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一帆风顺 作者:卞小安(101)

发布时间:2019-07-10 18:27 类别:现代都市

虐恋情深豪门世家天之骄子因缘邂逅
  在幼年记忆里,那或许是曾淇曜平生第一次承受被亲人放弃的滋味。
  尹义璠从没想过,曾淇曜会担心自己的哥哥。
  他心里困惑,却没问出口,只是下意识地朝曾淇曜抬手:“过来,孩子。”
  那微凉的手慢慢触到他的掌心。他安抚地握住,拍了拍对方的手背。
  纤细的骨骼和低于常人的体温,让尹义璠忽然觉得心里酸涩——这孩子是淇奥搏命也要救回来的人。
  “淇曜。”尹义璠说道,“我很喜欢你哥哥。”
  “有多喜欢?”
  尹义璠笑了笑,没有答。在他眼里曾淇曜是个孩子,他实在没什么理由同一个孩子倾吐心绪。
  曾淇曜握着男人粗糙的指节,眼睛眯起,在他空茫的视线里,倾身,靠近。
  “我知道,没有你,我们不会离开得这么轻易。”
  尹义璠微微皱眉,某种本能苏醒了,让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要发生。
  下一刻,膝头一沉,他的手臂被牵引向前,环住了骨骼分明的脊背,随着房门推开的声音,他听到耳际的气声。
  “可你不该找来。”
  尹义璠瞳孔剧缩,伸手要将人从膝头推开,但是晚了。
  有匆匆的脚步声响起。有人推门进来,一言不发走到身侧。
  来人裹挟室外潮- shi -的暖意,蒸笼一般靠近了,仓促的呼吸声声嵌进耳里,让他没来由心中发慌,面上却仍旧维持着镇定——这不是什么值得误解的场面。
  膝头一空,曾淇曜被人扯开,他感受到来人的力道,以至于曾淇曜发出隐忍的一声呼痛。
  “哥哥——”
  话音未落,门传来咣当一声,曾淇曜已经被扯出门去。
  韩淇奥拖着弟弟的手,一路走回卧室。
  曾淇曜的房间经过特殊的无菌处理,医生嘱咐他轻易不要到室外走动。
  这天曾平阳去医院取药,曾淇曜无人监管,就跑到了书房来。他的手腕被哥哥握得很用力,以至于松手时有了痕迹。
  韩淇奥将他按着坐在床侧,神色平静,垂眸望见他的手腕,又微微一僵,蹲身,半跪在他身前,执着他的手问:“疼吗?”
  曾淇曜垂眸,哥哥眉眼清冷,眉心微微蹙起,那是紧张他的模样。
  他永远记得,韩淇奥紧张他的模样。
  他花了数月时间接受对方成为自己的哥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来过。可是如今无波古井里,投进了一块石头。他不要那块石头惊起任何波澜。
  “淇曜。”
  韩淇奥蹙起的眉尖始终没有舒展开来,他仰起头,以一个恳求而卑微的姿态说道:“不要轻贱自己。”
  “那么你呢?”
  曾淇曜唇边的嘲讽转瞬即逝:“你当初为了回曾家,为了认母亲,又是怎么把自己摆上天平,和尹义璠交易的?”
  “你想我怎么样?”
  韩淇奥脸上终于露出疲倦的神色,这让曾淇曜有一点惊慌。
  “哥哥,我……”
  “你和我不一样。”
  韩淇奥哽住了一点呼吸,仰面道:“我已经尽最大努力,去弥补我缺席的那些年,补偿我没有陪你承受的,活在刀口下生不如死的日子。淇曜,我是个冷漠的人,可在这世上我就只有你和妈妈,我不能再承受任何一点意外了。”
  “可尹家人对我们来说就是意外,不是吗?”曾淇曜咬住下唇,急促地呼吸着,脱口道,“我也不想要再有任何意外了。”
  韩淇奥滞住呼吸,和弟弟对视良久,互不退让。
  “如果我爱他呢?”
  曾淇曜震惊地屏住呼吸,良久,才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鱼和熊掌是不能兼得的。哥哥。我以为这个道理你明白。”
  这么多天的粉饰太平,最终还是被剥下外衣,露出血肉模糊的内里。
  尹义璠留在书房里,久久没有动。大约二十分钟后,他听到有人推门进来,这一次他辨认出了对方的步声。
  男人抬手,便被握住指梢,紧接着,有温软的触觉碰上手背。
  “淇奥?”
  “为什么握他的手?”
  尹义璠哑然片刻,无奈道:“他只是个孩子——”
  韩淇奥的回答听不出语气。
  “我不见得比他大多少。”
  尹义璠勾唇,握紧了少年的手,紧接着膝头一重,是熟悉的重量。灼烫的温度透过衣衫,仿佛融化了彼此的隔阂。
  有- shi -润的唇寻上耳际,然后是颊侧,唇边。
  尹义璠觉得他不太对劲,伸手扣住了少年半张脸,掌心的疤痕宛然如旧,随着进一步倾身靠近,仅存的困惑和理智都燃烧殆尽。
  而在他要吻下来之际,韩淇奥却偏头避开了。
  他一手环围在韩淇奥腰间,掌心贴在脊背,一手搁在少年颊侧,此刻终于落下来,双手将对方向自己抱近了。
  掌下是少年纤细而有力的一段弧度,腰侧的肌肉线条绷紧,令他好一阵子无法静下心来,回顾刚刚发生的小插曲。
  耳侧传来少年的质问:“我弟弟为什么会来找你?”
  这稍微出乎尹义璠的意料。事情没有多复杂,他以为曾淇曜要赶自己走的居心已经很明显,但只一转瞬,他又忽然意识到事情不止这么简单。
  不管曾淇曜有什么居心,他做出来的事情都足以使韩淇奥心存顾忌。
  尹义璠反问:“你觉得呢?”
  “他不喜欢你。”韩淇奥答得平铺直叙,听不出语气。
  尹义璠将人拥紧了一些,少年坐在他怀中,压得椅子发出吱嘎声响,这么近的距离,他知道韩淇奥一定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危险而炙烫。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