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一帆风顺 作者:卞小安(47)

发布时间:2019-07-10 18:27 类别:现代都市

  幺叔是最有资格在此刻撑起曾家的人。
  可她却不会料到,韩淇奥竟先一步找到了曾寒山,一同赶来的路上,竟会遇见一个狼狈不堪的尹义璠。
  前头伏击的残骸都还在附近,韩淇奥是看见了的,更依稀辨认出那报废车子的模样,所以才会和曾寒山停了车下来。原本只是猜测,却没料到,会真的和尹义璠碰面。
  “能把手从我身上拿开吗?”
  少年侧过头,便与尹义璠面对面定格在一个呼吸可闻的距离。
  男人用眼神示意他的左腿受伤了,正用另一条腿勉强支撑自己。
  下一刻,突然自断骨处传来一阵剧痛,尹义璠几乎立时就撤开手,弯身捂住了被自己固定过的伤处。这痛比起他受过的伤,不过小巫见大巫,可男人长眉微微蹙起,仿佛韩淇奥这一踢使出了十足的气力。
  韩淇奥轻描淡写收回脚,朝他微微一笑。
  “伤得似乎还不够重。”
  尹义璠神色变了又变,最终缓缓站起身,隔着步武之距凝视少年的眼。
  那双眼眸中的冷寂略微淡去,只余下廓然朗清。
  他似乎懂得了为何韩淇奥执意要离开。因为在他所谓的庇护下,少年从未露出过这样纯粹、没有忧虑的笑容。
  他突然觉得心头哪里软了下去,低笑一声,问道:“不上车吗?曾先生等很久了。”
  韩淇奥被他盯得莫名其妙,有些发慌,转身走了。
  另一头,赵成安刚刚甩掉敌人纠缠,正盯着屏幕显示的定位,驱车疾驶在路上。过了一会儿,定位标志固定在了一处,很久都没有再动。
  “怎么回事?”他刷新了一次网络,定位点仍然未动。
  可能是璠爷找到了躲藏的地方,正在等待救援。赵成安心急如焚,车子开得风驰电掣,等带人下了海岸,却发现,系统锁定的位置空无一人。
  难道是……出事了?
  脊背一股凉意猛地窜出来,将他冻得打了个寒颤。他连声命人四处搜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有人喊道:“安哥!有发现!”
  “滚过来说!”
  那手下捏着一个物件,一路小跑凑到赵成安跟前,亮出拇指和食指之间夹着的小东西。
  宝石亮晶晶的,还沾了点沙子。
  是尹义璠的定位仪。
  赵成安登时汗毛倒竖——这东西并非普通袖扣,安装在衣上后要再三加固,很难轻易因动作从衣衬衫上掉落,如果意外丢失,也定会连着衬衫或者布料,绝不会这样孤家寡人地出现。
  除非是……主人知晓拆卸的方法,还亲自动手将它丢掉了。
  璠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成安站在原地,看着袖扣,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有手下报告道:“安哥,半小时前,曾家的车经过这里。”
  “曾家?”赵成安高高挑起眉头,“如今还哪里有什么曾家?”
  “的确是曾家的车……”手下小心翼翼确认了即时发来的消息,“是幺爷曾寒山的车。”
  璠爷与曾寒山不过几面之缘,可以称得上毫无交集。
  难道璠爷被曾寒山掳走了?
  赵成安越想越是心惊,连忙带人上车。
  “走!去找曾寒山!”
 
 
第25章 
  时近正午,日头正盛。
  棕色的车窗遮蔽住刺眼的阳光,却还是让人感知到意思暖意。
  车子后排,那位传说中的“璠爷”正满身狼狈,闭目养神,而少年一径望向车窗外。两人之间隔了很宽一段距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尹义璠落下的手,却堪堪擦到少年的外套一角。
  - shi -透的西装被脱下,堆叠在脚边,衬衫被风吹得半干,交叠的袖口空荡荡的,原有的宝石袖扣不知何时不见了。
  尹义璠瞌起的眼睛微微张开,侧过头,视线所及,是少年仄转的一段后颈,雪白柔软。
  饶是曾寒山大了尹义璠一辈,又年长许多,也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情景。
  曾寒山自后视镜瞥见尹义璠望向少年的眼神,微微一怔,却听他开口问道:“曾先生要去哪里?”
  “和尹先生大约是同路。”
  尹义璠垂眸淡淡一笑:“的确同路。”
  曾寒山也是要去见沈代山。
  可,为何带着韩淇奥?
  “尹先生不需要联系尹家人吗?”曾寒山平静地道,“你我同路出现,尚能称作巧合,同车露面,恐怕会让有心人猜疑。我想尹先生如今地位超然,不必再插手别家的家事为好。”
  尹义璠颔首:“世叔说得是。”
  大名鼎鼎的璠爷低头唤一声世叔,这待遇是绝无仅有。曾寒山听得一惊,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只觉哪里不大对劲——他与尹义璠打过几次照面,也只觉此人自矜身份,不肯轻易施以颜色,颇有几分目下无尘。但是今日相逢得巧,尹义璠的形象天翻地覆,狼狈之下虽仍镇定自若,看上去却像是镀了一层柔光一般,温和许多。
  曾寒山思忖再三,斟酌着问道:“可要我帮忙联络尹先生的人?”
  尹义璠静默片刻,说:“我现在不便联络。”
  曾寒山心中疑惑,难道是心腹肱骨反水?他们来的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谁动的手?
  这些到底不能贸然问出口。曾寒山略显踌躇,这人明显不肯联络尹家人离开,现在又坐在他们车上,也没有下去的意思,难道真的一行去见沈代山?
  不把沈家人吓到才怪。
  车内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
  一直看着窗外发呆的韩淇奥终于转过头来。
  “到了。”
  曾寒山下意识刹住车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