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忠犬 作者:蛋蛋蛋黄噗

发布时间:2019-07-09 17:29 类别:现代都市

年下虐恋情深都市情缘
 
文案
简明之第一次见到简恕的时候,简恕十岁,骨瘦嶙峋,话也说不利索;简明之一点点把这只可怜的幼犬喂肥养大,却没有想到简恕的最大夙愿就是将他吃干抹净。
大纲文 快速过剧情 全文不长
狗血文 前任攻很渣(不洗白)
主CP 白切黑痴汉养子攻(简恕)x□□温柔养父受(简明之) 
高亮排雷:换攻 年下 伪父子 
微博:蛋蛋蛋黄DDDH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明之,简恕 ┃ 配角:唐禹行 ┃ 其它:
 
  ☆、第 1 章
 
  1
  “当时说好是厨师职位的。”
  男人涨红着脸,手上紧紧攥着刚刚被塞入怀里满是油腻的围兜和抹布。
  对面的负责人扯了一个嘲讽的笑,说厨师满员了,现在只缺洗盘子的,爱做不做。
  听到回答,男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曾经在法国蓝带厨艺学校学艺,毕生梦想是以主厨的身份开一家法餐厅,蹉跎了这些年,沦落到应聘食堂大锅饭的掌厨,而此刻,为了钱,他甚至不得不答应去做洗碗工。
  虽然三百六十行不应有所区别,事实上在厨房这个小世界,不同职位的等级和地位区分严明。从高档厨艺学校出来的学徒,现在只能在白领食堂同五十多岁的农村大妈一起,清洗顾客吃剩下的餐盘,这一认知彻底击溃了他心中最后一道尊严的防线。
  应当是食堂人员的刻意戏弄,他甚至没有被分到硅胶手套,待工作十个小时后,双手已经被强力消毒液浸泡到蜕皮红肿,就算不触碰到水也钻心的疼。
  工作完,男人的腰已经累到直不起来。他解开身上油腻腻的围兜,扶着腰往外走;食堂的工作人员围成一圈吃饭,他过去看了看,没有他的位子;今天一整天,他只吃了早晨卖剩下的一只白馒头。
  “老板对你的表现不太满意,所以试用期没有过。”
  负责人看见他来了,直截了当道。
  “那今天的试用工费呢?”
  他今天干了几个小时后就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是故意的。而会做出这种事情故意为难他的人,除了总裁不会有别人。深知自己不可能再在这里谋得职位,他仍任劳任怨地做完手头的工作,期盼这一整天的劳动可以换一点试工费。
  “没有。”
  男人抿了抿嘴,食堂的工作人员们都停下手中的筷子侧过头看他,眼神有的戏谑有的怜悯。
  他晃了晃身形,知道自己在这里据理力争也不会得到更多了,没说更多的话,独自踏上楼梯出了地下食堂的门。
  冷风刺得男人手上的伤口更疼了,像是有一把生钝的刀子在割据。刚走了没几步,食堂负责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简明之!哎,等等!不好意思,你应该也知道,是有人故意要搞你。我这儿真的没法留你,这一百块钱算我个人的,你也别往外头说,赶紧去买点晚饭吃吧,唉,你看着也怪可怜的……”
  那人塞给了他一张粉红色的钞票,钞面浸了油腻的污渍,扎得他手掌心很疼。男人没有推拒,只是垂着眸道谢。钞票在他手心被揉的有些皱了,他郑重叠平后,放入口袋。 
  漫天恶意中的一丁点儿善意,居然也可以让他感动莫深。
  迎着寒风,男人走了一个小时才回到男孩位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电梯门刚刚打开,就看到男孩坐在屋门口目光幽深地盯着电梯的方向。
  “爸爸!”
  男孩的眼眸从晦暗不清到闪烁带光,他蹦地跳起来,却没想到蹲坐了太久导致双脚有一些抽筋。男人无奈地笑笑,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怎么不回家?又没带钥匙?”
  男孩显然不满足于男人轻柔脑袋的举动,他如往常一样整个人扑到父亲的身上,他比男人高了整整一个头,两人相拥显得男人很娇小。
  “爸爸,我忘带钥匙了,还没吃晚饭,我好饿。”
  男孩委屈地说,他抽动鼻子,又疑惑问道,“爸爸,你今天去了哪里?什么味道。”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爸爸给你做点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  保证日更~大纲文 主要过剧情
 
  ☆、第 2 章
 
  2
  男人在男孩看不到的地方揉了揉酸痛的腰,他为男孩下了一碗面,清爽劲道的面条,切一些细碎的葱花,撒上几片自己前两天卤的牛肉,他想了想,又搁了一些辣子,自己的那一碗则是清汤寡水,只有面条和葱花。
  “爸爸,你怎么不吃肉,这两天又瘦了。”
  男孩想把自己碗里的牛肉拨几片过去,被男人制止了。他不想说,今天面对了一整天的泔水,看到肉就有一点反胃。
  男孩已经十九岁了,还正是长身体的年纪,不一会儿就把面条吃得精光,连汤都一点儿不剩。
  等男孩吃好饭洗好澡,男人已经收拾好了厨房。男孩穿着睡衣就往男人的房间跑,美其名曰要同男人多说会话。
  “这两天爸爸白天都不知道出去干嘛了,晚上回来的也晚。我在学校做了好多事,还参加了一个商业竞赛,爸爸都不知道吧。”
  儿子从小就黏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同他说,哪怕有时只是想要诉说,而不是得到什么建议。
  男人把身上的油烟味清洗干净,带着浴室热腾腾的蒸汽出来,黑色的发丝一绺一绺搭在额头,素色的棉质睡衣包裹着孱瘦的身躯。男孩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眸色转深,不一会儿又笑着说要给他吹干头发。
  在吹风机的轰鸣声和男孩喋喋不休的话语声中,男人终究是撑不住睡着了。这一天太漫长了,他接连奔波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没想到却是遭人羞辱的结局。
  他依旧没有放弃,想要离开那个人……就必须要做到经济独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