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一帆风顺 作者:卞小安(53)

发布时间:2019-07-10 18:27 类别:现代都市

  “是。”段应麟低声回答。
  “为了父亲还是我?”
  “我对你生出逾踞之情,或许因你父亲而起,但……”段应麟哑声说,“我从来没有在你身上找过他,不管你信不信,这是真的。可如今也无所谓了。”
  围观在门口的手下们面面相觑,医生实在看不下去,不管不顾走进来:“孩子,你的伤势再不处理会失血过多的。”
  韩淇奥研判地盯了一会儿段应麟,缓缓把匕首放下,医生就要松一口气,却见那匕首眨眼朝着自己逼过来。
  “我不相信你们。”少年将医生挟持在身前,抵住了颈脉,“一个字都不信。我要离开这里。”
  手下们就要掏枪,段应麟摆摆手,连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都不顾,径自往出走:“我送你走。”
  他走到门口,回身看了一眼韩淇奥。
  韩淇奥微微一愕,心里总有种感觉,那一眼像是某种告别。
  段应麟勉强牵动了一下唇角:“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送你走。”
  空气凝滞了片刻,众目睽睽之下,韩淇奥松了口气,痛觉这才迟迟回到感官。
  皮肉撕扯的痛,有一霎令他连表情都无法维持,甚至不能稍稍闭上眼睛。
  而当段应麟亲自开车将他送到曾尹两家的私人医院,他昏倒在医护人员双臂间,意识弥留的最后一秒,却是发自内心的一股释然。
  他利用了段应麟。
  也终于毁掉了自己。
 
 
第28章 
  韩淇奥觉得自己总是沉浮在一个幽长的梦里。
  反反复复,不得脱身。
  他站在深林之中,周遭是雾霾,挡住前路,他摸索着每一棵参天巨木,跌跌撞撞前行,然后,又回到开始的地方,鬼打墙一般,轮换往复,画地为牢。
  迷雾里似乎有人经过,背影十分熟悉,他想开口求救,却忽地哑然,想不起那人的名字。
  那是谁?他该喊谁的名字?
  突然间,喉头哽住,他连一口气都呼不出来,奇异的窒息感让他越来越痛苦,最终跪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大口试图呼吸,却仍是徒劳。
  “淇奥。”
  他听到有人在唤他。
  “淇奥,呼气。”
  “韩淇奥!”
  “哈——”
  他倏然张开眼,猛地坐起身来,却险些撞进男人怀里。
  一只手被对方紧握着,颊侧传来撕裂一样的疼痛,他先是看到男人颈上带着的玉,抬起眼,便望进对方修长而深邃的眸子。
  “呼一口气。”男人轻声诱哄般,“你还在屏息。”
  话音刚落,韩淇奥猛地吐出一口气来,再抽搐般地剧烈喘息起来,男人的手轻拍在他背后,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恢复平静。
  他从来不知道,自然呼吸是这么艰难,也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
  紧接着,他被轻轻揽着后脑,靠在一个肩头,那动作缓慢而小心翼翼,避开了他颊侧的伤口。
  “尹义璠?”
  他脱口唤出这个生疏而又亲密的名字,有些发懵。
  “别动。”
  男人的手指摩挲在他后脑勺半长的发上,低声问:“你多久没剪头发了?”
  韩淇奥打了个寒颤,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他还在做梦吗?不然尹义璠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这样温和地抱着他?还问这种关于剪头发之类的鸡毛蒜皮的琐事?
  他缓慢地直起身来,与尹义璠拉开距离。大约是他眼神里的疑惑太过明显,尹义璠轻声道:“你出入这间医院,我当然会知情。”
  少年往后靠在枕头上,视线扫过输液针,又下意识抬手要去碰脸上的绷带。
  尹义璠眼疾手快握住他的手。
  他呆呆看着对方。
  交握的手缓缓落下来,尹义璠脸上露出一种令他陌生的温柔来。
  “这几天都不要碰脸。”
  “很难看吗?”
  尹义璠静默片刻,望着他低笑一声:“你在意难不难看?”
  少年摇了摇头。如果在意,自己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尹义璠眼底的笑意渐渐淡去,只是看着他,视线逡巡过少年脸庞的每一寸轮廓。
  “不难看。”男人突然开口道,“我会找最好的医生帮你把疤痕去掉。”
  “还是算了吧。”韩淇奥笑了笑,“没什么必要。”
  这话出口得轻描淡写。
  尹义璠目不转睛地望他,许久才问:“在段家发生什么了?”
  少年闭上眼睛,没有作声。
  尹义璠屏息片刻,站起身来要往出走,韩淇奥在他身后轻声说:“是我欠他的没有办法还,我却偏偏不想还,所以逼他自己闷声吃大亏。”
  “说到底,还是我卑鄙。”韩淇奥说,“我和你讲,是觉得你会去查,但尹先生这样的忙人,实在不值得为我浪费时间,更不必和段应麟再生出龃龉。”
  尹义璠缓缓回过身来。
  “我之前说的话,你到底明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韩淇奥终于慢吞吞掀开眼皮。
  站在床侧的男人一如既往衣冠楚楚,目下无尘。在韩淇奥眼里,尹义璠若曾是一尊无畏无惧,不悲不喜的阎王罗刹,此刻也有了些温度。
  只是那温度背后是怎样的意图,他全无关心。
  “什么话?”韩淇奥艰难地想要找回记忆,又迅速放弃,“可我明不明白,对你而言也并不重要。”
  “你离开我就为了回到曾家做家主?”男人俯身撑在他上方,眉眼相对地逼问,“你又知不知道走到那个位置,要踩着多少尸体,流多少血?”
猜你会喜欢....