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一帆风顺 作者:卞小安(29)

发布时间:2019-07-10 18:27 类别:现代都市

  尹义璠这样的身份,无遮无挡出现在此地,就只是为了来看他一眼?少年退了一步,又退一步,男人过了片刻才缓步走过来,在他拔腿逃走前,扣住他小臂,将他整个人扯进怀里搂住了。
  韩淇奥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拥抱仿佛深入骨髓,将他浑身的筋脉都牵动。
  肩头及后颈被拥得生疼,有一霎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男人温热的唇虚虚落在鬓发,呼吸一下一下灼烫了皮肤,韩淇奥脑子嗡嗡作响,半晌才哑声开口。
  “尹先生?”
  尹义璠稍微松开了手,退开半步,容色仍是冷静自持的模样,就那样定定望着少年,问道:“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韩淇奥垂下眼,说:“地方小,怕容不下您这尊大佛。”
  尹义璠还是跟着他上了楼。
  韩淇奥握着锁匙,站在门边。昏暗的楼道里没有灯,唯天窗照落月色下来,将少年的眉眼也染上一层清冷。
  “尹义璠。”他没有再唤他尹先生,“你不怕我房里也有埋伏么?”
  男人迈进房门。
  “我知道箱根的事与你无关。”
  段应麟摸透了尹家的行事作风,知道此事绝不能容,就想借尹义璠的手逼韩淇奥回头求助。
  却没想到,会有石澳那场意外。
  对此,尹义璠并不是没有料到。
  在他的预想中,也不是没有处理掉韩淇奥这个结果。
  可当结果真的出现,他却惊觉一切已经回不了头了。
  尹义璠回身和韩淇奥道:“进来,关门。”
  少年走进狭窄的客厅,回身关上门,下一刻,男人手臂自身后将他整个人环住,耳廓被唇抿进齿缝,甚至感知到了- shi -润。
  他挣扎起来,却脱不出钢铁般的桎梏,只得无声无息与他在漆黑之中扭打,臂肘撞到门边,发出哐当的声响,紧接着被男人出腿绊倒,脊背就要撞向冰凉的水泥地面,真的落地时,却又发现对方伸出手臂垫在了身后。
  小臂和手腕承载了少年的重量,毫不留情撞到地面,在他也只是轻轻屏住一口气。
  他虚虚撑在韩淇奥上方,在少年再次挣扎前,咬上少年柔软的唇。
  “放开我!”
  韩淇奥猛地扭开脸,下唇便在拉扯中出了血,他的黑色T恤被男人撩起,手指掠过紧致的一块华夫饼,向上探索,施以惩罚。
  少年急于寻到后路退却,便坐起身来,又被扣住后颈,压制四肢,重新吻住。
  他仿佛一只被大型猫科动物肆意耍弄的稚龄幼兽,四面围墙,无处可逃。唯有在这双臂之间,他才是安全的,才能够得到温柔的施与。
  “滚开!”
  少年挣脱出来,猛地扣住男人的手腕,制止下一步的动作。
  尹义璠停下,看着腕上的手,良久,膝头也缓缓抬起。
  少年甫获自由,连起身都来不及,便坐着在地面上往后退开,男人轻松扭脱出手来,站起身。
  战争似乎告一段落。
  “滚出去。”
  少年嘶哑了声音,垂着头说道。
  “淇奥。”男人朝坐在地上的少年走近一步。
  韩淇奥没有抬头:“滚出去!”
  尹义璠站住脚。
  “不滚?好,那不如说说你为什么来?”少年扬起脸来,昏暗的光线里,一双眼清透得几可照人,“想我再死一回?还是在我临死前还惦记着废物利用一次?”
  “韩淇奥!”
  男人压低了声音,伸手扣住少年的下巴,力气大得捏痛了骨骼。
  可是韩淇奥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当沉入海底,意识到尹义璠真心要他死的那一刻,他竟会难受至此。
  为什么?
  他不是早就该知道眼前的男人是怎样一个手段狠绝,冷心冷肺的人?
  “请你放过我。”他仰面,毫无畏惧望进男人眼里,“可以吗?”
  少年的视线里没有爱也没有恨,甚至没有痛。
  那是一片入骨的冷静。冷静到男人忽然意识到,这个眼神代表的含义是,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求求你,离我远一点。
  于是他蓦然松开了手。
  尹义璠知道自己失态了。
  从头至尾都是。
  他看着少年深处血珠的红唇,T恤领口撕裂,便露出精致纤细的锁骨,轮廓如此熟悉。
  记忆在折磨他。
  他记得韩淇奥每一寸骨骼,每一寸皮肤,他记得曾经炙热的喘息中,他怎样迫得他哽咽出声。他想,哦,我失态了。
  那就,放任这一次失态也罢。
  他俯身下来,在少年警惕的眼神里,猛地勾住他膝弯将他整个人抱起。
 
 
第15章 
  “尹义璠!”
  狭窄的寓所唯有一室一厅,他回肘撞开房门,将少年重重扔在床上。
  韩淇奥又惊又怒,猛地坐起身,又被狠狠按回床榻。
  防线层层失守,他最终几乎衣衫不整,被困在男人怀臂之中。
  身上的关节在挣扎反抗里都撞得疼痛不已,少年视线冰寒朝他望来,他只是微微一笑。
  “真想让你就这么死在我手里。”
  下一刻,他被整个人掀过去,趴在不算柔软的床面。
  深色的床单上还有香皂的气味,韩淇奥恍惚记起前几日从洗衣店取回床单时的阳光,而此刻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他自暴自弃地感知到了男人贴近的热度,尹义璠在唤他。
  “淇奥。”
  浑身细细密密的汗争先恐后冒出来,他恍惚听到自己发出低吟,像是痛,又像是某种隐秘的喜悦。男人从来比他更了解他的身体。他难堪地咬住唇。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