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霸总的农村生活[种田]+番外 作者:祭望月(下)

发布时间:2019-07-09 17:30 类别:现代都市

种田文情有独钟乡村爱情美食
第75章 秋26 [VIP]
  国庆节最后一天是周日,因为阮惜时只给孩子们放了三天假, 所以周末是正常休息的。
  陆择这几天一直往镇上跑, 基本每天都能赚个两三百,除去油钱和饭钱以及偶尔买菜买水果买零食的钱, 每天有两百入账,国庆六天,就赚到了一千多。
  夜里陆择让阮惜时把这几天存的钱拿出来数一数, 看够不够一台洗衣机的钱了,阮惜时去他专门放钱的抽屉拿出陆择赚的钱——陆择一直把钱交给他保管,他担心以后陆择要用钱,所以都是单独给他放一个钱袋里,从一开始摘果子赚的五十块钱, 到后面陆陆续续载客赚的钱,已经攒了厚厚的一沓。
  因为平时阮惜时极少动陆择的钱,所以这会拿出来才发现已经攒了很多了,他小心翼翼地揣着陆择的钱, 走回客厅,把钱袋放到陆择面前让陆择自己来数。
  陆择看到这沓钱也有点吃惊,他对钱没什么概念, 从来不记自己挣了多少,反正就是不停地从自己的账户取钱出来然后找借口给阮惜时,总之不会让阮惜时为钱苦恼。
  他诧异地看着阮惜时:“这么多钱?都是我给你的那些?”
  阮惜时点点头:“是啊, 里面全是你这段时间给我的,我都帮你好好存着呢。”
  陆择挑了挑眉:“我给你的钱, 你都一分不差地放在里面了?”
  阮惜时又点了点头。
  陆择顿时哭笑不得,抬起手,大掌在他脑袋上重重地揉了好多下:“小傻瓜,我给你钱是让你拿来花的,不是让你这样放起来的,它们又不能钱生钱,留着做什么?”
  阮惜时耿直道:“我怕你以后有用到钱的地方时我拿不出来,这些钱都是你辛苦赚的,应该用到你身上去。”
  陆择见阮惜时只为他考虑,而不为自己考虑,又是无奈又是心酸的,只觉得阮惜时对他太过好了,他把阮惜时拉到身边,抱着他说:“我有什么地方要花钱的?我平时吃饭不花钱吗,嗯?为什么不用我的钱买菜?”
  阮惜时不安地坐在他腿上,感受着屁股下充满爆发力的肌肉,顾左右言他:“买菜也不花什么钱啊,就算你不在,我也得买的,只是多买了一点而已,花不了多少钱的。”
  陆择叹气道:“唉,我的傻宝贝,我这么辛苦赚钱就是为了让你能过得轻松一点,哪里想到你蠢得这么可爱,居然舍不得花我的钱,这让我说什么好?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就算缺钱花也能自己去挣,我给你的你就安心地花,不然我会觉得自己是个吃软饭的没用男人。”
  阮惜时马上反驳道:“你不是,你比我有用多了,但是我也是个男子汉,也有责任养你。”
  陆择笑着亲亲他的额头,说:“这样吧,我吃你的饭菜住你的房子,你花我的钱,我们俩就扯平了。其实你也不用跟我分得太细,你看谁家夫妻一起生活还斤斤计较的,不都是把钱放到一起做家里的开销吗?你不信你明天去问问赵四,看看他是不是把钱放在家里,和他媳妇一起用。”
  阮惜时听他把他们俩跟夫妻相提并论,就有点害羞,他们俩的关系真的跟夫妻关系无异了吗?
  那陆择住在他家里,是不是就是他的男媳妇了?阮惜时这样一想,还有点小激动。
  陆择没注意到阮惜时想入非非的样子,他已经在数钱了。
  阮惜时拿出来那沓钱虽然看起来厚,其实是因为都是零钱,陆择把一块五块十块二十块五十块的分开,分得他头都大了,觉得自己是自作自受。
  把钱分好,陆择推一半给阮惜时,跟他说:“来宝贝,帮我数一下这几沓钱有多少,我来数这几沓。”
  阮惜时见陆择有事让自己帮忙,就很积极地拿起那几沓钱,准备起身到别的空位去数。
  陆择察觉他要走,就空出一只手揽住他的腰,问道:“你去哪啊?”
  阮惜时无辜道:“我去对面数,不然会影响到你。”
  陆择又把他拉进怀里,不容置喙道:“不用去,就在我怀里数,让我抱着你。”
  阮惜时瞬间又被陆择圈起来,周身都是陆择的气息,陆择怕他又跑了似的,两条腿夹着他,一条胳膊从自己腰间穿过,紧紧地贴着他。
  后背就是陆择宽厚温热的胸膛,阮惜时感觉自己要被陆择身上的温度给烘熟了,只能小心翼翼地坐在他怀里数钱。
  陆择数完他那部分了,放下钱两条手臂环抱阮惜时,看着他数。
  阮惜时数得正入神,突然腰上一痒,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钱给撒了,他看到是陆择抱着他,回过头见陆择正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自己,觉得自己被他的眼光灼到了,从脸部开始烧起来,一直热到心里。
  他被陆择看得局促起来,支支吾吾道:“你看着我做什么呀,你数完了就去洗澡啊,我会帮你记下钱数的。”
  陆择笑着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逗他说:“因为你好看啊,不看多浪费啊。”
  阮惜时连忙别开脸:“我哪里好看啊,你比我好看多了。”
  虽然从小村里的人见了他就夸他好看,但阮惜时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自己也只是平平凡凡的长相,不知道好看在哪里,直到见了陆择,才知道惊为天人的容貌是什么样的。
  陆择这才叫好看。
  陆择听了这话,没羞没臊地用脸蹭他,陆择两天没刮胡子,腮帮那里冒出些轻轻的胡渣,扎人又痒又麻,阮惜时的脸皮本来就薄,还白,被他一蹭就肉眼可见地起了些红痕,实在是娇贵得紧。陆择满意地亲了亲他的耳根,心想幸好阮惜时遇到了他,他会在余生好好地把这个宝贝小心地放在手心呵护娇惯,不让他吃一点苦。
  阮惜时被他蹭得完全不记得自己数到哪里了,回过头气鼓鼓地瞪着他说:“你能不能先去洗澡啊,你这样我都没办法数完了。”
  陆择干脆把他抱住,往沙发背上一靠,让他趴在自己怀里,流里流气地说:“不急,我要等你一起洗。”
  随着感情的发酵,一起洗澡也变得顺其自然了,阮惜时一开始还有点害羞,但是想到他们俩在床上都好几次坦然相对了,一起洗澡应该也差不多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