倒旧的,建造新的。工地的大光灯亮着,强光让四周一览无遗,工人们在工作,雨水混杂着泥浆从高处流往低处。我每天下课都要经过这里,但从没想过,大雨竟会造成特殊的效应。
  古怪的喀喀声来自头顶,声音异常巨大,然后是工人们的惊呼。我下意识地仰头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压过来,伴随着可怖的轰鸣声。
  “快跑!吊车倒了!”有人这么呼喊着。
  如果那个时候,我能继续向前匀速运动,说不定就没事了。但我同所有遭遇突发状况的人一样,在突如其来的危机和大光灯的双重刺激下彻底呆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吊车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据说吊车倒下去的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但留在我脑内的画面却是完全的慢镜头。我很清楚地看到有个奇怪的人影冲到我面前,紧接着,一声巨响。
  我还活着。
  吊车的巨型铁臂弯出一个诡异的造型,扫向我身边的墙,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那个身影背对着我,挡住了工地的大光灯。他一头散发,单手握拳,犹如铁塔.
  这是我一辈子都无法从脑海里抹去的影像。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铁铮然的情景。
  后来铁铮然告诉我,他是个“侠”。我花了三年时间才逐渐弄明白,“侠”是什么东西。“侠”是与普通人类完全不同的存在,就像铁铮然能挡住砸向我的以吨计的大吊车。
  对他而言这并没有什么难的。只要是为了救人。
  “如果是你自己要被砸了呢?”我问他。
  “那我可做不到。”他醉醺醺地看着我,“要是为了自己,结果就是完蛋。”从字面意义上来推理,这家伙一准尝试过,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完蛋过几次。
  只有在做出符合自己立场的行为时,才具有超人的力量。这是第一条规则。
  第二条,则是普通人并不知道“侠”的存在。也许有人知道,比如我,但大家都选择了保密。这些类似人类的存在藏在世俗里,与我们做着邻居,但又非常地出世。人类视为珍宝、愿意花费一生去追逐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可能只是粪土,反之你觉得不值钱的玩意儿,说不定才是他们想要的。就像很多寓言故事里老人们的告诫,不要同精灵或者魔鬼作交易,因为你不能用人类的价值观念去衡量另一方。
  铁铮然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比如他超在意约定,却痛恨规则。对我来说,这可比物理题难理解多了。
  而铁铮然自己的准则,是善。有人说,不是善良具有力量,而是善良需要力量。铁铮然就是力量本身,他被善良所需要,这也是他唯一知道的生存方式。
  据说“侠”的准则有很多种,也许我该庆幸,遇到的是他。
  三年后我升入高中,和铁铮然的交情成了我的秘密,有这样的私密在,人难免会变得特立独行。这本没什么稀奇的,却让我的班主任很紧张。我的班主任叫唐曦,女,教物理,据说刚从师范大学毕业两年。我总觉得她虚报了年龄,因为见到她的第一天我就犯了“同学,你哪个班的?”的错误。
  “白小修,你有想参加的社团吗?”这天放学,唐曦在教室外拦住我问。理论上我应该叫她唐老师,但是看着她那张娃娃脸和T恤短裙的打扮,就完全喊不出口了。
  “社团可以认识很多新朋友呀!”她苦口婆心,而我却只想快点走人。我刚送了铁铮然一台我淘汰下来的手机,正打算放课后约他在学校附近的高楼天台见面,教他怎么用。
  “呃,我不缺朋友的。”我含糊其辞。
  “是不喜欢运动么?白小修你喜欢什么呢?”
  “喜欢的啊……”我继续含糊其辞,心说姐姐你快放我走吧。可这个看起来天然呆的老师还在期待我的答案。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她的表情突然变了,一脸吃惊地把视线投向我身后。然后我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咋还在磨蹭呢?”
  是铁铮然。他就这么蹲在走廊的铁栏杆上,像从天而降的猛禽。
  唐曦看着这个大男人,眼睛瞪得很大。对于老铁这样的登场方式我也呆了,半晌才想起来圆场:“这是我表哥。”我干巴巴地说。
  “他他他是怎么进来的!”唐曦大惊失色,“快快快快下来!这里可是五楼!”她像要试图阻止学生跳楼似的,却又无从下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