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霸总的农村生活[种田]+番外 作者:祭望月(上)

发布时间:2019-07-09 17:31 类别:现代都市

种田文情有独钟美食乡村爱情
 
  文案
  装失忆霸总温柔攻x会做美食的单纯农村少年受,互宠
  温馨治愈的种田日常文,村里长短,美食不时上线,攻受相互救赎相互温暖走出- yin -影,没有异能没有系统没有空间没有伪科学,唯一的金手指是攻悄咪咪用钱补贴家里,后期会回到豪门
  年上互宠双箭头双洁,慢热(文案废放弃了挣扎_(:з)∠)_)
  架空,时代背景经不住考究qwq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乡村爱情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惜时,陆择 ┃ 配角: ┃ 其它:年上,失忆,攻宠受,日常温馨,甜文,种田
 
 
第1章 春01
  正月刚过,南方的山村沉浸在细雨绵延的天气里,天空终日灰蒙蒙的,远处的山和树木被浓重的雨雾笼罩,给人一种潮- shi -抑郁的感觉。
  虽然说春雨贵如油,但这样- yin -雨连绵的,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人的心也像被一层乌云盖住,没个好情绪。
  放牛的老大爷穿着蓑衣,站在一片还没来得及翻耕的荒地上,高高壮壮的水牛低头在地里用大舌头勾起一拨又一拨的杂草吃进肚子里,好像完全不受这种坏天气的影响,只偶尔甩一甩尾巴,晃一晃头,将身上积少成多的雨水甩下去。
  老大爷连绳索都懒得牵了,直接丢在地上,他从腰间拿出出门前就装好烟草的烟斗,又掏出个打火机,凑到烟斗上点火。
  这种潮- shi -的天气,连烟斗里的烟草都染- shi -了,打火机点了好几次,才终于把烟草点燃。
  南方的初春- shi -冷- shi -冷的,正月过后那一段时间可以说是南方最冷的时候,现在这样还算是能够接受,要是再冷一点,估计连牛都不放咯。
  老大爷尽量把自己的身体缩在宽大的蓑衣里,以抵挡外面的风雨,好在烟斗是温热的,他便珍宝一样抽着。
  田地的尽头是一座山,绕过那一座山,是一条极少有车开过的公路,没办法,这个村子所处的地方实在太偏僻,在卫星地图上估计都没有名字。
  但是那条公路,曾经是很多人的希望,有些人从那条路进来了,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有些人从那条路出去了,也再没回来过,一直没有改变的,不过是这座贫穷又宁静的山村而已了。
  老大爷抽着烟,烟雾弥漫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不得不眯起眼睛,远眺着他前方那座大山。
  都说有山有水的地方才合适人居住,人喝着水,依靠着大山的资源努力存活下来,伐木开山,一代又一代,从而形成一个村落。现在这座大山已经失去了最初的作用,人们都到地上生活了,留在上面的,是一辈又一辈的尸骨和坟墓。
  每年村子里都有很多去世的老人安葬在上面,用他们生前的话来说就是落叶归根,是极为安详的。
  老大爷看那座山看得出神,他想到上面躺着很多他儿时一起放牛的伙伴,这些年大家都走的走了,只剩下一两个,他命硬一点,阎王到现在都不收,所以他才能站在这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放牛。
  不过也许也放不了几年咯,老大爷坦然一笑,抖了抖烟斗里的灰。
  田地通往山脚那条路上突然多了个单薄的身影,手里吃力地挎着个篮子,可能是因为装的东西太重了,走得歪歪扭扭的,一段路走了好久,才终于到了这里。
  山里的人感官都很灵敏,大概是生活环境太过艰难,所以要自己去发觉去感受,避免大自然带来的破坏,也有可能这里的生活太过宁静,存在的声音也过于单调,所以就算不怎么刻意去感觉,也能感觉出什么东西来。
  老大爷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身影,等人到了十步开外的地方,他终于看出来那个人是谁,他的烟斗转了个方向,指了指面前那座大山,用沙哑的烟嗓问道:“时仔,给你爷爷上坟呢?”
  叫时仔的是个少年模样的男仔,还很年轻,不到二十的年纪,身板也很小,皮肤也是苍白的,跟这个村子里其他同龄男仔完全不一样。别的男仔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三大五粗皮糙肉厚得像一个壮年男人了。
  不过想想这也正常,他唯一的亲人是村里最有文化最斯文的人,就连下地干活,都慢条斯理有条不紊的,让人看了就心生敬意,停下来亲亲切切地喊一声阮老师。
  阮老师就是那为数不多从山外那条路走进来就再也没出去过的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村里突然多了个斯斯文文的文化人,即使身上穿着破旧的中山装,一手拿着一把砍柴刀,一手提着个沉甸甸的箱子,但是眼镜下流露出来的读书人气质怎么都遮不住。
  那会外面乱着呢,村里突然来了这么个人,村里的人都有点慌张,整天茶前饭后地议论着,见了人都要绕着走。
  村长——说是村长,不过是在村子里比较能服众的人,出于好心,见这个外来的年轻人好像几天几夜没吃好睡好的样子,不顾村里其他人的反对,将他留在家里,把为数不多的土豆番薯炖熟了给他填肚子,又把他安置在柴房里凑合着休息。
  村子里的人其实都很单纯善良,因为他们没有接触过外面的花花世界,所以对人对事都抱着一种善良的初心,虽然嘴上说着这个人来历不明也许是个杀人犯罪犯什么的,但也知道自己没有亲眼所见,所以也不敢拿到台面上说,他们对于陌生的外来人的恶意,出发点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后来村长一问,才知道这个外来的年轻人是个大学生,那时候的大学生多稀罕多宝贵啊,即使是落后的山村里都晓得这个,村长的态度一下子就变得尊敬起来,问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阮老师抿着嘴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跟村长讨价还价起来,他说他想在村子里住下,要村长给他弄个房子,给他几块地,作为补偿,他愿意一辈子留在村里教孩子认字读书。
  这个条件可太诱惑人了,村长活了大半辈子,自己都不认识几个大字,更别提村里其他人了,村里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村长总不忍心让孩子们也像他们这样是个文盲,于是就答应了这件事。
  村民们听说那个神神秘秘的外来人是个大学生,一改之前畏而远之的态度,对他嘘寒问暖起来。听说他要留在这里教孩子们认字后,更是欢喜激动得不得了,村长都没吩咐下去呢,就各自回家拿工具的拿工具,搬材料的搬材料,送粮食的送粮食,没过几天,村东边就多了一座新房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